±±¾©ÐÒÔË·Éͧ¿ª½±¼Æ»®

生的表情,神色自然的回答老爹的话:“人家闺女画图纸画得跟真的似的,我就想看看人家咋画的。”   徐兴全惊讶地问道:“谁啊?”一个闺女画图纸?这听着咋这么假呢!不是他看不起女的,而是现在也没有个女木匠吧!   徐老大看出徐长喜的不信,也不多说。   而是征求谢灵的意见,看可不可以让他爹看看,毕竟是人家姑娘画的。   见谢灵点头,徐老大拿起木板上的纸让徐长喜看。   只见纸上是一个还没勾勒完成的橱柜,橱柜样式创新,粗看没什么,但细看就能感觉到这橱柜的精致。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让徐兴全惊讶的是里面图纸的结构层次性,比他画的好多了。   徐锐跟着徐兴全进来,就站在徐长喜的身旁,自然而然的看到了纸上的铅笔画。   这种画法他见过的,他刚入部队时的班长就会用铅笔作画。回到宿舍,经常拿着铅笔架着木板抹抹画画。   后来,他们不是一个班了。   但有一次,那个班长把以前班的人集中起来,给全班同志画了全身像。   当然,徐锐不知道那位班长最想给他作画,就因为班长认为徐锐的伤疤配上他的表情有一种禁欲和堕落的美感。   可惜,徐锐为人太过冷淡,只有找全体作画的借口才能让徐锐配合。   那位班长画的人物栩栩如生,甚至人的情绪神态都一清二楚。   要比谢灵画的好得多,徐锐认为这是因为用纸和用笔的不同。   他记得那位班长说过,纸张的好坏,铅笔的软硬精确程度会影响画作的好赖。   徐锐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他这位曾经的年轻班长最后以学习资本情调、崇洋媚外的罪名被纠察队带走。   后来,被人从宿舍里搜出一堆的素描画作,又因为家里有海外关系。最后以叛国罪论处。   这样想着,徐锐猛然看向画画的人。   他一开始见到这人隐秘的欣喜也随之而落。   谢灵也早看到了徐锐,对于徐锐她的印象还是好的,觉得他外冷内热。   可现在,触及这人的眼神,她莫名的不喜欢。   他眼神本本来冷,但看向她的却格外的冷,像是看阶级敌人一般。   这人是什么意思,责怪她?讨厌她?她招惹这人了?没有吧!至于这么冷吗?   这么想着,她的心里莫名一凉。也不再关注对面那人的表情,而是歪过头和左边陈丫子说话。   “丫头,这是你画的?你这跟谁学的啊?”徐兴全看了一会儿,觉得这图虽然简单,但越看越被画里精致巧妙的结构所吸引。   谢灵闻言仿佛有些不好意思,腼腆一笑说道:“叔,这个就是我高中学的,我们高中有美术课。图看着逼真,只是用了一些小技巧,您要是想要,等我回家给您整理整理,然后送过来。”   这丫头他也知道一二,以前她爹经常来这儿请他打家具。前几年谢家修的房子还是他给当大木的。   所以,徐兴全对谢灵的话没有怀疑,在他眼中高中生可是牛的很,会这个也没什么。   不过听谢灵能这么说,对她的印象不禁好了几分,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谢家丫头就是大方,我也不客气。以后你要是还打家具就来我这儿,我给你打,我可比徐老大的手艺好多了。以前,你家的家具就是请我打的。”   谢灵闻言没有拒绝也没有一口答应,而是笑着开口:“以后要是做难得我指定找您,不过一些简单的徐大哥指定做得好,也省的您费心。毕竟,像您这种有名气的大木,没有技术难度的我都不好意思找您。”   “哈哈,你这丫头说得对。以后简单就让老大做,难得再找我。”徐兴全被谢灵说得乐开了花,嘴咧得越发得大。   旁边,徐老大翻了个白眼,嘴里嘀咕:这谢家闺女可真是会说话,之前怎么没看出来。三言两语就把老头子哄的乐开怀。   徐锐向来耳力极佳,当然听到了徐老大的一番嘀咕。   看看正和徐长喜说话的谢灵,嘴角幅度没有变过一毫,眼神清亮看似无害,实则最是让人无懈可击。   配着温柔如水、精致得体的一张脸,只要站在那,谁能抵挡得住呢!   徐锐心里一时酸一时甜,一种说不清的感觉,让他有些无措。   为什么一见到这人,他的情绪就不受自己控制了呢?   徐锐不自觉的看向谢灵。   旁边徐老大顺着他的目光也看向谢灵,突然,笑出声。   “哈哈,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我知道以后该怎么让”说到一半,徐老大反应过来,看是李桂香,松了口气,语气有些不自然,开口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过来了?你家那口子呢。”   “他去仓库放木头了。”李桂香随口回答了他,又一遍问道:“你刚才笑什么?和个神经病一样。”显然,不准备放过徐老大。   徐老大猛地摇摇头:“没有,没有,就是好好地想笑。”废话,那种事他当然不敢乱说。   李桂香有些怀疑:“是吗?看你那一脸贼样?”怎么可能什么事都没有?突然,她想起徐老大刚才看着的方向,刚才谢灵待在那里。   “我告诉你啊,徐老大,你可不能惦记谢灵。别看人现在不上学,那也是文化人。人长的俊,性子还好,以后怎么也得找个城里工人,再不济也得是年轻的劳强户。就你这种条件可不中,一大把年纪了还敢惦记小姑娘。”李桂香越说越愤怒,这徐老大虽是木匠,但也三十好几,虽是独身,儿子却有十岁了。怎么配得上谢灵。   徐老大被这言语惊呆了:“我说李桂香,你想啥子嘞!我徐老大是那种人吗?”   徐老大也是无语,他儿子都十岁了,要找婆娘早就再找了,至于拖到现在吗。   也就能老四能忍得了这婆娘,徐老大懒得和她说话,准备回屋。   谁知道转过身,徐锐就在前面看着他。那眼神,让徐老大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徐锐瞧着他那怂样,没再关注对方,而是对着李桂香开口:“嫂子,谢灵让你们先走吧!谢灵得等一会儿,徐老叔想留她问一些东西。”   说罢,把手里的包裹递给她,说道:“这是谢灵让给你们的,说让你们当午饭吃。她说你回去后要是来得及的话,把秋阳秋月接到你家里,让你照看一下,她回去再接回来。”   李桂香闻言有些犹豫,这谢灵还是她带出来的,现在留她一个人在这儿。后面她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全。   徐锐仿佛能看出她心里想什么,开口说道:“徐老叔人固执,老人家遇到事就想拽着人问个清楚。等一会儿,我去送谢灵。我虽然刚从部队回来,但谢家沟还是认识的。”   徐锐这话,一是解释为什么谢灵不亲自跟李桂香说;二来不要让人担心谢灵的安全问题;最后,他是个军人,并不会让人误会。   李桂香还是犹豫,片刻开口说道:“要不然我留下等等谢灵吧!”   旁边的徐老大知道自己戴罪立功的机会到了,连忙劝她:“李桂香,你这是不放心谁啊!谢家闺女那么大一个人,再说锐子,他可是刚从部队回来,曾经在战场上立过功的军人,有他在,怎么可能有危险。”   就是因为他,她才不放心的好不!这徐锐虽然长的好,但也太凶了,谢灵一个小姑娘能不怕?但一想家里那一堆事,算了,她还是回去吧!   李桂香做了决定也不废话,和两人打了招呼就带着始终沉默没有存在感的陈丫子走了。   院子里除了徐老大和徐锐再没其他人。   自从徐锐回来,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你是不是想和人家姑娘好了?”徐老大突然开口。   “什么好?”徐锐有些疑惑。   徐老大:“那你刚才怎么一直看谢家闺女。”这人刚才看人闺女都看呆了,竟然还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意思,徐老大非常无语,感情徐锐还是个未开窍的,这个白痴。   徐锐面无表情,开口:“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   徐老大:“”这理由很强大,但徐老大就是万分相信这人能做得出来。   徐锐见徐老大脸上的无语,心里嘲讽,这白痴光长了个子,不长脑子。说什么都相信。   刚才的理由当然是徐锐瞎编的,他心里想什么怎么会让别人知道。 第20章 耳朵红了   虽然谢灵答应给他整理作图技巧,但徐长喜哪是个耐得住,这不,拉着谢灵在堂屋让她讲讲。   谢灵挑一些基础的说了说,像是房屋的基本形体或是结构零部件等等。   徐兴全做了二十多年的木匠,经常给人设计房屋,自然一点就通。   说了一会儿,徐长喜也知道该让人闺女回去了。   “灵子啊,你说要给我整理作图技巧的,一定不要忘记啊!”徐兴全有些不舍,这闺女通透,不管聊什么都能接上来,跟她说话真是舒服。   谢灵哭笑不得:“您放心吧,我答应您得还能不做?等半个月后我来取家具,正好给您带上。”   “行,别糊弄我老人家就行。”   “你一个大闺女,走在路上也不安全,让锐子送送你吧!”   谢灵也不推辞,对着旁边的徐锐开口:“徐锐同志,你不介意送我一程吧!”谢灵脸上带着笑,眼里却没有半分笑意。她可是记得这人之前看她的眼神呢!不过,冲这人的凶劲儿,那些二流子可不敢招惹。   还不知道怎么招惹她的徐锐有玄不着头脑,为什么谢灵看他的眼神有些冷,明明和徐叔说话的时候那么暖。   不过他本来就打算送她的,当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两人并肩走在路上,谁也不说话,气氛显得有些沉默。   突然左边的徐锐开口:“你的画从哪学的?”   谢灵不知道这人好好问这个干什么,随意开口:“之前说过了吧,跟高中美术老师学的。”   骗人,就高中那两周一节的美术课能把谢灵教的这么专业?他觉得谢灵和顾东和关于握笔、画法都有些像,而顾东和的素描是他小叔请外国美院的教授教的。   县城高中的美术老师可没那本事吧!   看谢灵一脸理所当然的语气,徐锐:真是个小骗子!   不过,他深深地看了谢灵一眼,不再追问这个话题,而是继续开口:“以前我刚入部队时的班长也会素描画法,不过去年他就被迫退伍了,原因他学习资本情调,崇洋媚外。”   谢灵惊讶,随即心里一怒,想起对方之前看他的眼神,义正言辞地开口说道:“你和我说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在警告我?你说你这位解放军同志,明明是学校教我的课,又不是我非要学,却还要赖到我身上。我一个贫农家庭,可不要瞎给我安罪名。”   徐锐:“我不是,我就是想告诉你,你以后不要再对着外人画画。现在上面有些乱,不要被别人当靶子给竖起来。”   谢灵闻言,一下子泄了气,惊讶的看着他,说道:“那你之前那是什么眼神?”还以为对方讨厌她呢,不过听这话也不像啊!   徐锐以为对方知道他一直看她了,难得有些不好意思:“你说多会儿?”   谢灵觉得这同志的语气不对啊,随即打量了他片刻,然后发现对方的耳朵有些红,谢灵纳闷,开口说道:“不就是之前在徐木匠家,你看我那个眼神冷飕飕的,像是要杀人似的。”   被谢灵盯得越发紧张的徐锐:“”我不是,我只是觉得你不该那么鲁莽,不该那么轻易相信人,不该那么慷慨,在那么多人面前轻易展示你的画。   可是他想到,她一个小姑娘再聪明机灵,也不知道上面发生的事儿。   所以这话他不能说,当然以他的性子也说不出那么多话,于是严肃的开口:“你看错了。”   谢灵看他一脸紧张的样子,突然笑了出来,说道:“原来之前你不是讨厌我啊!我就说我又没做啥,你这解放军同志怎么会讨厌我呢!”   我这么美丽单纯的小姑娘,正常男人就算不喜欢,也不能讨厌吧!   谢灵自恋的毛病又发作了,自从来到这里,因为时代环境和原主的性格限制,她只能装作一副温和善解人意的好闺女样儿。   可看到这人一脸严肃闷不吭声的样子,觉得还是可以开开玩笑的。   觉得旁边女人笑的有些诡异的徐锐反驳:“我没有讨厌你。我”   谢灵看男人耳朵越发的红,笑容越发得大:“你怎么了,解放军同志,是不是发现你的耳朵红了。”   由于长期严酷训练和频繁的外出执行任务,徐锐脸上的皮肤呈古铜色,看不出有没有红,不过这耳朵确实明明显显的红透了。   没想到这人看着冷冰冰的,却是个脸皮薄极易害羞的。   谢灵说完这话就快步往前走,她不准备再开口,要不然两人的交流该越界了。   其实,对于这个时代的年轻男女来说早已越界。   而后面,不自觉摸摸耳朵的徐锐:“”准备说些什么,可只看到谢灵的背影。   他闷声不吭大步追上前面的姑娘,不,是女人。   徐锐从见她的第一眼,就觉得她是个女人,而不是个小姑娘。   到了谢家沟村口,两人停下脚步,谢灵先开口说道:“同志,你就送到这儿吧。今天谢谢你了,我就不请你进去喝茶了。我家里没有男人,只有一大两小三个女同志,让你进门恐怕不太方便。”   也许是路上把话说通了,也许是刚开过玩笑,谢灵和男人说话没那么顾忌,话语间熟络了不少。   徐锐只觉得这路走得有点快,两个大队离得有点近,不对,近点才好,就是路走得太快的原因。   等下次了,一定要顾忌谢灵是个女同志,争取走慢点。   事实上完全跟着谢灵的步伐走的徐锐已经忽略了这个事实。   不过,已经走到村口了,徐锐也不会和谢灵一起进去给她招惹是非,只能闷声道:“你走吧!”   谢灵:“”不应该是你走吗?不过这和她没啥关系,于是毫不犹豫的转身回村。   徐锐看着人往里面走去,直到人看不见了,他才离开。   从南理到谢家沟用了半个小时,回去的时候,徐锐只用了十分钟。   徐家   现在是农闲,所以徐家只有几个男人在外面干活,女人没有上工,而是在家里干活。   刘秋苗坐在炕上正在做衣服,虽说小儿子衣服够穿,可她当妈的这么多年没给他做一身,一想起这个她就难受。   下面三个儿媳妇坐在凳子上,大儿媳王英正在缝鞋底,二儿媳陈男和二儿媳刘晓云正在抠玉米。   王英看了看炕上的徐周,笑着开口:“周周这孩子真乖啊,每天静静坐着自己耍,也不烦人。不像磊子,天天吵闹,尤其是前几天还非要和弟弟抢玩具,真是混摸头。”   其实她这话是对弟妹陈男说的,谁让她家大儿子混,非要和他弟换玩具。要不是最后周周也同意换,肯定闹得下不来台。就是不知道她这弟妹昨天晚上哭没哭,可不要以为是她这个当妈的教唆的。   不过,她这话说完,陈男还没接话,坐在上首的婆婆刘秋苗就开口:“这有啥子嘞,都是自家兄弟,换一换没啥。再说,我看换了以后,磊子耍的好,咱周周也喜欢这叫计算机的东西。”   抠玉米的陈男也勉强笑笑,婆婆都这样说了,她说什么也不顶用啊!   同样抠玉米的刘晓云见对面二嫂的脸色不对,眼眶也有些红,心道要糟,赶紧笑着开口:“咱家几个小子各有特点嘞,磊子皮实好动,爱和人耍,拿着小弟给的皮球跟人耍,他耍的最好,放以后啊,肯定是个将军。周周乖巧文静,就喜欢这计算机算数的玩具,在以前那是个读书人呢!”   这话一出,屋里婆媳几个都笑了,刘秋苗表示赞同:“晓云说得对,俩小子都不弱。”   王英听着这话也舒心的很,连陈男的脸色也好看了些,眼里的泪好歹没落下来。   再看看炕上儿子拿着被小弟叫做玩具计算机的东西玩的投入,不自觉的笑了笑,她儿子喜欢就好。要不然都怪她这个当妈的软弱,不能给儿子撑腰。   陈男的这种想法大家都不知道,但都知道她是个什么脾性。性子懦弱敏感,爱多想,要不是陈男没有坏心,大家早就不带搭理她了。   几个女人在这儿说话,院外,徐磊正带着几个孩子在那玩球。   孩子里面,徐磊年龄不是最大,个子也不是最高的,但球是他的。   所以,他非常得意,站在孩子中间,开口说道:“咱们一会儿玩的时候重新变一下规矩。咱们把人分成两队,一会儿,那一队的人谁抢到球,然后把球递给自己队的人,并且把球丢到了指定位置就算哪队赢。”   原本不服气徐磊定规矩的几个小孩儿,听到他说的都十分心动,这样太好玩了,一时跃跃欲试。   徐磊见他们都同意,一时之间更为得意。这可是他小叔说的,还是他磨了很久小叔告诉他。   果然,撒娇才是小孩子的特权,就连小叔这样凶的人都受不了。   徐锐走进院里,几个孩子正打得火热。   他没管孩子,径直进了屋子。正准备换身衣服替他爹干活,就被刘秋苗叫住。   “你这孩子回来也不说一声,过来,我有事跟你说。”要不是她眼尖,还不知道小儿子回来了。   徐锐走上前,开口:“什么事?”   自己的孩子再冷,那也不怕,不过想起这孩子不喜欢接触人的性子。只拽着他的袖子进了里屋。   里屋,几个嫂子都在。   徐锐看见皱眉,除了第一天认人,他就没再和几个嫂子碰面。   徐锐并不喜欢和异性接触!   不过他娘叫他来这儿应该有什么事,所以他没有走。   “你们看咱家老四,长的高,以前当过兵,再过几天又到城里上班了。这条件好啊,你们以后注意注意有啥好姑娘没,有的话就给我说说。”刘秋苗一把年纪,和年轻姑娘坐不到一块。   不过她家媳妇多,让几个嫂子给他注意注意也是一样。   跟三个媳妇说完,又对徐锐开口:“你都二十了,也该张罗相看媳妇了。要不是当兵,说不定你孩子都抱上了。你看你和你三哥出生也就相差前后几分钟的事,他来年孩子就出生了。”   徐锐:不会的,他不当兵也不会有孩子,他不喜欢为什么要有。   以前,他还想过当一辈子光棍的。   不过,这话不能说,于是开口拒绝:“我现在不想这事,以后再说。”   刘秋苗没说话,只是重新做到炕上。然后,哇的一声,开始哭,除了刚开始的时候声音有些大,后面就是小声抽泣。   然后,几个嫂子开始用谴责的目光看着徐锐。明知道咱娘的话不能拒绝,为什么要拒绝。应付一下也是好的呀!   徐锐:“”他能说忘记他娘的大杀器了吗?   徐锐有些无奈,只得开口:“最迟明年,我一定娶亲。”   本来他是不准备透露的,等确定了再告诉家里,可是为了应对他娘只能先承诺这么一句话。   可是,如果那人不答应他,他可能就食言了。   而这句话对刘秋苗简直是天籁之音,她迅速止住哭声,抬起头,擦干净眼泪,说道:“我相信我儿子不会骗他娘的,娘就等着喝你的喜酒。”   对于刘秋苗来说,只要儿子娶媳妇,不管是不是自己找的,只要儿子看上了就行。   至于不好?刘秋苗心里有杆秤,能让她家小儿子看上的姑娘怎么能不好,肯定是千好万好的。   小儿子可不像老二那个糊涂蛋,眼光那么差。只亏的老二媳妇心不坏,要不然老头子早把他们赶出去了。   谢家沟的谢灵不知道徐家的官司,也不知道某个人的想法。   她现在正接了秋阳秋月准备回家。   秋阳秋月嘴上带着笑,见到小姨,两人可高兴了,跑到谢灵面前,一人抱着一条腿。   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拿出手绢给两人擦擦脸上的汗,说道:“出来带手绢了没,看你淋的,也不知道擦擦汗。”   两人拿出自己的小手绢,手绢是谢灵用白色的棉布做得,大小一模一样,为了区分,手绢绣着两人各自的名字。   秋阳:“我们拿了,还擦鼻涕了。”   秋月:“啊,我忘了我拿了,不过桂香婶婶给了我一些纸,让我擦的,我的衣服上没有,干净的。”   谢灵对着两个孩子笑了笑,然后看向李桂香的目光带了感激:“嫂子,真是麻烦你了今天,她家没给你添麻烦吧!”   李桂香在一旁摆摆手,强制按住想往外跑的两个小子,说道:“秋阳秋月都是乖巧的,哪能添麻烦。她俩在家一直和我这俩小子耍,耍的好着呢。以后也让她俩出来,你来我家学花样的时候,就让她俩跟着我家小子。”   谢灵点点头,高兴的说道:“这样好着呢,栓子和根生活泼得很,我也想让她俩耍耍。”   旁边栓子拍拍胸口,开口了:“以后就让秋阳秋月跟着我,认我做大哥,我带她俩耍,其他人不敢欺负他们。”   栓子今年七岁,长的高壮,带着六岁的根生,兄弟俩在谢家沟一群小孩子前面称王称霸。   不过,有李桂香的约束,俩小子倒是没有闯大祸。   谢灵没觉得两个人会带坏秋阳秋月,而且看秋阳秋月亮晶晶的渴望的眼睛,她开口说道:“栓子是个好哥哥。以后,秋阳秋月就跟着栓子哥耍。”   和李桂香聊了一会儿,看天不早了,谢灵带着两个闺女离开李家。 第21章 宣传队   十月多,地里的活没有多少,大家也只是伺候一下各家自留地里少量的蔬菜。-   这时候,队里各家的自留地都种的是粮食,比如玉米。现在连填饱肚子都不行,谁还管营养均衡呢。   所以,自留地里大家只会在收完玉米后,把萝卜和白菜种上,等到快入冬的时候收起来。   等到了冬天,配着土豆一起当做菜吃。   不过这是条件好一些的人家,更多的则是把萝卜和白菜甚至包括青菜都悄悄的卖出去,卖给城里人,换挟和票。   自家就吃冬天腌的黄菜。   这里的人普遍爱吃醋,黄菜一股酸味,大家也爱吃的。可是要吃一冬天还真受不了,尤其是吃多了还会烧胃。   那种感觉可真是难受极了。   秋阳秋月最是明白那种难受了,因为一到冬天,她们大多吃的就是黄菜。尤其是王娣来为了省粮食,给她们俩个吃的最差。   有时候,只有黄菜可以吃,至于饭是没有的。   那个时候,谢静为了闺女,会跟婆婆顶嘴,但是王娣来十分有理,说两个丫头不上工,又是丫头,吃那么多干什么。家里穷,可没有那么多粮食吃。   谢灵也许是说不过婆婆,也许也是觉得自己生了闺女低了一头,每到那时,只会默默的把自己的玉米疙瘩分给两人。   秋阳秋月记得娘的,记得娘把饭给她们。也记得她娘总让她们勤快点,让她们让着哥哥,让着弟弟。   可是,哥哥弟弟都叫啥来着?她们忘记了。   娘呢?娘没有忘记,娘去哪了?   秋阳突然问旁边的谢灵:“小姨,娘怎么一直不来?她不来看我们呀!”   正在给萝卜浇水的谢灵闻言顿住,片刻她举起不太脏的左手摸摸秋阳的头,温和地开口问道:“秋阳想娘了吗?”   秋阳有些想娘了,她想让娘来这里过,这里可好了。   所以,她点点头,说道:“小姨,我想娘了,还想让娘也一直住在这里。就像小姨和我和妹妹说的一样,咱们一起生活。不用再被奶骂。”   谢灵心里叹息,王娣来给姐妹俩的阴影太深了,还有大姐。她当初那样顺着婆婆不知道是对是错,明明谢家也是两个闺女,谢爸谢妈十分疼爱姐妹俩。   而谢静长在这样的家庭下,嫁了人,却因为生了两个闺女而选择向婆婆低头,就算亏待了自己闺女。   谢静做得最出格的恐怕就是临终前让妹妹把两个闺女接回谢家。   可能,她心中一直明白,徐家靠不住,婆婆靠不住,自己选的老实丈夫也靠不住。   最后竟只能依靠内向的妹妹。   她不知道怎么评判这位大姐,只是逝者已去,她不能再追究这些是非。   看着秋阳稚嫩的小脸,罕见的说不出口,可是她们来谢家已经十几天,事情到底要说开。   “秋阳娘就是我姐姐,连同我爹我娘就是你们的姥姥姥爷都去了同一个地方。他们不会再回来。”谢灵以往演戏的时侯嘲笑这些话很幼稚,骗小孩子,可轮到她,她只能这么说。   一旁秋月也停下浇水,问谢灵:“小姨,娘和姥姥姥爷是死了吗?死就是再也不回来了吗?”   她听奶和其他人说过的,娘是死了。奶还骂她和姐姐是克星,可她不知道它们什么意思。   谢灵有些愤怒,她知道再怎么做也拦不住别人的嘴,只能给俩孩子讲清楚,让她们不要被外界困扰。   谢灵看着两个孩子,说着话,声音特别的温柔:“以后不要对别人说死这个字,可以用过世代替。因为死这个字不礼貌,我们秋阳秋月是礼貌的好孩子。   她们是过世了,就是再也回不来了。”   秋阳秋月听了都有些难过,她们再也不回来了,难道不来看秋阳秋月了吗?   秋阳想了想问:“小姨,姥姥姥爷和娘是在一起吗?”   “对的,她们一起。姥姥姥爷是姐姐她爹娘,一定会照顾好她,姐姐也会孝顺姥姥姥爷。就像我对秋阳秋月好,秋阳秋月也会帮我做事,孝顺我一样。”谢灵说着,指了指这块地,又说道:“就像秋阳秋月帮小姨给萝卜浇水,咱们三个人一起,比小姨一个人快多了,你们给小姨减轻了负担。”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果然,两个人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到萝卜上来。   地里的萝卜已经冒头,配着萝卜上面的绿叶显得葱葱郁郁,显得十分有生机。   秋阳秋月每天除了早晚谢灵给它们浇水的时间,她们闲了也要来看一看。   看看它们的绿叶,看看它们的身体长了没。   反正两人对它们比大人还上心,因为谢灵说了,这些地里的萝卜和白菜一样,都不卖,留着准备到冬天自己吃。   至于用芥子腌的黄菜,谢灵却没有准备。   三人把水浇了,日头才慢慢上来。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去把手洗了。在谢灵的教导下,秋阳秋月对于洗手也变得耐心起来,手心手背,指头缝和手指甲都搓的干干净净。   洗完各自拿自己的小手绢擦擦。   这时,谢灵就会夸赞她们,说她们是好孩子,爱干净。   两个人都特别高兴,越发的表现起来。   手绢叠的整整齐齐放在上衣的兜里。   两个闺女秋阳高一点胖一点,谢灵拿劳动布给她做了一件藏蓝色的套头衬衫,衬衫左右两边各一个兜,领口处缝着暗红色的小圆领,显得淑女不少。   裤子则是黑色宽松型的,看着和大队里其他孩子穿的差不多。但穿着就是好看。   秋月瘦弱一些,也比姐姐白一些。谢灵便给她缝制红色的上衣,领子也是藏蓝色的。   裤子和姐姐的一样。   至于两人穿的鞋子也是谢灵精心准备。黑色方口布鞋做得十分精致,因为时代关系,两人鞋面上分别用蓝线绣着麦穗和玉米。   两人来谢家后,谢灵就把两人的头发剪短。因为之前的头发又黄又稀,干脆给两人剪掉以后慢慢长。   两人现在院子里,穿着一身合适的衣服,头发短短的,脸上有了些肉,也不再发黄。   看着好看极了,谢灵心里满意。不管什么处境下,人都要在最大的程度上让自己过的精致。   秋月的领子有些歪,谢灵上前给她整理好。秋阳有学有样也拽拽自己的领子,结果本来不歪的领子也被她弄乱了。   谢灵摇摇头,笑了笑,也给姐姐整理一下,开口说着:“棉布太软,做领子容易歪。可是对皮肤好,真是个艰难的抉择。”   秋月拽着谢灵的裤脚,依偎在她身旁:“可是这样好看,小姨不要把可爱的领子拆了。我一定多多看着它,出门前整理仪容仪表。”   谢灵点点她的头,说着:“小姨不会给你们拆了的,就你精。”   说罢,抓着两个人的手出门。   大队里,只是几天时间。   墙上刷的标语就变了,原来是“学启东,超扬中,誓夺稻麦亩产一千斤”的标语被公社的宣传干事给冲掉。   换成“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突出宣传“四个念念不忘”:念念不忘阶级斗争,念念不忘无产阶级专政,念念不忘突出政治,念念不忘高举   大字变了,队里人倒没多大反应,因为好些人根本不认字。而他们庄稼汉子的饭都吃不上,对于这些字真没多大热情。   不过,以后就不一定了。   戏台子前面的空地上,谢云云和她娘站在一起,指着墙上的标语,语气带着鄙夷,大声说着:“这些标语太少了,像我们学校,县城街道里的标语更多更全面,精神建设更彻底。   在县城供销社买东西,你要不说关注群众生活,人家根本不卖你。”   谢云云她娘李桃花十分骄傲,站在一旁附和闺女的话:“上次云云带我去县城,我根本不会说,人服务员根本不搭理我。还是我闺女厉害,说了个什么向人民负责,人家那服务员就说了个为人民服务,然后就让我闺女买了。”   一旁聚着三三两两的人,听得也是十分投入。   谢家沟离公社近,买东西也是去公社买,一年还不去县城一回。   对于谢云云说得县城是个什么样,大家都很好奇。   “这城里人有文化就是不一样,还得来两句话才能买。”   “城里街道那标语,城里人都能看懂吗?她们刷那么多字真浪费,这又不能当饭吃。”   谢云云听见这话直皱眉,非常鄙视这婶子的思想觉悟,于是言辞激烈的开口说道:“人家这是像主席学习,坚决拥护人民,拥护工农阶级。婶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可以一天不吃饭,但不可以一天不学□□语录。”   刚走过来的谢灵就听到谢云云最后一句话,她嘴角抽了抽,十分无语。   “这话说得好!”说话的是公社的一位宣传干部。   他是和谢家沟队长原跃进一起过来的,本来发愁怎么搞宣传。   没想到这乡下还有思想觉悟这么高的女同志。   公社干事穿着一身黑色的工作装,走到谢云云面前,握住她的手,开口说道:“请问你是哪位同志?你真是位好同志啊!”   谢云云有些懵,她就是想跟队里的泥腿子们吹一吹,可没大想过在大人物面前露脸啊!   不过,她得挺住,要不然别人觉得她说谎怎么办,硬生生的挤出几丝笑容,开口介绍自己:“我是谢云云,是县城高中的学生。”   公社干事又对她高看一眼,以前他是不觉得一个乡下的高中生有啥子,但是现在不同,那县城中学zf兵团的名声他可听说过。   看这位女同志的思想觉悟肯定是兵团里的同志。   所以,干事的态度更加友善,笑着对一旁的原跃进开口:“原大队长说找不到人,这不就是合适的人选吗?我相信在谢云云同志的带领下,谢家沟大队的宣传队一定越办越好。”   原跃进心中苦笑,他本来是想推辞的,这上面有啥子乱头,都不干咱庄稼汉子的事,可没想到,唉,云云这丫头冒头了。   可他要是再拒绝,说不定人该给我安罪名了。   原跃进笑了出来,对干事开口:“只怪云云这丫头一直在学校,我忘记了有这么个好同志!不过啊,这丫头一直在城里上学,城里事情多,她一个人也撑不起来,还得再找几个人。”   公社干事对他这个态度非常满意,点点头:“那是应该的,光杆司令肯定不行。你们大队还有没有认识字思想觉悟又高的同志了。   尤其是年轻同志,有激情,有活力,肯定能把这宣传工作搞起来。”   谢云云站在一旁还是懵懵的,这是怎么了,我不就吹个牛,然后就被公社干部给看重了,还想让我当队长?   难道以前的不出众没别人好看没别人成绩好,只是老天给自己的磨练,而她谢云云真正的成功之路是从谢家沟开始?   处在一片畅想中的谢云云猛然被一句话惊醒。   “干事同志,我也十分想加入谢家沟宣传队,为公社为大队做贡献。”谢灵说道。   “这位是?”公社干事看了看说话的女同志,发现这位女同志比刚才那位谢同志还要出众。不管是长相,还是精神头。   “我是谢家沟的谢灵,也在上高中。虽然现在没去学校,但县教育部批准我可以参加明年的毕业考,通过后同样可以拿到毕业证。   我虽然在家里,但十分敬佩那些为人民群众服务的同志。我也想发挥自己的光热,为谢家沟做出自己的贡献。”   公社干事有些好奇,眼神示意原跃进。   原跃进立刻介绍:“灵灵为了照顾两个外甥女主动就在家里,父母大姐都是先进个人,她也是高中生。”既然宣传队是不得不办,原跃进当然选择谢灵,灵灵总比谢云云那丫头靠谱。   公社干事觉得这两个女同志都是好的,不过想着谢云云一直在县里学校,还是zf兵团的人,弄不好还看不上这大队宣传队长。   而谢灵这位同志,家庭成分好,态度积极主动,思想觉悟也高,让她担任也是十分合适的。   最终,干事选择了谢灵作为宣传队的队长,而谢云云也是副队长。   送走干事,原跃进了了一份心事,队里气氛也轻松起来。   他简单说了一下大队成立宣传队的事情,强调这件事非常重要,上面的干部非常重视。而宣传队的人都有工分和其他福利,队长最多,其他人次之。   队里的人也没有反对,毕竟刚才可是有公社干事来过问这事,都不是没眼色的。   只不过大家对谢灵和谢云云就十分羡慕了,早知道有好处,就应该让自家闺女或者儿子出头的,可是后悔也晚了,人都走了。   原跃进说罢让谢灵说几句,谢灵也不怯场,放开秋阳秋月的手,大大方方的走到台上,大声开口:“大家都是乡里乡亲,也都是我的长辈,我就不说其他。只说着宣传队,宣传队主要招年轻人,不会固定人员,大家也不要着急,我会尽量让大家都有机会。”   谢灵这个决定让下面的人无话可说,哪家都能轮到,自家也能得点工分,总比都让别人拿了好。   一旁原跃进看见这一幕满意得直点头,让这丫头当也不错,会做人,理智又不失果断。   在乡下,把乡亲们搞定了比什么都强。   谢灵站在台上,能看到众人的神色,比之前要好多了。   她心里很满意,她主动站出来担任这宣传队队长只是因为不想让人把谢家沟整的乱起来。   宣传是一把刀,如果握它的人行为激进,那整个大队的人也会被它带偏。   她谁也不放心,既然这样,那她就自己上。   至于谢云云的不满,她选择无视。   “谢灵,你有没有听我说话,你真是厚脸皮,竟然自荐。明明人干事是想让我”谢云云很不满,谢灵简直就是她的克星,一遇到她就没好事。   谢灵接着她的话:“想让你干嘛?进宣传队,你现在不是副队长了吗?”   调侃她几句,谢灵神色严肃起来,开口:“谢云云,你问问你自己,要是当上这个队长,你会先做什么?”   宣传队能得工分和福利,还不用下地受累,对于队里各家简直就是白得一份钱。这样的好处谁不想要。   谢云云理直气壮:“当然是先让她们报名,然后由我挑选能进宣传队的人。”   谢灵直接嘲笑她:“然后呢?各家争来争去,谁也不服谁,然后你把人都得罪了,什么时候才能确定人选。”   谢云云哑口无言,想起谢灵的办法,确实是最好的。   没等她说话,谢灵又开口:“你还是好好上你的学,别把你在学校的事情扯到谢家沟,谢家沟的一些事你也别管。像你说的,一个是乡下,一个是城里,不一样的。我们地里刨食就好,也不跟人争个长短。”   谢云云不知道说什么,简直被谢灵给整蒙了,这谢灵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的。   谢灵也不管她想什么,拉着两个闺女的手准备走。   随即想起什么,脚步一顿,又说:“谢云云,你还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我俩一起上厕所。我跟你抱怨了一句,数学老师一直叫咱们干活,我不想去,只想早点回家。   后来数学老师就把我叫出去骂了我一顿,然后礼拜天不让我回家,只罚我写作业。   我记得当时厕所没有别人,只有咱俩。”   谢云云被她说得整个脸都红了,她说道:“我,当时。”   谢灵摆摆手,开口:“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别牵连了谢家沟。   谢灵说完这话不再停顿直接走了。 第22章 送家具   越是动荡时期,人心越复杂,像谢云云这样想法简单说话不经大脑、经不起煽动的蠢货最容易惹祸。   她自己惹祸就算了,关键大家都姓谢,一个祖宗出身。   要不然谢灵也不会管她的死活。   她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只是因为谢云云没有踩到她的底线。   而今天,对于宣传队这件事她真是没有想到,只不过恰巧听到了,她当即反应过来决定把它抓在手中。   正好趁早定下,要不然等后面他们慢慢考虑时,大家一定不会让她一个小姑娘管着宣传队。   至于掌管宣传队之后的事,她心里大约有了个想法,现在先不急。   这些天她忙着让两个闺女适应谢家的生活,又跟着李桂香学花样,前些天去南理送木材等等零零碎碎的事。   本来早就想着去公社的供销社买点东西的,却一直没有空闲的时间。   今天,却是个好天气,正好去公社看看,再晚忙起来就没时间了。   谢灵牵着秋阳秋月走在路上。   不远处,徐锐正站在谢家门口。   他早已看到了谢灵,手牵着两个小孩儿,三人穿着相同样式的衣服裤子布鞋,看着倒像是三姐妹。   不过,他知道那俩是她的外甥女。   小孩子他没有在意,只专注的盯着谢灵看。   这人几天没见,他就想来看看了。   与此同时,谢灵也瞧见了自家门口站着一个男人。   她先是一惊,自家这儿偏远得很,好好的怎么有人。不过大白天的,也做不了坏,她牵着两个闺女的手快步走进,一瞧结果发现是徐锐。   她心里松了一口气,瞪了徐锐一眼,对他说道:“你怎么在这儿?”   徐锐开口:“我来送家具。”其实送家具是顺便,主要是来看看谢灵。   他知道谢灵一个人带着两个外甥女住,生活肯定有许多不方便,他可以来看看,帮帮忙。   谢灵惊讶:“这么快就做好了?”不对啊,现在的木匠可不是后世,现在打家具都不用钉子,慢的很。   不过,谢灵瞧瞧左右,问徐锐:“那家具呢?就你一个人在这儿,你怎么来的?而且”家具是你送?你很闲啊?   徐锐闷声开口:“我在这儿等你。柜子被我放在你家房背后。”   房背后?谢灵:“走吧,咱们去拿柜子。怎么能放在那个地方?万一”   “不会被人看到,到你家房背后只有一条路,必须得路过你家。”我会看见。不会被偷,更不会被别人看见我来你家。   虽然这人说话少,闷闷的,谢灵却是懂了。   不过,谢灵就想逗逗这人,于是郁闷的开口:“那你呢,你在我家门口,虽说我家这儿偏远不会有人来,那万一有人看到你在我家门口怎么办?虽然你是解放军同志,可是别人不知道啊,要是被人看到了,咱俩可就说不清了。”   徐锐紧张了,看到谢灵脸色不好,有些着急的开口解释:“离得远我不会让人注意到我的,离得近我已经走开了。”   谢灵能注意到他,是因为他先看见了谢灵,然后特意让她看到的。   如果他不想让人注意到,谁也注意不到他,就是敌方最厉害的侦查兵也不行。   一个冷冰冰的大个子这样紧张的看着你,嘴里慌张的解释。   谢灵觉得这种感觉非常爽。   所以,她非常以及十分大方的原谅这个不请自来的男人。   谢灵两边的秋阳秋月看到徐锐,对这个冷脸的叔叔非常害怕,只开始叫了一声叔叔,就依偎到谢灵怀里,不说话了。   谢灵把家门打开,让秋阳秋月进去。   “你们先在家待着,小姨跟叔叔去取家具,马上回来。”谢灵温柔的对着秋阳秋月开口。   见秋阳秋月点头,谢灵摸摸两人的头。   转身看到徐锐还呆呆的站着,姿势也没变一下。   她心里腹诽,这家伙怕不是冷而是呆吧!   “走吧,带我去看看你放哪了?”   徐锐带谢灵走到谢家的房背后,谢灵看到的就是一辆大岗子自行车。   而车的后座上一个

  • ²©¿Í·ÃÎÊ£º 96515
  • ²©ÎÄÊýÁ¿£º 151
  • Óà »§ ×飺 ÆÕͨÓû§
  • ×¢²áʱ¼ä£º2019-11-14 11:39:01
  • ÈÏÖ¤»ÕÕ£º
¸öÈ˼ò½é

生的表情,神色自然的回答老爹的话:“人家闺女画图纸画得跟真的似的,我就想看看人家咋画的。”   徐兴全惊讶地问道:“谁啊?”一个闺女画图纸?这听着咋这么假呢!不是他看不起女的,而是现在也没有个女木匠吧!   徐老大看出徐长喜的不信,也不多说。   而是征求谢灵的意见,看可不可以让他爹看看,毕竟是人家姑娘画的。   见谢灵点头,徐老大拿起木板上的纸让徐长喜看。   只见纸上是一个还没勾勒完成的橱柜,橱柜样式创新,粗看没什么,但细看就能感觉到这橱柜的精致。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让徐兴全惊讶的是里面图纸的结构层次性,比他画的好多了。   徐锐跟着徐兴全进来,就站在徐长喜的身旁,自然而然的看到了纸上的铅笔画。   这种画法他见过的,他刚入部队时的班长就会用铅笔作画。回到宿舍,经常拿着铅笔架着木板抹抹画画。   后来,他们不是一个班了。   但有一次,那个班长把以前班的人集中起来,给全班同志画了全身像。   当然,徐锐不知道那位班长最想给他作画,就因为班长认为徐锐的伤疤配上他的表情有一种禁欲和堕落的美感。   可惜,徐锐为人太过冷淡,只有找全体作画的借口才能让徐锐配合。   那位班长画的人物栩栩如生,甚至人的情绪神态都一清二楚。   要比谢灵画的好得多,徐锐认为这是因为用纸和用笔的不同。   他记得那位班长说过,纸张的好坏,铅笔的软硬精确程度会影响画作的好赖。   徐锐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他这位曾经的年轻班长最后以学习资本情调、崇洋媚外的罪名被纠察队带走。   后来,被人从宿舍里搜出一堆的素描画作,又因为家里有海外关系。最后以叛国罪论处。   这样想着,徐锐猛然看向画画的人。   他一开始见到这人隐秘的欣喜也随之而落。   谢灵也早看到了徐锐,对于徐锐她的印象还是好的,觉得他外冷内热。   可现在,触及这人的眼神,她莫名的不喜欢。   他眼神本本来冷,但看向她的却格外的冷,像是看阶级敌人一般。   这人是什么意思,责怪她?讨厌她?她招惹这人了?没有吧!至于这么冷吗?   这么想着,她的心里莫名一凉。也不再关注对面那人的表情,而是歪过头和左边陈丫子说话。   “丫头,这是你画的?你这跟谁学的啊?”徐兴全看了一会儿,觉得这图虽然简单,但越看越被画里精致巧妙的结构所吸引。   谢灵闻言仿佛有些不好意思,腼腆一笑说道:“叔,这个就是我高中学的,我们高中有美术课。图看着逼真,只是用了一些小技巧,您要是想要,等我回家给您整理整理,然后送过来。”   这丫头他也知道一二,以前她爹经常来这儿请他打家具。前几年谢家修的房子还是他给当大木的。   所以,徐兴全对谢灵的话没有怀疑,在他眼中高中生可是牛的很,会这个也没什么。   不过听谢灵能这么说,对她的印象不禁好了几分,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谢家丫头就是大方,我也不客气。以后你要是还打家具就来我这儿,我给你打,我可比徐老大的手艺好多了。以前,你家的家具就是请我打的。”   谢灵闻言没有拒绝也没有一口答应,而是笑着开口:“以后要是做难得我指定找您,不过一些简单的徐大哥指定做得好,也省的您费心。毕竟,像您这种有名气的大木,没有技术难度的我都不好意思找您。”   “哈哈,你这丫头说得对。以后简单就让老大做,难得再找我。”徐兴全被谢灵说得乐开了花,嘴咧得越发得大。   旁边,徐老大翻了个白眼,嘴里嘀咕:这谢家闺女可真是会说话,之前怎么没看出来。三言两语就把老头子哄的乐开怀。   徐锐向来耳力极佳,当然听到了徐老大的一番嘀咕。   看看正和徐长喜说话的谢灵,嘴角幅度没有变过一毫,眼神清亮看似无害,实则最是让人无懈可击。   配着温柔如水、精致得体的一张脸,只要站在那,谁能抵挡得住呢!   徐锐心里一时酸一时甜,一种说不清的感觉,让他有些无措。   为什么一见到这人,他的情绪就不受自己控制了呢?   徐锐不自觉的看向谢灵。   旁边徐老大顺着他的目光也看向谢灵,突然,笑出声。   “哈哈,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我知道以后该怎么让”说到一半,徐老大反应过来,看是李桂香,松了口气,语气有些不自然,开口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过来了?你家那口子呢。”   “他去仓库放木头了。”李桂香随口回答了他,又一遍问道:“你刚才笑什么?和个神经病一样。”显然,不准备放过徐老大。   徐老大猛地摇摇头:“没有,没有,就是好好地想笑。”废话,那种事他当然不敢乱说。   李桂香有些怀疑:“是吗?看你那一脸贼样?”怎么可能什么事都没有?突然,她想起徐老大刚才看着的方向,刚才谢灵待在那里。   “我告诉你啊,徐老大,你可不能惦记谢灵。别看人现在不上学,那也是文化人。人长的俊,性子还好,以后怎么也得找个城里工人,再不济也得是年轻的劳强户。就你这种条件可不中,一大把年纪了还敢惦记小姑娘。”李桂香越说越愤怒,这徐老大虽是木匠,但也三十好几,虽是独身,儿子却有十岁了。怎么配得上谢灵。   徐老大被这言语惊呆了:“我说李桂香,你想啥子嘞!我徐老大是那种人吗?”   徐老大也是无语,他儿子都十岁了,要找婆娘早就再找了,至于拖到现在吗。   也就能老四能忍得了这婆娘,徐老大懒得和她说话,准备回屋。   谁知道转过身,徐锐就在前面看着他。那眼神,让徐老大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徐锐瞧着他那怂样,没再关注对方,而是对着李桂香开口:“嫂子,谢灵让你们先走吧!谢灵得等一会儿,徐老叔想留她问一些东西。”   说罢,把手里的包裹递给她,说道:“这是谢灵让给你们的,说让你们当午饭吃。她说你回去后要是来得及的话,把秋阳秋月接到你家里,让你照看一下,她回去再接回来。”   李桂香闻言有些犹豫,这谢灵还是她带出来的,现在留她一个人在这儿。后面她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全。   徐锐仿佛能看出她心里想什么,开口说道:“徐老叔人固执,老人家遇到事就想拽着人问个清楚。等一会儿,我去送谢灵。我虽然刚从部队回来,但谢家沟还是认识的。”   徐锐这话,一是解释为什么谢灵不亲自跟李桂香说;二来不要让人担心谢灵的安全问题;最后,他是个军人,并不会让人误会。   李桂香还是犹豫,片刻开口说道:“要不然我留下等等谢灵吧!”   旁边的徐老大知道自己戴罪立功的机会到了,连忙劝她:“李桂香,你这是不放心谁啊!谢家闺女那么大一个人,再说锐子,他可是刚从部队回来,曾经在战场上立过功的军人,有他在,怎么可能有危险。”   就是因为他,她才不放心的好不!这徐锐虽然长的好,但也太凶了,谢灵一个小姑娘能不怕?但一想家里那一堆事,算了,她还是回去吧!   李桂香做了决定也不废话,和两人打了招呼就带着始终沉默没有存在感的陈丫子走了。   院子里除了徐老大和徐锐再没其他人。   自从徐锐回来,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你是不是想和人家姑娘好了?”徐老大突然开口。   “什么好?”徐锐有些疑惑。   徐老大:“那你刚才怎么一直看谢家闺女。”这人刚才看人闺女都看呆了,竟然还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意思,徐老大非常无语,感情徐锐还是个未开窍的,这个白痴。   徐锐面无表情,开口:“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   徐老大:“”这理由很强大,但徐老大就是万分相信这人能做得出来。   徐锐见徐老大脸上的无语,心里嘲讽,这白痴光长了个子,不长脑子。说什么都相信。   刚才的理由当然是徐锐瞎编的,他心里想什么怎么会让别人知道。 第20章 耳朵红了   虽然谢灵答应给他整理作图技巧,但徐长喜哪是个耐得住,这不,拉着谢灵在堂屋让她讲讲。   谢灵挑一些基础的说了说,像是房屋的基本形体或是结构零部件等等。   徐兴全做了二十多年的木匠,经常给人设计房屋,自然一点就通。   说了一会儿,徐长喜也知道该让人闺女回去了。   “灵子啊,你说要给我整理作图技巧的,一定不要忘记啊!”徐兴全有些不舍,这闺女通透,不管聊什么都能接上来,跟她说话真是舒服。   谢灵哭笑不得:“您放心吧,我答应您得还能不做?等半个月后我来取家具,正好给您带上。”   “行,别糊弄我老人家就行。”   “你一个大闺女,走在路上也不安全,让锐子送送你吧!”   谢灵也不推辞,对着旁边的徐锐开口:“徐锐同志,你不介意送我一程吧!”谢灵脸上带着笑,眼里却没有半分笑意。她可是记得这人之前看她的眼神呢!不过,冲这人的凶劲儿,那些二流子可不敢招惹。   还不知道怎么招惹她的徐锐有玄不着头脑,为什么谢灵看他的眼神有些冷,明明和徐叔说话的时候那么暖。   不过他本来就打算送她的,当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两人并肩走在路上,谁也不说话,气氛显得有些沉默。   突然左边的徐锐开口:“你的画从哪学的?”   谢灵不知道这人好好问这个干什么,随意开口:“之前说过了吧,跟高中美术老师学的。”   骗人,就高中那两周一节的美术课能把谢灵教的这么专业?他觉得谢灵和顾东和关于握笔、画法都有些像,而顾东和的素描是他小叔请外国美院的教授教的。   县城高中的美术老师可没那本事吧!   看谢灵一脸理所当然的语气,徐锐:真是个小骗子!   不过,他深深地看了谢灵一眼,不再追问这个话题,而是继续开口:“以前我刚入部队时的班长也会素描画法,不过去年他就被迫退伍了,原因他学习资本情调,崇洋媚外。”   谢灵惊讶,随即心里一怒,想起对方之前看他的眼神,义正言辞地开口说道:“你和我说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在警告我?你说你这位解放军同志,明明是学校教我的课,又不是我非要学,却还要赖到我身上。我一个贫农家庭,可不要瞎给我安罪名。”   徐锐:“我不是,我就是想告诉你,你以后不要再对着外人画画。现在上面有些乱,不要被别人当靶子给竖起来。”   谢灵闻言,一下子泄了气,惊讶的看着他,说道:“那你之前那是什么眼神?”还以为对方讨厌她呢,不过听这话也不像啊!   徐锐以为对方知道他一直看她了,难得有些不好意思:“你说多会儿?”   谢灵觉得这同志的语气不对啊,随即打量了他片刻,然后发现对方的耳朵有些红,谢灵纳闷,开口说道:“不就是之前在徐木匠家,你看我那个眼神冷飕飕的,像是要杀人似的。”   被谢灵盯得越发紧张的徐锐:“”我不是,我只是觉得你不该那么鲁莽,不该那么轻易相信人,不该那么慷慨,在那么多人面前轻易展示你的画。   可是他想到,她一个小姑娘再聪明机灵,也不知道上面发生的事儿。   所以这话他不能说,当然以他的性子也说不出那么多话,于是严肃的开口:“你看错了。”   谢灵看他一脸紧张的样子,突然笑了出来,说道:“原来之前你不是讨厌我啊!我就说我又没做啥,你这解放军同志怎么会讨厌我呢!”   我这么美丽单纯的小姑娘,正常男人就算不喜欢,也不能讨厌吧!   谢灵自恋的毛病又发作了,自从来到这里,因为时代环境和原主的性格限制,她只能装作一副温和善解人意的好闺女样儿。   可看到这人一脸严肃闷不吭声的样子,觉得还是可以开开玩笑的。   觉得旁边女人笑的有些诡异的徐锐反驳:“我没有讨厌你。我”   谢灵看男人耳朵越发的红,笑容越发得大:“你怎么了,解放军同志,是不是发现你的耳朵红了。”   由于长期严酷训练和频繁的外出执行任务,徐锐脸上的皮肤呈古铜色,看不出有没有红,不过这耳朵确实明明显显的红透了。   没想到这人看着冷冰冰的,却是个脸皮薄极易害羞的。   谢灵说完这话就快步往前走,她不准备再开口,要不然两人的交流该越界了。   其实,对于这个时代的年轻男女来说早已越界。   而后面,不自觉摸摸耳朵的徐锐:“”准备说些什么,可只看到谢灵的背影。   他闷声不吭大步追上前面的姑娘,不,是女人。   徐锐从见她的第一眼,就觉得她是个女人,而不是个小姑娘。   到了谢家沟村口,两人停下脚步,谢灵先开口说道:“同志,你就送到这儿吧。今天谢谢你了,我就不请你进去喝茶了。我家里没有男人,只有一大两小三个女同志,让你进门恐怕不太方便。”   也许是路上把话说通了,也许是刚开过玩笑,谢灵和男人说话没那么顾忌,话语间熟络了不少。   徐锐只觉得这路走得有点快,两个大队离得有点近,不对,近点才好,就是路走得太快的原因。   等下次了,一定要顾忌谢灵是个女同志,争取走慢点。   事实上完全跟着谢灵的步伐走的徐锐已经忽略了这个事实。   不过,已经走到村口了,徐锐也不会和谢灵一起进去给她招惹是非,只能闷声道:“你走吧!”   谢灵:“”不应该是你走吗?不过这和她没啥关系,于是毫不犹豫的转身回村。   徐锐看着人往里面走去,直到人看不见了,他才离开。   从南理到谢家沟用了半个小时,回去的时候,徐锐只用了十分钟。   徐家   现在是农闲,所以徐家只有几个男人在外面干活,女人没有上工,而是在家里干活。   刘秋苗坐在炕上正在做衣服,虽说小儿子衣服够穿,可她当妈的这么多年没给他做一身,一想起这个她就难受。   下面三个儿媳妇坐在凳子上,大儿媳王英正在缝鞋底,二儿媳陈男和二儿媳刘晓云正在抠玉米。   王英看了看炕上的徐周,笑着开口:“周周这孩子真乖啊,每天静静坐着自己耍,也不烦人。不像磊子,天天吵闹,尤其是前几天还非要和弟弟抢玩具,真是混摸头。”   其实她这话是对弟妹陈男说的,谁让她家大儿子混,非要和他弟换玩具。要不是最后周周也同意换,肯定闹得下不来台。就是不知道她这弟妹昨天晚上哭没哭,可不要以为是她这个当妈的教唆的。   不过,她这话说完,陈男还没接话,坐在上首的婆婆刘秋苗就开口:“这有啥子嘞,都是自家兄弟,换一换没啥。再说,我看换了以后,磊子耍的好,咱周周也喜欢这叫计算机的东西。”   抠玉米的陈男也勉强笑笑,婆婆都这样说了,她说什么也不顶用啊!   同样抠玉米的刘晓云见对面二嫂的脸色不对,眼眶也有些红,心道要糟,赶紧笑着开口:“咱家几个小子各有特点嘞,磊子皮实好动,爱和人耍,拿着小弟给的皮球跟人耍,他耍的最好,放以后啊,肯定是个将军。周周乖巧文静,就喜欢这计算机算数的玩具,在以前那是个读书人呢!”   这话一出,屋里婆媳几个都笑了,刘秋苗表示赞同:“晓云说得对,俩小子都不弱。”   王英听着这话也舒心的很,连陈男的脸色也好看了些,眼里的泪好歹没落下来。   再看看炕上儿子拿着被小弟叫做玩具计算机的东西玩的投入,不自觉的笑了笑,她儿子喜欢就好。要不然都怪她这个当妈的软弱,不能给儿子撑腰。   陈男的这种想法大家都不知道,但都知道她是个什么脾性。性子懦弱敏感,爱多想,要不是陈男没有坏心,大家早就不带搭理她了。   几个女人在这儿说话,院外,徐磊正带着几个孩子在那玩球。   孩子里面,徐磊年龄不是最大,个子也不是最高的,但球是他的。   所以,他非常得意,站在孩子中间,开口说道:“咱们一会儿玩的时候重新变一下规矩。咱们把人分成两队,一会儿,那一队的人谁抢到球,然后把球递给自己队的人,并且把球丢到了指定位置就算哪队赢。”   原本不服气徐磊定规矩的几个小孩儿,听到他说的都十分心动,这样太好玩了,一时跃跃欲试。   徐磊见他们都同意,一时之间更为得意。这可是他小叔说的,还是他磨了很久小叔告诉他。   果然,撒娇才是小孩子的特权,就连小叔这样凶的人都受不了。   徐锐走进院里,几个孩子正打得火热。   他没管孩子,径直进了屋子。正准备换身衣服替他爹干活,就被刘秋苗叫住。   “你这孩子回来也不说一声,过来,我有事跟你说。”要不是她眼尖,还不知道小儿子回来了。   徐锐走上前,开口:“什么事?”   自己的孩子再冷,那也不怕,不过想起这孩子不喜欢接触人的性子。只拽着他的袖子进了里屋。   里屋,几个嫂子都在。   徐锐看见皱眉,除了第一天认人,他就没再和几个嫂子碰面。   徐锐并不喜欢和异性接触!   不过他娘叫他来这儿应该有什么事,所以他没有走。   “你们看咱家老四,长的高,以前当过兵,再过几天又到城里上班了。这条件好啊,你们以后注意注意有啥好姑娘没,有的话就给我说说。”刘秋苗一把年纪,和年轻姑娘坐不到一块。   不过她家媳妇多,让几个嫂子给他注意注意也是一样。   跟三个媳妇说完,又对徐锐开口:“你都二十了,也该张罗相看媳妇了。要不是当兵,说不定你孩子都抱上了。你看你和你三哥出生也就相差前后几分钟的事,他来年孩子就出生了。”   徐锐:不会的,他不当兵也不会有孩子,他不喜欢为什么要有。   以前,他还想过当一辈子光棍的。   不过,这话不能说,于是开口拒绝:“我现在不想这事,以后再说。”   刘秋苗没说话,只是重新做到炕上。然后,哇的一声,开始哭,除了刚开始的时候声音有些大,后面就是小声抽泣。   然后,几个嫂子开始用谴责的目光看着徐锐。明知道咱娘的话不能拒绝,为什么要拒绝。应付一下也是好的呀!   徐锐:“”他能说忘记他娘的大杀器了吗?   徐锐有些无奈,只得开口:“最迟明年,我一定娶亲。”   本来他是不准备透露的,等确定了再告诉家里,可是为了应对他娘只能先承诺这么一句话。   可是,如果那人不答应他,他可能就食言了。   而这句话对刘秋苗简直是天籁之音,她迅速止住哭声,抬起头,擦干净眼泪,说道:“我相信我儿子不会骗他娘的,娘就等着喝你的喜酒。”   对于刘秋苗来说,只要儿子娶媳妇,不管是不是自己找的,只要儿子看上了就行。   至于不好?刘秋苗心里有杆秤,能让她家小儿子看上的姑娘怎么能不好,肯定是千好万好的。   小儿子可不像老二那个糊涂蛋,眼光那么差。只亏的老二媳妇心不坏,要不然老头子早把他们赶出去了。   谢家沟的谢灵不知道徐家的官司,也不知道某个人的想法。   她现在正接了秋阳秋月准备回家。   秋阳秋月嘴上带着笑,见到小姨,两人可高兴了,跑到谢灵面前,一人抱着一条腿。   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拿出手绢给两人擦擦脸上的汗,说道:“出来带手绢了没,看你淋的,也不知道擦擦汗。”   两人拿出自己的小手绢,手绢是谢灵用白色的棉布做得,大小一模一样,为了区分,手绢绣着两人各自的名字。   秋阳:“我们拿了,还擦鼻涕了。”   秋月:“啊,我忘了我拿了,不过桂香婶婶给了我一些纸,让我擦的,我的衣服上没有,干净的。”   谢灵对着两个孩子笑了笑,然后看向李桂香的目光带了感激:“嫂子,真是麻烦你了今天,她家没给你添麻烦吧!”   李桂香在一旁摆摆手,强制按住想往外跑的两个小子,说道:“秋阳秋月都是乖巧的,哪能添麻烦。她俩在家一直和我这俩小子耍,耍的好着呢。以后也让她俩出来,你来我家学花样的时候,就让她俩跟着我家小子。”   谢灵点点头,高兴的说道:“这样好着呢,栓子和根生活泼得很,我也想让她俩耍耍。”   旁边栓子拍拍胸口,开口了:“以后就让秋阳秋月跟着我,认我做大哥,我带她俩耍,其他人不敢欺负他们。”   栓子今年七岁,长的高壮,带着六岁的根生,兄弟俩在谢家沟一群小孩子前面称王称霸。   不过,有李桂香的约束,俩小子倒是没有闯大祸。   谢灵没觉得两个人会带坏秋阳秋月,而且看秋阳秋月亮晶晶的渴望的眼睛,她开口说道:“栓子是个好哥哥。以后,秋阳秋月就跟着栓子哥耍。”   和李桂香聊了一会儿,看天不早了,谢灵带着两个闺女离开李家。 第21章 宣传队   十月多,地里的活没有多少,大家也只是伺候一下各家自留地里少量的蔬菜。-   这时候,队里各家的自留地都种的是粮食,比如玉米。现在连填饱肚子都不行,谁还管营养均衡呢。   所以,自留地里大家只会在收完玉米后,把萝卜和白菜种上,等到快入冬的时候收起来。   等到了冬天,配着土豆一起当做菜吃。   不过这是条件好一些的人家,更多的则是把萝卜和白菜甚至包括青菜都悄悄的卖出去,卖给城里人,换挟和票。   自家就吃冬天腌的黄菜。   这里的人普遍爱吃醋,黄菜一股酸味,大家也爱吃的。可是要吃一冬天还真受不了,尤其是吃多了还会烧胃。   那种感觉可真是难受极了。   秋阳秋月最是明白那种难受了,因为一到冬天,她们大多吃的就是黄菜。尤其是王娣来为了省粮食,给她们俩个吃的最差。   有时候,只有黄菜可以吃,至于饭是没有的。   那个时候,谢静为了闺女,会跟婆婆顶嘴,但是王娣来十分有理,说两个丫头不上工,又是丫头,吃那么多干什么。家里穷,可没有那么多粮食吃。   谢灵也许是说不过婆婆,也许也是觉得自己生了闺女低了一头,每到那时,只会默默的把自己的玉米疙瘩分给两人。   秋阳秋月记得娘的,记得娘把饭给她们。也记得她娘总让她们勤快点,让她们让着哥哥,让着弟弟。   可是,哥哥弟弟都叫啥来着?她们忘记了。   娘呢?娘没有忘记,娘去哪了?   秋阳突然问旁边的谢灵:“小姨,娘怎么一直不来?她不来看我们呀!”   正在给萝卜浇水的谢灵闻言顿住,片刻她举起不太脏的左手摸摸秋阳的头,温和地开口问道:“秋阳想娘了吗?”   秋阳有些想娘了,她想让娘来这里过,这里可好了。   所以,她点点头,说道:“小姨,我想娘了,还想让娘也一直住在这里。就像小姨和我和妹妹说的一样,咱们一起生活。不用再被奶骂。”   谢灵心里叹息,王娣来给姐妹俩的阴影太深了,还有大姐。她当初那样顺着婆婆不知道是对是错,明明谢家也是两个闺女,谢爸谢妈十分疼爱姐妹俩。   而谢静长在这样的家庭下,嫁了人,却因为生了两个闺女而选择向婆婆低头,就算亏待了自己闺女。   谢静做得最出格的恐怕就是临终前让妹妹把两个闺女接回谢家。   可能,她心中一直明白,徐家靠不住,婆婆靠不住,自己选的老实丈夫也靠不住。   最后竟只能依靠内向的妹妹。   她不知道怎么评判这位大姐,只是逝者已去,她不能再追究这些是非。   看着秋阳稚嫩的小脸,罕见的说不出口,可是她们来谢家已经十几天,事情到底要说开。   “秋阳娘就是我姐姐,连同我爹我娘就是你们的姥姥姥爷都去了同一个地方。他们不会再回来。”谢灵以往演戏的时侯嘲笑这些话很幼稚,骗小孩子,可轮到她,她只能这么说。   一旁秋月也停下浇水,问谢灵:“小姨,娘和姥姥姥爷是死了吗?死就是再也不回来了吗?”   她听奶和其他人说过的,娘是死了。奶还骂她和姐姐是克星,可她不知道它们什么意思。   谢灵有些愤怒,她知道再怎么做也拦不住别人的嘴,只能给俩孩子讲清楚,让她们不要被外界困扰。   谢灵看着两个孩子,说着话,声音特别的温柔:“以后不要对别人说死这个字,可以用过世代替。因为死这个字不礼貌,我们秋阳秋月是礼貌的好孩子。   她们是过世了,就是再也回不来了。”   秋阳秋月听了都有些难过,她们再也不回来了,难道不来看秋阳秋月了吗?   秋阳想了想问:“小姨,姥姥姥爷和娘是在一起吗?”   “对的,她们一起。姥姥姥爷是姐姐她爹娘,一定会照顾好她,姐姐也会孝顺姥姥姥爷。就像我对秋阳秋月好,秋阳秋月也会帮我做事,孝顺我一样。”谢灵说着,指了指这块地,又说道:“就像秋阳秋月帮小姨给萝卜浇水,咱们三个人一起,比小姨一个人快多了,你们给小姨减轻了负担。”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果然,两个人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到萝卜上来。   地里的萝卜已经冒头,配着萝卜上面的绿叶显得葱葱郁郁,显得十分有生机。   秋阳秋月每天除了早晚谢灵给它们浇水的时间,她们闲了也要来看一看。   看看它们的绿叶,看看它们的身体长了没。   反正两人对它们比大人还上心,因为谢灵说了,这些地里的萝卜和白菜一样,都不卖,留着准备到冬天自己吃。   至于用芥子腌的黄菜,谢灵却没有准备。   三人把水浇了,日头才慢慢上来。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去把手洗了。在谢灵的教导下,秋阳秋月对于洗手也变得耐心起来,手心手背,指头缝和手指甲都搓的干干净净。   洗完各自拿自己的小手绢擦擦。   这时,谢灵就会夸赞她们,说她们是好孩子,爱干净。   两个人都特别高兴,越发的表现起来。   手绢叠的整整齐齐放在上衣的兜里。   两个闺女秋阳高一点胖一点,谢灵拿劳动布给她做了一件藏蓝色的套头衬衫,衬衫左右两边各一个兜,领口处缝着暗红色的小圆领,显得淑女不少。   裤子则是黑色宽松型的,看着和大队里其他孩子穿的差不多。但穿着就是好看。   秋月瘦弱一些,也比姐姐白一些。谢灵便给她缝制红色的上衣,领子也是藏蓝色的。   裤子和姐姐的一样。   至于两人穿的鞋子也是谢灵精心准备。黑色方口布鞋做得十分精致,因为时代关系,两人鞋面上分别用蓝线绣着麦穗和玉米。   两人来谢家后,谢灵就把两人的头发剪短。因为之前的头发又黄又稀,干脆给两人剪掉以后慢慢长。   两人现在院子里,穿着一身合适的衣服,头发短短的,脸上有了些肉,也不再发黄。   看着好看极了,谢灵心里满意。不管什么处境下,人都要在最大的程度上让自己过的精致。   秋月的领子有些歪,谢灵上前给她整理好。秋阳有学有样也拽拽自己的领子,结果本来不歪的领子也被她弄乱了。   谢灵摇摇头,笑了笑,也给姐姐整理一下,开口说着:“棉布太软,做领子容易歪。可是对皮肤好,真是个艰难的抉择。”   秋月拽着谢灵的裤脚,依偎在她身旁:“可是这样好看,小姨不要把可爱的领子拆了。我一定多多看着它,出门前整理仪容仪表。”   谢灵点点她的头,说着:“小姨不会给你们拆了的,就你精。”   说罢,抓着两个人的手出门。   大队里,只是几天时间。   墙上刷的标语就变了,原来是“学启东,超扬中,誓夺稻麦亩产一千斤”的标语被公社的宣传干事给冲掉。   换成“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突出宣传“四个念念不忘”:念念不忘阶级斗争,念念不忘无产阶级专政,念念不忘突出政治,念念不忘高举   大字变了,队里人倒没多大反应,因为好些人根本不认字。而他们庄稼汉子的饭都吃不上,对于这些字真没多大热情。   不过,以后就不一定了。   戏台子前面的空地上,谢云云和她娘站在一起,指着墙上的标语,语气带着鄙夷,大声说着:“这些标语太少了,像我们学校,县城街道里的标语更多更全面,精神建设更彻底。   在县城供销社买东西,你要不说关注群众生活,人家根本不卖你。”   谢云云她娘李桃花十分骄傲,站在一旁附和闺女的话:“上次云云带我去县城,我根本不会说,人服务员根本不搭理我。还是我闺女厉害,说了个什么向人民负责,人家那服务员就说了个为人民服务,然后就让我闺女买了。”   一旁聚着三三两两的人,听得也是十分投入。   谢家沟离公社近,买东西也是去公社买,一年还不去县城一回。   对于谢云云说得县城是个什么样,大家都很好奇。   “这城里人有文化就是不一样,还得来两句话才能买。”   “城里街道那标语,城里人都能看懂吗?她们刷那么多字真浪费,这又不能当饭吃。”   谢云云听见这话直皱眉,非常鄙视这婶子的思想觉悟,于是言辞激烈的开口说道:“人家这是像主席学习,坚决拥护人民,拥护工农阶级。婶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可以一天不吃饭,但不可以一天不学□□语录。”   刚走过来的谢灵就听到谢云云最后一句话,她嘴角抽了抽,十分无语。   “这话说得好!”说话的是公社的一位宣传干部。   他是和谢家沟队长原跃进一起过来的,本来发愁怎么搞宣传。   没想到这乡下还有思想觉悟这么高的女同志。   公社干事穿着一身黑色的工作装,走到谢云云面前,握住她的手,开口说道:“请问你是哪位同志?你真是位好同志啊!”   谢云云有些懵,她就是想跟队里的泥腿子们吹一吹,可没大想过在大人物面前露脸啊!   不过,她得挺住,要不然别人觉得她说谎怎么办,硬生生的挤出几丝笑容,开口介绍自己:“我是谢云云,是县城高中的学生。”   公社干事又对她高看一眼,以前他是不觉得一个乡下的高中生有啥子,但是现在不同,那县城中学zf兵团的名声他可听说过。   看这位女同志的思想觉悟肯定是兵团里的同志。   所以,干事的态度更加友善,笑着对一旁的原跃进开口:“原大队长说找不到人,这不就是合适的人选吗?我相信在谢云云同志的带领下,谢家沟大队的宣传队一定越办越好。”   原跃进心中苦笑,他本来是想推辞的,这上面有啥子乱头,都不干咱庄稼汉子的事,可没想到,唉,云云这丫头冒头了。   可他要是再拒绝,说不定人该给我安罪名了。   原跃进笑了出来,对干事开口:“只怪云云这丫头一直在学校,我忘记了有这么个好同志!不过啊,这丫头一直在城里上学,城里事情多,她一个人也撑不起来,还得再找几个人。”   公社干事对他这个态度非常满意,点点头:“那是应该的,光杆司令肯定不行。你们大队还有没有认识字思想觉悟又高的同志了。   尤其是年轻同志,有激情,有活力,肯定能把这宣传工作搞起来。”   谢云云站在一旁还是懵懵的,这是怎么了,我不就吹个牛,然后就被公社干部给看重了,还想让我当队长?   难道以前的不出众没别人好看没别人成绩好,只是老天给自己的磨练,而她谢云云真正的成功之路是从谢家沟开始?   处在一片畅想中的谢云云猛然被一句话惊醒。   “干事同志,我也十分想加入谢家沟宣传队,为公社为大队做贡献。”谢灵说道。   “这位是?”公社干事看了看说话的女同志,发现这位女同志比刚才那位谢同志还要出众。不管是长相,还是精神头。   “我是谢家沟的谢灵,也在上高中。虽然现在没去学校,但县教育部批准我可以参加明年的毕业考,通过后同样可以拿到毕业证。   我虽然在家里,但十分敬佩那些为人民群众服务的同志。我也想发挥自己的光热,为谢家沟做出自己的贡献。”   公社干事有些好奇,眼神示意原跃进。   原跃进立刻介绍:“灵灵为了照顾两个外甥女主动就在家里,父母大姐都是先进个人,她也是高中生。”既然宣传队是不得不办,原跃进当然选择谢灵,灵灵总比谢云云那丫头靠谱。   公社干事觉得这两个女同志都是好的,不过想着谢云云一直在县里学校,还是zf兵团的人,弄不好还看不上这大队宣传队长。   而谢灵这位同志,家庭成分好,态度积极主动,思想觉悟也高,让她担任也是十分合适的。   最终,干事选择了谢灵作为宣传队的队长,而谢云云也是副队长。   送走干事,原跃进了了一份心事,队里气氛也轻松起来。   他简单说了一下大队成立宣传队的事情,强调这件事非常重要,上面的干部非常重视。而宣传队的人都有工分和其他福利,队长最多,其他人次之。   队里的人也没有反对,毕竟刚才可是有公社干事来过问这事,都不是没眼色的。   只不过大家对谢灵和谢云云就十分羡慕了,早知道有好处,就应该让自家闺女或者儿子出头的,可是后悔也晚了,人都走了。   原跃进说罢让谢灵说几句,谢灵也不怯场,放开秋阳秋月的手,大大方方的走到台上,大声开口:“大家都是乡里乡亲,也都是我的长辈,我就不说其他。只说着宣传队,宣传队主要招年轻人,不会固定人员,大家也不要着急,我会尽量让大家都有机会。”   谢灵这个决定让下面的人无话可说,哪家都能轮到,自家也能得点工分,总比都让别人拿了好。   一旁原跃进看见这一幕满意得直点头,让这丫头当也不错,会做人,理智又不失果断。   在乡下,把乡亲们搞定了比什么都强。   谢灵站在台上,能看到众人的神色,比之前要好多了。   她心里很满意,她主动站出来担任这宣传队队长只是因为不想让人把谢家沟整的乱起来。   宣传是一把刀,如果握它的人行为激进,那整个大队的人也会被它带偏。   她谁也不放心,既然这样,那她就自己上。   至于谢云云的不满,她选择无视。   “谢灵,你有没有听我说话,你真是厚脸皮,竟然自荐。明明人干事是想让我”谢云云很不满,谢灵简直就是她的克星,一遇到她就没好事。   谢灵接着她的话:“想让你干嘛?进宣传队,你现在不是副队长了吗?”   调侃她几句,谢灵神色严肃起来,开口:“谢云云,你问问你自己,要是当上这个队长,你会先做什么?”   宣传队能得工分和福利,还不用下地受累,对于队里各家简直就是白得一份钱。这样的好处谁不想要。   谢云云理直气壮:“当然是先让她们报名,然后由我挑选能进宣传队的人。”   谢灵直接嘲笑她:“然后呢?各家争来争去,谁也不服谁,然后你把人都得罪了,什么时候才能确定人选。”   谢云云哑口无言,想起谢灵的办法,确实是最好的。   没等她说话,谢灵又开口:“你还是好好上你的学,别把你在学校的事情扯到谢家沟,谢家沟的一些事你也别管。像你说的,一个是乡下,一个是城里,不一样的。我们地里刨食就好,也不跟人争个长短。”   谢云云不知道说什么,简直被谢灵给整蒙了,这谢灵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的。   谢灵也不管她想什么,拉着两个闺女的手准备走。   随即想起什么,脚步一顿,又说:“谢云云,你还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我俩一起上厕所。我跟你抱怨了一句,数学老师一直叫咱们干活,我不想去,只想早点回家。   后来数学老师就把我叫出去骂了我一顿,然后礼拜天不让我回家,只罚我写作业。   我记得当时厕所没有别人,只有咱俩。”   谢云云被她说得整个脸都红了,她说道:“我,当时。”   谢灵摆摆手,开口:“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别牵连了谢家沟。   谢灵说完这话不再停顿直接走了。 第22章 送家具   越是动荡时期,人心越复杂,像谢云云这样想法简单说话不经大脑、经不起煽动的蠢货最容易惹祸。   她自己惹祸就算了,关键大家都姓谢,一个祖宗出身。   要不然谢灵也不会管她的死活。   她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只是因为谢云云没有踩到她的底线。   而今天,对于宣传队这件事她真是没有想到,只不过恰巧听到了,她当即反应过来决定把它抓在手中。   正好趁早定下,要不然等后面他们慢慢考虑时,大家一定不会让她一个小姑娘管着宣传队。   至于掌管宣传队之后的事,她心里大约有了个想法,现在先不急。   这些天她忙着让两个闺女适应谢家的生活,又跟着李桂香学花样,前些天去南理送木材等等零零碎碎的事。   本来早就想着去公社的供销社买点东西的,却一直没有空闲的时间。   今天,却是个好天气,正好去公社看看,再晚忙起来就没时间了。   谢灵牵着秋阳秋月走在路上。   不远处,徐锐正站在谢家门口。   他早已看到了谢灵,手牵着两个小孩儿,三人穿着相同样式的衣服裤子布鞋,看着倒像是三姐妹。   不过,他知道那俩是她的外甥女。   小孩子他没有在意,只专注的盯着谢灵看。   这人几天没见,他就想来看看了。   与此同时,谢灵也瞧见了自家门口站着一个男人。   她先是一惊,自家这儿偏远得很,好好的怎么有人。不过大白天的,也做不了坏,她牵着两个闺女的手快步走进,一瞧结果发现是徐锐。   她心里松了一口气,瞪了徐锐一眼,对他说道:“你怎么在这儿?”   徐锐开口:“我来送家具。”其实送家具是顺便,主要是来看看谢灵。   他知道谢灵一个人带着两个外甥女住,生活肯定有许多不方便,他可以来看看,帮帮忙。   谢灵惊讶:“这么快就做好了?”不对啊,现在的木匠可不是后世,现在打家具都不用钉子,慢的很。   不过,谢灵瞧瞧左右,问徐锐:“那家具呢?就你一个人在这儿,你怎么来的?而且”家具是你送?你很闲啊?   徐锐闷声开口:“我在这儿等你。柜子被我放在你家房背后。”   房背后?谢灵:“走吧,咱们去拿柜子。怎么能放在那个地方?万一”   “不会被人看到,到你家房背后只有一条路,必须得路过你家。”我会看见。不会被偷,更不会被别人看见我来你家。   虽然这人说话少,闷闷的,谢灵却是懂了。   不过,谢灵就想逗逗这人,于是郁闷的开口:“那你呢,你在我家门口,虽说我家这儿偏远不会有人来,那万一有人看到你在我家门口怎么办?虽然你是解放军同志,可是别人不知道啊,要是被人看到了,咱俩可就说不清了。”   徐锐紧张了,看到谢灵脸色不好,有些着急的开口解释:“离得远我不会让人注意到我的,离得近我已经走开了。”   谢灵能注意到他,是因为他先看见了谢灵,然后特意让她看到的。   如果他不想让人注意到,谁也注意不到他,就是敌方最厉害的侦查兵也不行。   一个冷冰冰的大个子这样紧张的看着你,嘴里慌张的解释。   谢灵觉得这种感觉非常爽。   所以,她非常以及十分大方的原谅这个不请自来的男人。   谢灵两边的秋阳秋月看到徐锐,对这个冷脸的叔叔非常害怕,只开始叫了一声叔叔,就依偎到谢灵怀里,不说话了。   谢灵把家门打开,让秋阳秋月进去。   “你们先在家待着,小姨跟叔叔去取家具,马上回来。”谢灵温柔的对着秋阳秋月开口。   见秋阳秋月点头,谢灵摸摸两人的头。   转身看到徐锐还呆呆的站着,姿势也没变一下。   她心里腹诽,这家伙怕不是冷而是呆吧!   “走吧,带我去看看你放哪了?”   徐锐带谢灵走到谢家的房背后,谢灵看到的就是一辆大岗子自行车。   而车的后座上一个

ÎÄÕ·ÖÀà

È«²¿²©ÎÄ£¨292£©

ÎÄÕ´浵

10Ô£¨307£©

9Ô£¨711£©

8Ô£¨421£©

7Ô£¨719£©

¶©ÔÄ

·ÖÀࣺ Ïû·ÑÈÕ±¨Íø

×÷ÕߣºÀîÈ»

±±¾©ÐÒÔË·Éͧ¿ª½±¼Æ»®£¬ç”Ÿçš„表情,神色自然的回答老爹的话:“人家闺女画图纸画得跟真的似的,我就想看看人家咋画的。”   徐兴全惊讶地问道:“谁啊?”一个闺女画图纸?这听着咋这么假呢!不是他看不起女的,而是现在也没有个女木匠吧!   徐老大看出徐长喜的不信,也不多说。   而是征求谢灵的意见,看可不可以让他爹看看,毕竟是人家姑娘画的。   见谢灵点头,徐老大拿起木板上的纸让徐长喜看。   只见纸上是一个还没勾勒完成的橱柜,橱柜样式创新,粗看没什么,但细看就能感觉到这橱柜的精致。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让徐兴全惊讶的是里面图纸的结构层次性,比他画的好多了。   徐锐跟着徐兴全进来,就站在徐长喜的身旁,自然而然的看到了纸上的铅笔画。   这种画法他见过的,他刚入部队时的班长就会用铅笔作画。回到宿舍,经常拿着铅笔架着木板抹抹画画。   后来,他们不是一个班了。   但有一次,那个班长把以前班的人集中起来,给全班同志画了全身像。   当然,徐锐不知道那位班长最想给他作画,就因为班长认为徐锐的伤疤配上他的表情有一种禁欲和堕落的美感。   可惜,徐锐为人太过冷淡,只有找全体作画的借口才能让徐锐配合。   那位班长画的人物栩栩如生,甚至人的情绪神态都一清二楚。   要比谢灵画的好得多,徐锐认为这是因为用纸和用笔的不同。   他记得那位班长说过,纸张的好坏,铅笔的软硬精确程度会影响画作的好赖。   徐锐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他这位曾经的年轻班长最后以学习资本情调、崇洋媚外的罪名被纠察队带走。   后来,被人从宿舍里搜出一堆的素描画作,又因为家里有海外关系。最后以叛国罪论处。   这样想着,徐锐猛然看向画画的人。   他一开始见到这人隐秘的欣喜也随之而落。   谢灵也早看到了徐锐,对于徐锐她的印象还是好的,觉得他外冷内热。   可现在,触及这人的眼神,她莫名的不喜欢。   他眼神本本来冷,但看向她的却格外的冷,像是看阶级敌人一般。   这人是什么意思,责怪她?讨厌她?她招惹这人了?没有吧!至于这么冷吗?   这么想着,她的心里莫名一凉。也不再关注对面那人的表情,而是歪过头和左边陈丫子说话。   “丫头,这是你画的?你这跟谁学的啊?”徐兴全看了一会儿,觉得这图虽然简单,但越看越被画里精致巧妙的结构所吸引。   谢灵闻言仿佛有些不好意思,腼腆一笑说道:“叔,这个就是我高中学的,我们高中有美术课。图看着逼真,只是用了一些小技巧,您要是想要,等我回家给您整理整理,然后送过来。”   这丫头他也知道一二,以前她爹经常来这儿请他打家具。前几年谢家修的房子还是他给当大木的。   所以,徐兴全对谢灵的话没有怀疑,在他眼中高中生可是牛的很,会这个也没什么。   不过听谢灵能这么说,对她的印象不禁好了几分,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谢家丫头就是大方,我也不客气。以后你要是还打家具就来我这儿,我给你打,我可比徐老大的手艺好多了。以前,你家的家具就是请我打的。”   谢灵闻言没有拒绝也没有一口答应,而是笑着开口:“以后要是做难得我指定找您,不过一些简单的徐大哥指定做得好,也省的您费心。毕竟,像您这种有名气的大木,没有技术难度的我都不好意思找您。”   “哈哈,你这丫头说得对。以后简单就让老大做,难得再找我。”徐兴全被谢灵说得乐开了花,嘴咧得越发得大。   旁边,徐老大翻了个白眼,嘴里嘀咕:这谢家闺女可真是会说话,之前怎么没看出来。三言两语就把老头子哄的乐开怀。   徐锐向来耳力极佳,当然听到了徐老大的一番嘀咕。   看看正和徐长喜说话的谢灵,嘴角幅度没有变过一毫,眼神清亮看似无害,实则最是让人无懈可击。   配着温柔如水、精致得体的一张脸,只要站在那,谁能抵挡得住呢!   徐锐心里一时酸一时甜,一种说不清的感觉,让他有些无措。   为什么一见到这人,他的情绪就不受自己控制了呢?   徐锐不自觉的看向谢灵。   旁边徐老大顺着他的目光也看向谢灵,突然,笑出声。   “哈哈,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我知道以后该怎么让”说到一半,徐老大反应过来,看是李桂香,松了口气,语气有些不自然,开口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过来了?你家那口子呢。”   “他去仓库放木头了。”李桂香随口回答了他,又一遍问道:“你刚才笑什么?和个神经病一样。”显然,不准备放过徐老大。   徐老大猛地摇摇头:“没有,没有,就是好好地想笑。”废话,那种事他当然不敢乱说。   李桂香有些怀疑:“是吗?看你那一脸贼样?”怎么可能什么事都没有?突然,她想起徐老大刚才看着的方向,刚才谢灵待在那里。   “我告诉你啊,徐老大,你可不能惦记谢灵。别看人现在不上学,那也是文化人。人长的俊,性子还好,以后怎么也得找个城里工人,再不济也得是年轻的劳强户。就你这种条件可不中,一大把年纪了还敢惦记小姑娘。”李桂香越说越愤怒,这徐老大虽是木匠,但也三十好几,虽是独身,儿子却有十岁了。怎么配得上谢灵。   徐老大被这言语惊呆了:“我说李桂香,你想啥子嘞!我徐老大是那种人吗?”   徐老大也是无语,他儿子都十岁了,要找婆娘早就再找了,至于拖到现在吗。   也就能老四能忍得了这婆娘,徐老大懒得和她说话,准备回屋。   谁知道转过身,徐锐就在前面看着他。那眼神,让徐老大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徐锐瞧着他那怂样,没再关注对方,而是对着李桂香开口:“嫂子,谢灵让你们先走吧!谢灵得等一会儿,徐老叔想留她问一些东西。”   说罢,把手里的包裹递给她,说道:“这是谢灵让给你们的,说让你们当午饭吃。她说你回去后要是来得及的话,把秋阳秋月接到你家里,让你照看一下,她回去再接回来。”   李桂香闻言有些犹豫,这谢灵还是她带出来的,现在留她一个人在这儿。后面她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全。   徐锐仿佛能看出她心里想什么,开口说道:“徐老叔人固执,老人家遇到事就想拽着人问个清楚。等一会儿,我去送谢灵。我虽然刚从部队回来,但谢家沟还是认识的。”   徐锐这话,一是解释为什么谢灵不亲自跟李桂香说;二来不要让人担心谢灵的安全问题;最后,他是个军人,并不会让人误会。   李桂香还是犹豫,片刻开口说道:“要不然我留下等等谢灵吧!”   旁边的徐老大知道自己戴罪立功的机会到了,连忙劝她:“李桂香,你这是不放心谁啊!谢家闺女那么大一个人,再说锐子,他可是刚从部队回来,曾经在战场上立过功的军人,有他在,怎么可能有危险。”   就是因为他,她才不放心的好不!这徐锐虽然长的好,但也太凶了,谢灵一个小姑娘能不怕?但一想家里那一堆事,算了,她还是回去吧!   李桂香做了决定也不废话,和两人打了招呼就带着始终沉默没有存在感的陈丫子走了。   院子里除了徐老大和徐锐再没其他人。   自从徐锐回来,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你是不是想和人家姑娘好了?”徐老大突然开口。   “什么好?”徐锐有些疑惑。   徐老大:“那你刚才怎么一直看谢家闺女。”这人刚才看人闺女都看呆了,竟然还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意思,徐老大非常无语,感情徐锐还是个未开窍的,这个白痴。   徐锐面无表情,开口:“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   徐老大:“”这理由很强大,但徐老大就是万分相信这人能做得出来。   徐锐见徐老大脸上的无语,心里嘲讽,这白痴光长了个子,不长脑子。说什么都相信。   刚才的理由当然是徐锐瞎编的,他心里想什么怎么会让别人知道。 第20ç«  耳朵红了   虽然谢灵答应给他整理作图技巧,但徐长喜哪是个耐得住,这不,拉着谢灵在堂屋让她讲讲。   谢灵挑一些基础的说了说,像是房屋的基本形体或是结构零部件等等。   徐兴全做了二十多年的木匠,经常给人设计房屋,自然一点就通。   说了一会儿,徐长喜也知道该让人闺女回去了。   “灵子啊,你说要给我整理作图技巧的,一定不要忘记啊!”徐兴全有些不舍,这闺女通透,不管聊什么都能接上来,跟她说话真是舒服。   谢灵哭笑不得:“您放心吧,我答应您得还能不做?等半个月后我来取家具,正好给您带上。”   “行,别糊弄我老人家就行。”   “你一个大闺女,走在路上也不安全,让锐子送送你吧!”   谢灵也不推辞,对着旁边的徐锐开口:“徐锐同志,你不介意送我一程吧!”谢灵脸上带着笑,眼里却没有半分笑意。她可是记得这人之前看她的眼神呢!不过,冲这人的凶劲儿,那些二流子可不敢招惹。   还不知道怎么招惹她的徐锐有玄不着头脑,为什么谢灵看他的眼神有些冷,明明和徐叔说话的时候那么暖。   不过他本来就打算送她的,当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两人并肩走在路上,谁也不说话,气氛显得有些沉默。   突然左边的徐锐开口:“你的画从哪学的?”   谢灵不知道这人好好问这个干什么,随意开口:“之前说过了吧,跟高中美术老师学的。”   骗人,就高中那两周一节的美术课能把谢灵教的这么专业?他觉得谢灵和顾东和关于握笔、画法都有些像,而顾东和的素描是他小叔请外国美院的教授教的。   县城高中的美术老师可没那本事吧!   看谢灵一脸理所当然的语气,徐锐:真是个小骗子!   不过,他深深地看了谢灵一眼,不再追问这个话题,而是继续开口:“以前我刚入部队时的班长也会素描画法,不过去年他就被迫退伍了,原因他学习资本情调,崇洋媚外。”   谢灵惊讶,随即心里一怒,想起对方之前看他的眼神,义正言辞地开口说道:“你和我说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在警告我?你说你这位解放军同志,明明是学校教我的课,又不是我非要学,却还要赖到我身上。我一个贫农家庭,可不要瞎给我安罪名。”   徐锐:“我不是,我就是想告诉你,你以后不要再对着外人画画。现在上面有些乱,不要被别人当靶子给竖起来。”   谢灵闻言,一下子泄了气,惊讶的看着他,说道:“那你之前那是什么眼神?”还以为对方讨厌她呢,不过听这话也不像啊!   徐锐以为对方知道他一直看她了,难得有些不好意思:“你说多会儿?”   谢灵觉得这同志的语气不对啊,随即打量了他片刻,然后发现对方的耳朵有些红,谢灵纳闷,开口说道:“不就是之前在徐木匠家,你看我那个眼神冷飕飕的,像是要杀人似的。”   被谢灵盯得越发紧张的徐锐:“”我不是,我只是觉得你不该那么鲁莽,不该那么轻易相信人,不该那么慷慨,在那么多人面前轻易展示你的画。   可是他想到,她一个小姑娘再聪明机灵,也不知道上面发生的事儿。   所以这话他不能说,当然以他的性子也说不出那么多话,于是严肃的开口:“你看错了。”   谢灵看他一脸紧张的样子,突然笑了出来,说道:“原来之前你不是讨厌我啊!我就说我又没做啥,你这解放军同志怎么会讨厌我呢!”   我这么美丽单纯的小姑娘,正常男人就算不喜欢,也不能讨厌吧!   谢灵自恋的毛病又发作了,自从来到这里,因为时代环境和原主的性格限制,她只能装作一副温和善解人意的好闺女样儿。   可看到这人一脸严肃闷不吭声的样子,觉得还是可以开开玩笑的。   觉得旁边女人笑的有些诡异的徐锐反驳:“我没有讨厌你。我”   谢灵看男人耳朵越发的红,笑容越发得大:“你怎么了,解放军同志,是不是发现你的耳朵红了。”   由于长期严酷训练和频繁的外出执行任务,徐锐脸上的皮肤呈古铜色,看不出有没有红,不过这耳朵确实明明显显的红透了。   没想到这人看着冷冰冰的,却是个脸皮薄极易害羞的。   谢灵说完这话就快步往前走,她不准备再开口,要不然两人的交流该越界了。   其实,对于这个时代的年轻男女来说早已越界。   而后面,不自觉摸摸耳朵的徐锐:“”准备说些什么,可只看到谢灵的背影。   他闷声不吭大步追上前面的姑娘,不,是女人。   徐锐从见她的第一眼,就觉得她是个女人,而不是个小姑娘。   到了谢家沟村口,两人停下脚步,谢灵先开口说道:“同志,你就送到这儿吧。今天谢谢你了,我就不请你进去喝茶了。我家里没有男人,只有一大两小三个女同志,让你进门恐怕不太方便。”   也许是路上把话说通了,也许是刚开过玩笑,谢灵和男人说话没那么顾忌,话语间熟络了不少。   徐锐只觉得这路走得有点快,两个大队离得有点近,不对,近点才好,就是路走得太快的原因。   等下次了,一定要顾忌谢灵是个女同志,争取走慢点。   事实上完全跟着谢灵的步伐走的徐锐已经忽略了这个事实。   不过,已经走到村口了,徐锐也不会和谢灵一起进去给她招惹是非,只能闷声道:“你走吧!”   谢灵:“”不应该是你走吗?不过这和她没啥关系,于是毫不犹豫的转身回村。   徐锐看着人往里面走去,直到人看不见了,他才离开。   从南理到谢家沟用了半个小时,回去的时候,徐锐只用了十分钟。   徐家   现在是农闲,所以徐家只有几个男人在外面干活,女人没有上工,而是在家里干活。   刘秋苗坐在炕上正在做衣服,虽说小儿子衣服够穿,可她当妈的这么多年没给他做一身,一想起这个她就难受。   下面三个儿媳妇坐在凳子上,大儿媳王英正在缝鞋底,二儿媳陈男和二儿媳刘晓云正在抠玉米。   王英看了看炕上的徐周,笑着开口:“周周这孩子真乖啊,每天静静坐着自己耍,也不烦人。不像磊子,天天吵闹,尤其是前几天还非要和弟弟抢玩具,真是混摸头。”   其实她这话是对弟妹陈男说的,谁让她家大儿子混,非要和他弟换玩具。要不是最后周周也同意换,肯定闹得下不来台。就是不知道她这弟妹昨天晚上哭没哭,可不要以为是她这个当妈的教唆的。   不过,她这话说完,陈男还没接话,坐在上首的婆婆刘秋苗就开口:“这有啥子嘞,都是自家兄弟,换一换没啥。再说,我看换了以后,磊子耍的好,咱周周也喜欢这叫计算机的东西。”   抠玉米的陈男也勉强笑笑,婆婆都这样说了,她说什么也不顶用啊!   同样抠玉米的刘晓云见对面二嫂的脸色不对,眼眶也有些红,心道要糟,赶紧笑着开口:“咱家几个小子各有特点嘞,磊子皮实好动,爱和人耍,拿着小弟给的皮球跟人耍,他耍的最好,放以后啊,肯定是个将军。周周乖巧文静,就喜欢这计算机算数的玩具,在以前那是个读书人呢!”   这话一出,屋里婆媳几个都笑了,刘秋苗表示赞同:“晓云说得对,俩小子都不弱。”   王英听着这话也舒心的很,连陈男的脸色也好看了些,眼里的泪好歹没落下来。   再看看炕上儿子拿着被小弟叫做玩具计算机的东西玩的投入,不自觉的笑了笑,她儿子喜欢就好。要不然都怪她这个当妈的软弱,不能给儿子撑腰。   陈男的这种想法大家都不知道,但都知道她是个什么脾性。性子懦弱敏感,爱多想,要不是陈男没有坏心,大家早就不带搭理她了。   几个女人在这儿说话,院外,徐磊正带着几个孩子在那玩球。   孩子里面,徐磊年龄不是最大,个子也不是最高的,但球是他的。   所以,他非常得意,站在孩子中间,开口说道:“咱们一会儿玩的时候重新变一下规矩。咱们把人分成两队,一会儿,那一队的人谁抢到球,然后把球递给自己队的人,并且把球丢到了指定位置就算哪队赢。”   原本不服气徐磊定规矩的几个小孩儿,听到他说的都十分心动,这样太好玩了,一时跃跃欲试。   徐磊见他们都同意,一时之间更为得意。这可是他小叔说的,还是他磨了很久小叔告诉他。   果然,撒娇才是小孩子的特权,就连小叔这样凶的人都受不了。   徐锐走进院里,几个孩子正打得火热。   他没管孩子,径直进了屋子。正准备换身衣服替他爹干活,就被刘秋苗叫住。   “你这孩子回来也不说一声,过来,我有事跟你说。”要不是她眼尖,还不知道小儿子回来了。   徐锐走上前,开口:“什么事?”   自己的孩子再冷,那也不怕,不过想起这孩子不喜欢接触人的性子。只拽着他的袖子进了里屋。   里屋,几个嫂子都在。   徐锐看见皱眉,除了第一天认人,他就没再和几个嫂子碰面。   徐锐并不喜欢和异性接触!   不过他娘叫他来这儿应该有什么事,所以他没有走。   “你们看咱家老四,长的高,以前当过兵,再过几天又到城里上班了。这条件好啊,你们以后注意注意有啥好姑娘没,有的话就给我说说。”刘秋苗一把年纪,和年轻姑娘坐不到一块。   不过她家媳妇多,让几个嫂子给他注意注意也是一样。   跟三个媳妇说完,又对徐锐开口:“你都二十了,也该张罗相看媳妇了。要不是当兵,说不定你孩子都抱上了。你看你和你三哥出生也就相差前后几分钟的事,他来年孩子就出生了。”   徐锐:不会的,他不当兵也不会有孩子,他不喜欢为什么要有。   以前,他还想过当一辈子光棍的。   不过,这话不能说,于是开口拒绝:“我现在不想这事,以后再说。”   刘秋苗没说话,只是重新做到炕上。然后,哇的一声,开始哭,除了刚开始的时候声音有些大,后面就是小声抽泣。   然后,几个嫂子开始用谴责的目光看着徐锐。明知道咱娘的话不能拒绝,为什么要拒绝。应付一下也是好的呀!   徐锐:“”他能说忘记他娘的大杀器了吗?   徐锐有些无奈,只得开口:“最迟明年,我一定娶亲。”   本来他是不准备透露的,等确定了再告诉家里,可是为了应对他娘只能先承诺这么一句话。   可是,如果那人不答应他,他可能就食言了。   而这句话对刘秋苗简直是天籁之音,她迅速止住哭声,抬起头,擦干净眼泪,说道:“我相信我儿子不会骗他娘的,娘就等着喝你的喜酒。”   对于刘秋苗来说,只要儿子娶媳妇,不管是不是自己找的,只要儿子看上了就行。   至于不好?刘秋苗心里有杆秤,能让她家小儿子看上的姑娘怎么能不好,肯定是千好万好的。   小儿子可不像老二那个糊涂蛋,眼光那么差。只亏的老二媳妇心不坏,要不然老头子早把他们赶出去了。   谢家沟的谢灵不知道徐家的官司,也不知道某个人的想法。   她现在正接了秋阳秋月准备回家。   秋阳秋月嘴上带着笑,见到小姨,两人可高兴了,跑到谢灵面前,一人抱着一条腿。   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拿出手绢给两人擦擦脸上的汗,说道:“出来带手绢了没,看你淋的,也不知道擦擦汗。”   两人拿出自己的小手绢,手绢是谢灵用白色的棉布做得,大小一模一样,为了区分,手绢绣着两人各自的名字。   秋阳:“我们拿了,还擦鼻涕了。”   秋月:“啊,我忘了我拿了,不过桂香婶婶给了我一些纸,让我擦的,我的衣服上没有,干净的。”   谢灵对着两个孩子笑了笑,然后看向李桂香的目光带了感激:“嫂子,真是麻烦你了今天,她家没给你添麻烦吧!”   李桂香在一旁摆摆手,强制按住想往外跑的两个小子,说道:“秋阳秋月都是乖巧的,哪能添麻烦。她俩在家一直和我这俩小子耍,耍的好着呢。以后也让她俩出来,你来我家学花样的时候,就让她俩跟着我家小子。”   谢灵点点头,高兴的说道:“这样好着呢,栓子和根生活泼得很,我也想让她俩耍耍。”   旁边栓子拍拍胸口,开口了:“以后就让秋阳秋月跟着我,认我做大哥,我带她俩耍,其他人不敢欺负他们。”   栓子今年七岁,长的高壮,带着六岁的根生,兄弟俩在谢家沟一群小孩子前面称王称霸。   不过,有李桂香的约束,俩小子倒是没有闯大祸。   谢灵没觉得两个人会带坏秋阳秋月,而且看秋阳秋月亮晶晶的渴望的眼睛,她开口说道:“栓子是个好哥哥。以后,秋阳秋月就跟着栓子哥耍。”   和李桂香聊了一会儿,看天不早了,谢灵带着两个闺女离开李家。 第21ç«  宣传队   十月多,地里的活没有多少,大家也只是伺候一下各家自留地里少量的蔬菜。-   这时候,队里各家的自留地都种的是粮食,比如玉米。现在连填饱肚子都不行,谁还管营养均衡呢。   所以,自留地里大家只会在收完玉米后,把萝卜和白菜种上,等到快入冬的时候收起来。   等到了冬天,配着土豆一起当做菜吃。   不过这是条件好一些的人家,更多的则是把萝卜和白菜甚至包括青菜都悄悄的卖出去,卖给城里人,换挟和票。   自家就吃冬天腌的黄菜。   这里的人普遍爱吃醋,黄菜一股酸味,大家也爱吃的。可是要吃一冬天还真受不了,尤其是吃多了还会烧胃。   那种感觉可真是难受极了。   秋阳秋月最是明白那种难受了,因为一到冬天,她们大多吃的就是黄菜。尤其是王娣来为了省粮食,给她们俩个吃的最差。   有时候,只有黄菜可以吃,至于饭是没有的。   那个时候,谢静为了闺女,会跟婆婆顶嘴,但是王娣来十分有理,说两个丫头不上工,又是丫头,吃那么多干什么。家里穷,可没有那么多粮食吃。   谢灵也许是说不过婆婆,也许也是觉得自己生了闺女低了一头,每到那时,只会默默的把自己的玉米疙瘩分给两人。   秋阳秋月记得娘的,记得娘把饭给她们。也记得她娘总让她们勤快点,让她们让着哥哥,让着弟弟。   可是,哥哥弟弟都叫啥来着?她们忘记了。   娘呢?娘没有忘记,娘去哪了?   秋阳突然问旁边的谢灵:“小姨,娘怎么一直不来?她不来看我们呀!”   正在给萝卜浇水的谢灵闻言顿住,片刻她举起不太脏的左手摸摸秋阳的头,温和地开口问道:“秋阳想娘了吗?”   秋阳有些想娘了,她想让娘来这里过,这里可好了。   所以,她点点头,说道:“小姨,我想娘了,还想让娘也一直住在这里。就像小姨和我和妹妹说的一样,咱们一起生活。不用再被奶骂。”   谢灵心里叹息,王娣来给姐妹俩的阴影太深了,还有大姐。她当初那样顺着婆婆不知道是对是错,明明谢家也是两个闺女,谢爸谢妈十分疼爱姐妹俩。   而谢静长在这样的家庭下,嫁了人,却因为生了两个闺女而选择向婆婆低头,就算亏待了自己闺女。   谢静做得最出格的恐怕就是临终前让妹妹把两个闺女接回谢家。   可能,她心中一直明白,徐家靠不住,婆婆靠不住,自己选的老实丈夫也靠不住。   最后竟只能依靠内向的妹妹。   她不知道怎么评判这位大姐,只是逝者已去,她不能再追究这些是非。   看着秋阳稚嫩的小脸,罕见的说不出口,可是她们来谢家已经十几天,事情到底要说开。   “秋阳娘就是我姐姐,连同我爹我娘就是你们的姥姥姥爷都去了同一个地方。他们不会再回来。”谢灵以往演戏的时侯嘲笑这些话很幼稚,骗小孩子,可轮到她,她只能这么说。   一旁秋月也停下浇水,问谢灵:“小姨,娘和姥姥姥爷是死了吗?死就是再也不回来了吗?”   她听奶和其他人说过的,娘是死了。奶还骂她和姐姐是克星,可她不知道它们什么意思。   谢灵有些愤怒,她知道再怎么做也拦不住别人的嘴,只能给俩孩子讲清楚,让她们不要被外界困扰。   谢灵看着两个孩子,说着话,声音特别的温柔:“以后不要对别人说死这个字,可以用过世代替。因为死这个字不礼貌,我们秋阳秋月是礼貌的好孩子。   她们是过世了,就是再也回不来了。”   秋阳秋月听了都有些难过,她们再也不回来了,难道不来看秋阳秋月了吗?   秋阳想了想问:“小姨,姥姥姥爷和娘是在一起吗?”   “对的,她们一起。姥姥姥爷是姐姐她爹娘,一定会照顾好她,姐姐也会孝顺姥姥姥爷。就像我对秋阳秋月好,秋阳秋月也会帮我做事,孝顺我一样。”谢灵说着,指了指这块地,又说道:“就像秋阳秋月帮小姨给萝卜浇水,咱们三个人一起,比小姨一个人快多了,你们给小姨减轻了负担。”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果然,两个人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到萝卜上来。   地里的萝卜已经冒头,配着萝卜上面的绿叶显得葱葱郁郁,显得十分有生机。   秋阳秋月每天除了早晚谢灵给它们浇水的时间,她们闲了也要来看一看。   看看它们的绿叶,看看它们的身体长了没。   反正两人对它们比大人还上心,因为谢灵说了,这些地里的萝卜和白菜一样,都不卖,留着准备到冬天自己吃。   至于用芥子腌的黄菜,谢灵却没有准备。   三人把水浇了,日头才慢慢上来。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去把手洗了。在谢灵的教导下,秋阳秋月对于洗手也变得耐心起来,手心手背,指头缝和手指甲都搓的干干净净。   洗完各自拿自己的小手绢擦擦。   这时,谢灵就会夸赞她们,说她们是好孩子,爱干净。   两个人都特别高兴,越发的表现起来。   手绢叠的整整齐齐放在上衣的兜里。   两个闺女秋阳高一点胖一点,谢灵拿劳动布给她做了一件藏蓝色的套头衬衫,衬衫左右两边各一个兜,领口处缝着暗红色的小圆领,显得淑女不少。   裤子则是黑色宽松型的,看着和大队里其他孩子穿的差不多。但穿着就是好看。   秋月瘦弱一些,也比姐姐白一些。谢灵便给她缝制红色的上衣,领子也是藏蓝色的。   裤子和姐姐的一样。   至于两人穿的鞋子也是谢灵精心准备。黑色方口布鞋做得十分精致,因为时代关系,两人鞋面上分别用蓝线绣着麦穗和玉米。   两人来谢家后,谢灵就把两人的头发剪短。因为之前的头发又黄又稀,干脆给两人剪掉以后慢慢长。   两人现在院子里,穿着一身合适的衣服,头发短短的,脸上有了些肉,也不再发黄。   看着好看极了,谢灵心里满意。不管什么处境下,人都要在最大的程度上让自己过的精致。   秋月的领子有些歪,谢灵上前给她整理好。秋阳有学有样也拽拽自己的领子,结果本来不歪的领子也被她弄乱了。   谢灵摇摇头,笑了笑,也给姐姐整理一下,开口说着:“棉布太软,做领子容易歪。可是对皮肤好,真是个艰难的抉择。”   秋月拽着谢灵的裤脚,依偎在她身旁:“可是这样好看,小姨不要把可爱的领子拆了。我一定多多看着它,出门前整理仪容仪表。”   谢灵点点她的头,说着:“小姨不会给你们拆了的,就你精。”   说罢,抓着两个人的手出门。   大队里,只是几天时间。   墙上刷的标语就变了,原来是“学启东,超扬中,誓夺稻麦亩产一千斤”的标语被公社的宣传干事给冲掉。   换成“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突出宣传“四个念念不忘”:念念不忘阶级斗争,念念不忘无产阶级专政,念念不忘突出政治,念念不忘高举   大字变了,队里人倒没多大反应,因为好些人根本不认字。而他们庄稼汉子的饭都吃不上,对于这些字真没多大热情。   不过,以后就不一定了。   戏台子前面的空地上,谢云云和她娘站在一起,指着墙上的标语,语气带着鄙夷,大声说着:“这些标语太少了,像我们学校,县城街道里的标语更多更全面,精神建设更彻底。   在县城供销社买东西,你要不说关注群众生活,人家根本不卖你。”   谢云云她娘李桃花十分骄傲,站在一旁附和闺女的话:“上次云云带我去县城,我根本不会说,人服务员根本不搭理我。还是我闺女厉害,说了个什么向人民负责,人家那服务员就说了个为人民服务,然后就让我闺女买了。”   一旁聚着三三两两的人,听得也是十分投入。   谢家沟离公社近,买东西也是去公社买,一年还不去县城一回。   对于谢云云说得县城是个什么样,大家都很好奇。   “这城里人有文化就是不一样,还得来两句话才能买。”   “城里街道那标语,城里人都能看懂吗?她们刷那么多字真浪费,这又不能当饭吃。”   谢云云听见这话直皱眉,非常鄙视这婶子的思想觉悟,于是言辞激烈的开口说道:“人家这是像主席学习,坚决拥护人民,拥护工农阶级。婶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可以一天不吃饭,但不可以一天不学□□语录。”   刚走过来的谢灵就听到谢云云最后一句话,她嘴角抽了抽,十分无语。   “这话说得好!”说话的是公社的一位宣传干部。   他是和谢家沟队长原跃进一起过来的,本来发愁怎么搞宣传。   没想到这乡下还有思想觉悟这么高的女同志。   公社干事穿着一身黑色的工作装,走到谢云云面前,握住她的手,开口说道:“请问你是哪位同志?你真是位好同志啊!”   谢云云有些懵,她就是想跟队里的泥腿子们吹一吹,可没大想过在大人物面前露脸啊!   不过,她得挺住,要不然别人觉得她说谎怎么办,硬生生的挤出几丝笑容,开口介绍自己:“我是谢云云,是县城高中的学生。”   公社干事又对她高看一眼,以前他是不觉得一个乡下的高中生有啥子,但是现在不同,那县城中学zf兵团的名声他可听说过。   看这位女同志的思想觉悟肯定是兵团里的同志。   所以,干事的态度更加友善,笑着对一旁的原跃进开口:“原大队长说找不到人,这不就是合适的人选吗?我相信在谢云云同志的带领下,谢家沟大队的宣传队一定越办越好。”   原跃进心中苦笑,他本来是想推辞的,这上面有啥子乱头,都不干咱庄稼汉子的事,可没想到,唉,云云这丫头冒头了。   可他要是再拒绝,说不定人该给我安罪名了。   原跃进笑了出来,对干事开口:“只怪云云这丫头一直在学校,我忘记了有这么个好同志!不过啊,这丫头一直在城里上学,城里事情多,她一个人也撑不起来,还得再找几个人。”   公社干事对他这个态度非常满意,点点头:“那是应该的,光杆司令肯定不行。你们大队还有没有认识字思想觉悟又高的同志了。   尤其是年轻同志,有激情,有活力,肯定能把这宣传工作搞起来。”   谢云云站在一旁还是懵懵的,这是怎么了,我不就吹个牛,然后就被公社干部给看重了,还想让我当队长?   难道以前的不出众没别人好看没别人成绩好,只是老天给自己的磨练,而她谢云云真正的成功之路是从谢家沟开始?   处在一片畅想中的谢云云猛然被一句话惊醒。   “干事同志,我也十分想加入谢家沟宣传队,为公社为大队做贡献。”谢灵说道。   “这位是?”公社干事看了看说话的女同志,发现这位女同志比刚才那位谢同志还要出众。不管是长相,还是精神头。   “我是谢家沟的谢灵,也在上高中。虽然现在没去学校,但县教育部批准我可以参加明年的毕业考,通过后同样可以拿到毕业证。   我虽然在家里,但十分敬佩那些为人民群众服务的同志。我也想发挥自己的光热,为谢家沟做出自己的贡献。”   公社干事有些好奇,眼神示意原跃进。   原跃进立刻介绍:“灵灵为了照顾两个外甥女主动就在家里,父母大姐都是先进个人,她也是高中生。”既然宣传队是不得不办,原跃进当然选择谢灵,灵灵总比谢云云那丫头靠谱。   公社干事觉得这两个女同志都是好的,不过想着谢云云一直在县里学校,还是zf兵团的人,弄不好还看不上这大队宣传队长。   而谢灵这位同志,家庭成分好,态度积极主动,思想觉悟也高,让她担任也是十分合适的。   最终,干事选择了谢灵作为宣传队的队长,而谢云云也是副队长。   送走干事,原跃进了了一份心事,队里气氛也轻松起来。   他简单说了一下大队成立宣传队的事情,强调这件事非常重要,上面的干部非常重视。而宣传队的人都有工分和其他福利,队长最多,其他人次之。   队里的人也没有反对,毕竟刚才可是有公社干事来过问这事,都不是没眼色的。   只不过大家对谢灵和谢云云就十分羡慕了,早知道有好处,就应该让自家闺女或者儿子出头的,可是后悔也晚了,人都走了。   原跃进说罢让谢灵说几句,谢灵也不怯场,放开秋阳秋月的手,大大方方的走到台上,大声开口:“大家都是乡里乡亲,也都是我的长辈,我就不说其他。只说着宣传队,宣传队主要招年轻人,不会固定人员,大家也不要着急,我会尽量让大家都有机会。”   谢灵这个决定让下面的人无话可说,哪家都能轮到,自家也能得点工分,总比都让别人拿了好。   一旁原跃进看见这一幕满意得直点头,让这丫头当也不错,会做人,理智又不失果断。   在乡下,把乡亲们搞定了比什么都强。   谢灵站在台上,能看到众人的神色,比之前要好多了。   她心里很满意,她主动站出来担任这宣传队队长只是因为不想让人把谢家沟整的乱起来。   宣传是一把刀,如果握它的人行为激进,那整个大队的人也会被它带偏。   她谁也不放心,既然这样,那她就自己上。   至于谢云云的不满,她选择无视。   “谢灵,你有没有听我说话,你真是厚脸皮,竟然自荐。明明人干事是想让我”谢云云很不满,谢灵简直就是她的克星,一遇到她就没好事。   谢灵接着她的话:“想让你干嘛?进宣传队,你现在不是副队长了吗?”   调侃她几句,谢灵神色严肃起来,开口:“谢云云,你问问你自己,要是当上这个队长,你会先做什么?”   宣传队能得工分和福利,还不用下地受累,对于队里各家简直就是白得一份钱。这样的好处谁不想要。   谢云云理直气壮:“当然是先让她们报名,然后由我挑选能进宣传队的人。”   谢灵直接嘲笑她:“然后呢?各家争来争去,谁也不服谁,然后你把人都得罪了,什么时候才能确定人选。”   谢云云哑口无言,想起谢灵的办法,确实是最好的。   没等她说话,谢灵又开口:“你还是好好上你的学,别把你在学校的事情扯到谢家沟,谢家沟的一些事你也别管。像你说的,一个是乡下,一个是城里,不一样的。我们地里刨食就好,也不跟人争个长短。”   谢云云不知道说什么,简直被谢灵给整蒙了,这谢灵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的。   谢灵也不管她想什么,拉着两个闺女的手准备走。   随即想起什么,脚步一顿,又说:“谢云云,你还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我俩一起上厕所。我跟你抱怨了一句,数学老师一直叫咱们干活,我不想去,只想早点回家。   后来数学老师就把我叫出去骂了我一顿,然后礼拜天不让我回家,只罚我写作业。   我记得当时厕所没有别人,只有咱俩。”   谢云云被她说得整个脸都红了,她说道:“我,当时。”   谢灵摆摆手,开口:“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别牵连了谢家沟。   谢灵说完这话不再停顿直接走了。 第22ç«  送家具   越是动荡时期,人心越复杂,像谢云云这样想法简单说话不经大脑、经不起煽动的蠢货最容易惹祸。   她自己惹祸就算了,关键大家都姓谢,一个祖宗出身。   要不然谢灵也不会管她的死活。   她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只是因为谢云云没有踩到她的底线。   而今天,对于宣传队这件事她真是没有想到,只不过恰巧听到了,她当即反应过来决定把它抓在手中。   正好趁早定下,要不然等后面他们慢慢考虑时,大家一定不会让她一个小姑娘管着宣传队。   至于掌管宣传队之后的事,她心里大约有了个想法,现在先不急。   这些天她忙着让两个闺女适应谢家的生活,又跟着李桂香学花样,前些天去南理送木材等等零零碎碎的事。   本来早就想着去公社的供销社买点东西的,却一直没有空闲的时间。   今天,却是个好天气,正好去公社看看,再晚忙起来就没时间了。   谢灵牵着秋阳秋月走在路上。   不远处,徐锐正站在谢家门口。   他早已看到了谢灵,手牵着两个小孩儿,三人穿着相同样式的衣服裤子布鞋,看着倒像是三姐妹。   不过,他知道那俩是她的外甥女。   小孩子他没有在意,只专注的盯着谢灵看。   这人几天没见,他就想来看看了。   与此同时,谢灵也瞧见了自家门口站着一个男人。   她先是一惊,自家这儿偏远得很,好好的怎么有人。不过大白天的,也做不了坏,她牵着两个闺女的手快步走进,一瞧结果发现是徐锐。   她心里松了一口气,瞪了徐锐一眼,对他说道:“你怎么在这儿?”   徐锐开口:“我来送家具。”其实送家具是顺便,主要是来看看谢灵。   他知道谢灵一个人带着两个外甥女住,生活肯定有许多不方便,他可以来看看,帮帮忙。   谢灵惊讶:“这么快就做好了?”不对啊,现在的木匠可不是后世,现在打家具都不用钉子,慢的很。   不过,谢灵瞧瞧左右,问徐锐:“那家具呢?就你一个人在这儿,你怎么来的?而且”家具是你送?你很闲啊?   徐锐闷声开口:“我在这儿等你。柜子被我放在你家房背后。”   房背后?谢灵:“走吧,咱们去拿柜子。怎么能放在那个地方?万一”   “不会被人看到,到你家房背后只有一条路,必须得路过你家。”我会看见。不会被偷,更不会被别人看见我来你家。   虽然这人说话少,闷闷的,谢灵却是懂了。   不过,谢灵就想逗逗这人,于是郁闷的开口:“那你呢,你在我家门口,虽说我家这儿偏远不会有人来,那万一有人看到你在我家门口怎么办?虽然你是解放军同志,可是别人不知道啊,要是被人看到了,咱俩可就说不清了。”   徐锐紧张了,看到谢灵脸色不好,有些着急的开口解释:“离得远我不会让人注意到我的,离得近我已经走开了。”   谢灵能注意到他,是因为他先看见了谢灵,然后特意让她看到的。   如果他不想让人注意到,谁也注意不到他,就是敌方最厉害的侦查兵也不行。   一个冷冰冰的大个子这样紧张的看着你,嘴里慌张的解释。   谢灵觉得这种感觉非常爽。   所以,她非常以及十分大方的原谅这个不请自来的男人。   谢灵两边的秋阳秋月看到徐锐,对这个冷脸的叔叔非常害怕,只开始叫了一声叔叔,就依偎到谢灵怀里,不说话了。   谢灵把家门打开,让秋阳秋月进去。   “你们先在家待着,小姨跟叔叔去取家具,马上回来。”谢灵温柔的对着秋阳秋月开口。   见秋阳秋月点头,谢灵摸摸两人的头。   转身看到徐锐还呆呆的站着,姿势也没变一下。   她心里腹诽,这家伙怕不是冷而是呆吧!   “走吧,带我去看看你放哪了?”   徐锐带谢灵走到谢家的房背后,谢灵看到的就是一辆大岗子自行车。   而车的后座上一个 生的表情,神色自然的回答老爹的话:“人家闺女画图纸画得跟真的似的,我就想看看人家咋画的。”   徐兴全惊讶地问道:“谁啊?”一个闺女画图纸?这听着咋这么假呢!不是他看不起女的,而是现在也没有个女木匠吧!   徐老大看出徐长喜的不信,也不多说。   而是征求谢灵的意见,看可不可以让他爹看看,毕竟是人家姑娘画的。   见谢灵点头,徐老大拿起木板上的纸让徐长喜看。   只见纸上是一个还没勾勒完成的橱柜,橱柜样式创新,粗看没什么,但细看就能感觉到这橱柜的精致。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让徐兴全惊讶的是里面图纸的结构层次性,比他画的好多了。   徐锐跟着徐兴全进来,就站在徐长喜的身旁,自然而然的看到了纸上的铅笔画。   这种画法他见过的,他刚入部队时的班长就会用铅笔作画。回到宿舍,经常拿着铅笔架着木板抹抹画画。   后来,他们不是一个班了。   但有一次,那个班长把以前班的人集中起来,给全班同志画了全身像。   当然,徐锐不知道那位班长最想给他作画,就因为班长认为徐锐的伤疤配上他的表情有一种禁欲和堕落的美感。   可惜,徐锐为人太过冷淡,只有找全体作画的借口才能让徐锐配合。   那位班长画的人物栩栩如生,甚至人的情绪神态都一清二楚。   要比谢灵画的好得多,徐锐认为这是因为用纸和用笔的不同。   他记得那位班长说过,纸张的好坏,铅笔的软硬精确程度会影响画作的好赖。   徐锐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他这位曾经的年轻班长最后以学习资本情调、崇洋媚外的罪名被纠察队带走。   后来,被人从宿舍里搜出一堆的素描画作,又因为家里有海外关系。最后以叛国罪论处。   这样想着,徐锐猛然看向画画的人。   他一开始见到这人隐秘的欣喜也随之而落。   谢灵也早看到了徐锐,对于徐锐她的印象还是好的,觉得他外冷内热。   可现在,触及这人的眼神,她莫名的不喜欢。   他眼神本本来冷,但看向她的却格外的冷,像是看阶级敌人一般。   这人是什么意思,责怪她?讨厌她?她招惹这人了?没有吧!至于这么冷吗?   这么想着,她的心里莫名一凉。也不再关注对面那人的表情,而是歪过头和左边陈丫子说话。   “丫头,这是你画的?你这跟谁学的啊?”徐兴全看了一会儿,觉得这图虽然简单,但越看越被画里精致巧妙的结构所吸引。   谢灵闻言仿佛有些不好意思,腼腆一笑说道:“叔,这个就是我高中学的,我们高中有美术课。图看着逼真,只是用了一些小技巧,您要是想要,等我回家给您整理整理,然后送过来。”   这丫头他也知道一二,以前她爹经常来这儿请他打家具。前几年谢家修的房子还是他给当大木的。   所以,徐兴全对谢灵的话没有怀疑,在他眼中高中生可是牛的很,会这个也没什么。   不过听谢灵能这么说,对她的印象不禁好了几分,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谢家丫头就是大方,我也不客气。以后你要是还打家具就来我这儿,我给你打,我可比徐老大的手艺好多了。以前,你家的家具就是请我打的。”   谢灵闻言没有拒绝也没有一口答应,而是笑着开口:“以后要是做难得我指定找您,不过一些简单的徐大哥指定做得好,也省的您费心。毕竟,像您这种有名气的大木,没有技术难度的我都不好意思找您。”   “哈哈,你这丫头说得对。以后简单就让老大做,难得再找我。”徐兴全被谢灵说得乐开了花,嘴咧得越发得大。   旁边,徐老大翻了个白眼,嘴里嘀咕:这谢家闺女可真是会说话,之前怎么没看出来。三言两语就把老头子哄的乐开怀。   徐锐向来耳力极佳,当然听到了徐老大的一番嘀咕。   看看正和徐长喜说话的谢灵,嘴角幅度没有变过一毫,眼神清亮看似无害,实则最是让人无懈可击。   配着温柔如水、精致得体的一张脸,只要站在那,谁能抵挡得住呢!   徐锐心里一时酸一时甜,一种说不清的感觉,让他有些无措。   为什么一见到这人,他的情绪就不受自己控制了呢?   徐锐不自觉的看向谢灵。   旁边徐老大顺着他的目光也看向谢灵,突然,笑出声。   “哈哈,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我知道以后该怎么让”说到一半,徐老大反应过来,看是李桂香,松了口气,语气有些不自然,开口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过来了?你家那口子呢。”   “他去仓库放木头了。”李桂香随口回答了他,又一遍问道:“你刚才笑什么?和个神经病一样。”显然,不准备放过徐老大。   徐老大猛地摇摇头:“没有,没有,就是好好地想笑。”废话,那种事他当然不敢乱说。   李桂香有些怀疑:“是吗?看你那一脸贼样?”怎么可能什么事都没有?突然,她想起徐老大刚才看着的方向,刚才谢灵待在那里。   “我告诉你啊,徐老大,你可不能惦记谢灵。别看人现在不上学,那也是文化人。人长的俊,性子还好,以后怎么也得找个城里工人,再不济也得是年轻的劳强户。就你这种条件可不中,一大把年纪了还敢惦记小姑娘。”李桂香越说越愤怒,这徐老大虽是木匠,但也三十好几,虽是独身,儿子却有十岁了。怎么配得上谢灵。   徐老大被这言语惊呆了:“我说李桂香,你想啥子嘞!我徐老大是那种人吗?”   徐老大也是无语,他儿子都十岁了,要找婆娘早就再找了,至于拖到现在吗。   也就能老四能忍得了这婆娘,徐老大懒得和她说话,准备回屋。   谁知道转过身,徐锐就在前面看着他。那眼神,让徐老大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徐锐瞧着他那怂样,没再关注对方,而是对着李桂香开口:“嫂子,谢灵让你们先走吧!谢灵得等一会儿,徐老叔想留她问一些东西。”   说罢,把手里的包裹递给她,说道:“这是谢灵让给你们的,说让你们当午饭吃。她说你回去后要是来得及的话,把秋阳秋月接到你家里,让你照看一下,她回去再接回来。”   李桂香闻言有些犹豫,这谢灵还是她带出来的,现在留她一个人在这儿。后面她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全。   徐锐仿佛能看出她心里想什么,开口说道:“徐老叔人固执,老人家遇到事就想拽着人问个清楚。等一会儿,我去送谢灵。我虽然刚从部队回来,但谢家沟还是认识的。”   徐锐这话,一是解释为什么谢灵不亲自跟李桂香说;二来不要让人担心谢灵的安全问题;最后,他是个军人,并不会让人误会。   李桂香还是犹豫,片刻开口说道:“要不然我留下等等谢灵吧!”   旁边的徐老大知道自己戴罪立功的机会到了,连忙劝她:“李桂香,你这是不放心谁啊!谢家闺女那么大一个人,再说锐子,他可是刚从部队回来,曾经在战场上立过功的军人,有他在,怎么可能有危险。”   就是因为他,她才不放心的好不!这徐锐虽然长的好,但也太凶了,谢灵一个小姑娘能不怕?但一想家里那一堆事,算了,她还是回去吧!   李桂香做了决定也不废话,和两人打了招呼就带着始终沉默没有存在感的陈丫子走了。   院子里除了徐老大和徐锐再没其他人。   自从徐锐回来,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你是不是想和人家姑娘好了?”徐老大突然开口。   “什么好?”徐锐有些疑惑。   徐老大:“那你刚才怎么一直看谢家闺女。”这人刚才看人闺女都看呆了,竟然还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意思,徐老大非常无语,感情徐锐还是个未开窍的,这个白痴。   徐锐面无表情,开口:“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   徐老大:“”这理由很强大,但徐老大就是万分相信这人能做得出来。   徐锐见徐老大脸上的无语,心里嘲讽,这白痴光长了个子,不长脑子。说什么都相信。   刚才的理由当然是徐锐瞎编的,他心里想什么怎么会让别人知道。 第20ç«  耳朵红了   虽然谢灵答应给他整理作图技巧,但徐长喜哪是个耐得住,这不,拉着谢灵在堂屋让她讲讲。   谢灵挑一些基础的说了说,像是房屋的基本形体或是结构零部件等等。   徐兴全做了二十多年的木匠,经常给人设计房屋,自然一点就通。   说了一会儿,徐长喜也知道该让人闺女回去了。   “灵子啊,你说要给我整理作图技巧的,一定不要忘记啊!”徐兴全有些不舍,这闺女通透,不管聊什么都能接上来,跟她说话真是舒服。   谢灵哭笑不得:“您放心吧,我答应您得还能不做?等半个月后我来取家具,正好给您带上。”   “行,别糊弄我老人家就行。”   “你一个大闺女,走在路上也不安全,让锐子送送你吧!”   谢灵也不推辞,对着旁边的徐锐开口:“徐锐同志,你不介意送我一程吧!”谢灵脸上带着笑,眼里却没有半分笑意。她可是记得这人之前看她的眼神呢!不过,冲这人的凶劲儿,那些二流子可不敢招惹。   还不知道怎么招惹她的徐锐有玄不着头脑,为什么谢灵看他的眼神有些冷,明明和徐叔说话的时候那么暖。   不过他本来就打算送她的,当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两人并肩走在路上,谁也不说话,气氛显得有些沉默。   突然左边的徐锐开口:“你的画从哪学的?”   谢灵不知道这人好好问这个干什么,随意开口:“之前说过了吧,跟高中美术老师学的。”   骗人,就高中那两周一节的美术课能把谢灵教的这么专业?他觉得谢灵和顾东和关于握笔、画法都有些像,而顾东和的素描是他小叔请外国美院的教授教的。   县城高中的美术老师可没那本事吧!   看谢灵一脸理所当然的语气,徐锐:真是个小骗子!   不过,他深深地看了谢灵一眼,不再追问这个话题,而是继续开口:“以前我刚入部队时的班长也会素描画法,不过去年他就被迫退伍了,原因他学习资本情调,崇洋媚外。”   谢灵惊讶,随即心里一怒,想起对方之前看他的眼神,义正言辞地开口说道:“你和我说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在警告我?你说你这位解放军同志,明明是学校教我的课,又不是我非要学,却还要赖到我身上。我一个贫农家庭,可不要瞎给我安罪名。”   徐锐:“我不是,我就是想告诉你,你以后不要再对着外人画画。现在上面有些乱,不要被别人当靶子给竖起来。”   谢灵闻言,一下子泄了气,惊讶的看着他,说道:“那你之前那是什么眼神?”还以为对方讨厌她呢,不过听这话也不像啊!   徐锐以为对方知道他一直看她了,难得有些不好意思:“你说多会儿?”   谢灵觉得这同志的语气不对啊,随即打量了他片刻,然后发现对方的耳朵有些红,谢灵纳闷,开口说道:“不就是之前在徐木匠家,你看我那个眼神冷飕飕的,像是要杀人似的。”   被谢灵盯得越发紧张的徐锐:“”我不是,我只是觉得你不该那么鲁莽,不该那么轻易相信人,不该那么慷慨,在那么多人面前轻易展示你的画。   可是他想到,她一个小姑娘再聪明机灵,也不知道上面发生的事儿。   所以这话他不能说,当然以他的性子也说不出那么多话,于是严肃的开口:“你看错了。”   谢灵看他一脸紧张的样子,突然笑了出来,说道:“原来之前你不是讨厌我啊!我就说我又没做啥,你这解放军同志怎么会讨厌我呢!”   我这么美丽单纯的小姑娘,正常男人就算不喜欢,也不能讨厌吧!   谢灵自恋的毛病又发作了,自从来到这里,因为时代环境和原主的性格限制,她只能装作一副温和善解人意的好闺女样儿。   可看到这人一脸严肃闷不吭声的样子,觉得还是可以开开玩笑的。   觉得旁边女人笑的有些诡异的徐锐反驳:“我没有讨厌你。我”   谢灵看男人耳朵越发的红,笑容越发得大:“你怎么了,解放军同志,是不是发现你的耳朵红了。”   由于长期严酷训练和频繁的外出执行任务,徐锐脸上的皮肤呈古铜色,看不出有没有红,不过这耳朵确实明明显显的红透了。   没想到这人看着冷冰冰的,却是个脸皮薄极易害羞的。   谢灵说完这话就快步往前走,她不准备再开口,要不然两人的交流该越界了。   其实,对于这个时代的年轻男女来说早已越界。   而后面,不自觉摸摸耳朵的徐锐:“”准备说些什么,可只看到谢灵的背影。   他闷声不吭大步追上前面的姑娘,不,是女人。   徐锐从见她的第一眼,就觉得她是个女人,而不是个小姑娘。   到了谢家沟村口,两人停下脚步,谢灵先开口说道:“同志,你就送到这儿吧。今天谢谢你了,我就不请你进去喝茶了。我家里没有男人,只有一大两小三个女同志,让你进门恐怕不太方便。”   也许是路上把话说通了,也许是刚开过玩笑,谢灵和男人说话没那么顾忌,话语间熟络了不少。   徐锐只觉得这路走得有点快,两个大队离得有点近,不对,近点才好,就是路走得太快的原因。   等下次了,一定要顾忌谢灵是个女同志,争取走慢点。   事实上完全跟着谢灵的步伐走的徐锐已经忽略了这个事实。   不过,已经走到村口了,徐锐也不会和谢灵一起进去给她招惹是非,只能闷声道:“你走吧!”   谢灵:“”不应该是你走吗?不过这和她没啥关系,于是毫不犹豫的转身回村。   徐锐看着人往里面走去,直到人看不见了,他才离开。   从南理到谢家沟用了半个小时,回去的时候,徐锐只用了十分钟。   徐家   现在是农闲,所以徐家只有几个男人在外面干活,女人没有上工,而是在家里干活。   刘秋苗坐在炕上正在做衣服,虽说小儿子衣服够穿,可她当妈的这么多年没给他做一身,一想起这个她就难受。   下面三个儿媳妇坐在凳子上,大儿媳王英正在缝鞋底,二儿媳陈男和二儿媳刘晓云正在抠玉米。   王英看了看炕上的徐周,笑着开口:“周周这孩子真乖啊,每天静静坐着自己耍,也不烦人。不像磊子,天天吵闹,尤其是前几天还非要和弟弟抢玩具,真是混摸头。”   其实她这话是对弟妹陈男说的,谁让她家大儿子混,非要和他弟换玩具。要不是最后周周也同意换,肯定闹得下不来台。就是不知道她这弟妹昨天晚上哭没哭,可不要以为是她这个当妈的教唆的。   不过,她这话说完,陈男还没接话,坐在上首的婆婆刘秋苗就开口:“这有啥子嘞,都是自家兄弟,换一换没啥。再说,我看换了以后,磊子耍的好,咱周周也喜欢这叫计算机的东西。”   抠玉米的陈男也勉强笑笑,婆婆都这样说了,她说什么也不顶用啊!   同样抠玉米的刘晓云见对面二嫂的脸色不对,眼眶也有些红,心道要糟,赶紧笑着开口:“咱家几个小子各有特点嘞,磊子皮实好动,爱和人耍,拿着小弟给的皮球跟人耍,他耍的最好,放以后啊,肯定是个将军。周周乖巧文静,就喜欢这计算机算数的玩具,在以前那是个读书人呢!”   这话一出,屋里婆媳几个都笑了,刘秋苗表示赞同:“晓云说得对,俩小子都不弱。”   王英听着这话也舒心的很,连陈男的脸色也好看了些,眼里的泪好歹没落下来。   再看看炕上儿子拿着被小弟叫做玩具计算机的东西玩的投入,不自觉的笑了笑,她儿子喜欢就好。要不然都怪她这个当妈的软弱,不能给儿子撑腰。   陈男的这种想法大家都不知道,但都知道她是个什么脾性。性子懦弱敏感,爱多想,要不是陈男没有坏心,大家早就不带搭理她了。   几个女人在这儿说话,院外,徐磊正带着几个孩子在那玩球。   孩子里面,徐磊年龄不是最大,个子也不是最高的,但球是他的。   所以,他非常得意,站在孩子中间,开口说道:“咱们一会儿玩的时候重新变一下规矩。咱们把人分成两队,一会儿,那一队的人谁抢到球,然后把球递给自己队的人,并且把球丢到了指定位置就算哪队赢。”   原本不服气徐磊定规矩的几个小孩儿,听到他说的都十分心动,这样太好玩了,一时跃跃欲试。   徐磊见他们都同意,一时之间更为得意。这可是他小叔说的,还是他磨了很久小叔告诉他。   果然,撒娇才是小孩子的特权,就连小叔这样凶的人都受不了。   徐锐走进院里,几个孩子正打得火热。   他没管孩子,径直进了屋子。正准备换身衣服替他爹干活,就被刘秋苗叫住。   “你这孩子回来也不说一声,过来,我有事跟你说。”要不是她眼尖,还不知道小儿子回来了。   徐锐走上前,开口:“什么事?”   自己的孩子再冷,那也不怕,不过想起这孩子不喜欢接触人的性子。只拽着他的袖子进了里屋。   里屋,几个嫂子都在。   徐锐看见皱眉,除了第一天认人,他就没再和几个嫂子碰面。   徐锐并不喜欢和异性接触!   不过他娘叫他来这儿应该有什么事,所以他没有走。   “你们看咱家老四,长的高,以前当过兵,再过几天又到城里上班了。这条件好啊,你们以后注意注意有啥好姑娘没,有的话就给我说说。”刘秋苗一把年纪,和年轻姑娘坐不到一块。   不过她家媳妇多,让几个嫂子给他注意注意也是一样。   跟三个媳妇说完,又对徐锐开口:“你都二十了,也该张罗相看媳妇了。要不是当兵,说不定你孩子都抱上了。你看你和你三哥出生也就相差前后几分钟的事,他来年孩子就出生了。”   徐锐:不会的,他不当兵也不会有孩子,他不喜欢为什么要有。   以前,他还想过当一辈子光棍的。   不过,这话不能说,于是开口拒绝:“我现在不想这事,以后再说。”   刘秋苗没说话,只是重新做到炕上。然后,哇的一声,开始哭,除了刚开始的时候声音有些大,后面就是小声抽泣。   然后,几个嫂子开始用谴责的目光看着徐锐。明知道咱娘的话不能拒绝,为什么要拒绝。应付一下也是好的呀!   徐锐:“”他能说忘记他娘的大杀器了吗?   徐锐有些无奈,只得开口:“最迟明年,我一定娶亲。”   本来他是不准备透露的,等确定了再告诉家里,可是为了应对他娘只能先承诺这么一句话。   可是,如果那人不答应他,他可能就食言了。   而这句话对刘秋苗简直是天籁之音,她迅速止住哭声,抬起头,擦干净眼泪,说道:“我相信我儿子不会骗他娘的,娘就等着喝你的喜酒。”   对于刘秋苗来说,只要儿子娶媳妇,不管是不是自己找的,只要儿子看上了就行。   至于不好?刘秋苗心里有杆秤,能让她家小儿子看上的姑娘怎么能不好,肯定是千好万好的。   小儿子可不像老二那个糊涂蛋,眼光那么差。只亏的老二媳妇心不坏,要不然老头子早把他们赶出去了。   谢家沟的谢灵不知道徐家的官司,也不知道某个人的想法。   她现在正接了秋阳秋月准备回家。   秋阳秋月嘴上带着笑,见到小姨,两人可高兴了,跑到谢灵面前,一人抱着一条腿。   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拿出手绢给两人擦擦脸上的汗,说道:“出来带手绢了没,看你淋的,也不知道擦擦汗。”   两人拿出自己的小手绢,手绢是谢灵用白色的棉布做得,大小一模一样,为了区分,手绢绣着两人各自的名字。   秋阳:“我们拿了,还擦鼻涕了。”   秋月:“啊,我忘了我拿了,不过桂香婶婶给了我一些纸,让我擦的,我的衣服上没有,干净的。”   谢灵对着两个孩子笑了笑,然后看向李桂香的目光带了感激:“嫂子,真是麻烦你了今天,她家没给你添麻烦吧!”   李桂香在一旁摆摆手,强制按住想往外跑的两个小子,说道:“秋阳秋月都是乖巧的,哪能添麻烦。她俩在家一直和我这俩小子耍,耍的好着呢。以后也让她俩出来,你来我家学花样的时候,就让她俩跟着我家小子。”   谢灵点点头,高兴的说道:“这样好着呢,栓子和根生活泼得很,我也想让她俩耍耍。”   旁边栓子拍拍胸口,开口了:“以后就让秋阳秋月跟着我,认我做大哥,我带她俩耍,其他人不敢欺负他们。”   栓子今年七岁,长的高壮,带着六岁的根生,兄弟俩在谢家沟一群小孩子前面称王称霸。   不过,有李桂香的约束,俩小子倒是没有闯大祸。   谢灵没觉得两个人会带坏秋阳秋月,而且看秋阳秋月亮晶晶的渴望的眼睛,她开口说道:“栓子是个好哥哥。以后,秋阳秋月就跟着栓子哥耍。”   和李桂香聊了一会儿,看天不早了,谢灵带着两个闺女离开李家。 第21ç«  宣传队   十月多,地里的活没有多少,大家也只是伺候一下各家自留地里少量的蔬菜。-   这时候,队里各家的自留地都种的是粮食,比如玉米。现在连填饱肚子都不行,谁还管营养均衡呢。   所以,自留地里大家只会在收完玉米后,把萝卜和白菜种上,等到快入冬的时候收起来。   等到了冬天,配着土豆一起当做菜吃。   不过这是条件好一些的人家,更多的则是把萝卜和白菜甚至包括青菜都悄悄的卖出去,卖给城里人,换挟和票。   自家就吃冬天腌的黄菜。   这里的人普遍爱吃醋,黄菜一股酸味,大家也爱吃的。可是要吃一冬天还真受不了,尤其是吃多了还会烧胃。   那种感觉可真是难受极了。   秋阳秋月最是明白那种难受了,因为一到冬天,她们大多吃的就是黄菜。尤其是王娣来为了省粮食,给她们俩个吃的最差。   有时候,只有黄菜可以吃,至于饭是没有的。   那个时候,谢静为了闺女,会跟婆婆顶嘴,但是王娣来十分有理,说两个丫头不上工,又是丫头,吃那么多干什么。家里穷,可没有那么多粮食吃。   谢灵也许是说不过婆婆,也许也是觉得自己生了闺女低了一头,每到那时,只会默默的把自己的玉米疙瘩分给两人。   秋阳秋月记得娘的,记得娘把饭给她们。也记得她娘总让她们勤快点,让她们让着哥哥,让着弟弟。   可是,哥哥弟弟都叫啥来着?她们忘记了。   娘呢?娘没有忘记,娘去哪了?   秋阳突然问旁边的谢灵:“小姨,娘怎么一直不来?她不来看我们呀!”   正在给萝卜浇水的谢灵闻言顿住,片刻她举起不太脏的左手摸摸秋阳的头,温和地开口问道:“秋阳想娘了吗?”   秋阳有些想娘了,她想让娘来这里过,这里可好了。   所以,她点点头,说道:“小姨,我想娘了,还想让娘也一直住在这里。就像小姨和我和妹妹说的一样,咱们一起生活。不用再被奶骂。”   谢灵心里叹息,王娣来给姐妹俩的阴影太深了,还有大姐。她当初那样顺着婆婆不知道是对是错,明明谢家也是两个闺女,谢爸谢妈十分疼爱姐妹俩。   而谢静长在这样的家庭下,嫁了人,却因为生了两个闺女而选择向婆婆低头,就算亏待了自己闺女。   谢静做得最出格的恐怕就是临终前让妹妹把两个闺女接回谢家。   可能,她心中一直明白,徐家靠不住,婆婆靠不住,自己选的老实丈夫也靠不住。   最后竟只能依靠内向的妹妹。   她不知道怎么评判这位大姐,只是逝者已去,她不能再追究这些是非。   看着秋阳稚嫩的小脸,罕见的说不出口,可是她们来谢家已经十几天,事情到底要说开。   “秋阳娘就是我姐姐,连同我爹我娘就是你们的姥姥姥爷都去了同一个地方。他们不会再回来。”谢灵以往演戏的时侯嘲笑这些话很幼稚,骗小孩子,可轮到她,她只能这么说。   一旁秋月也停下浇水,问谢灵:“小姨,娘和姥姥姥爷是死了吗?死就是再也不回来了吗?”   她听奶和其他人说过的,娘是死了。奶还骂她和姐姐是克星,可她不知道它们什么意思。   谢灵有些愤怒,她知道再怎么做也拦不住别人的嘴,只能给俩孩子讲清楚,让她们不要被外界困扰。   谢灵看着两个孩子,说着话,声音特别的温柔:“以后不要对别人说死这个字,可以用过世代替。因为死这个字不礼貌,我们秋阳秋月是礼貌的好孩子。   她们是过世了,就是再也回不来了。”   秋阳秋月听了都有些难过,她们再也不回来了,难道不来看秋阳秋月了吗?   秋阳想了想问:“小姨,姥姥姥爷和娘是在一起吗?”   “对的,她们一起。姥姥姥爷是姐姐她爹娘,一定会照顾好她,姐姐也会孝顺姥姥姥爷。就像我对秋阳秋月好,秋阳秋月也会帮我做事,孝顺我一样。”谢灵说着,指了指这块地,又说道:“就像秋阳秋月帮小姨给萝卜浇水,咱们三个人一起,比小姨一个人快多了,你们给小姨减轻了负担。”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果然,两个人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到萝卜上来。   地里的萝卜已经冒头,配着萝卜上面的绿叶显得葱葱郁郁,显得十分有生机。   秋阳秋月每天除了早晚谢灵给它们浇水的时间,她们闲了也要来看一看。   看看它们的绿叶,看看它们的身体长了没。   反正两人对它们比大人还上心,因为谢灵说了,这些地里的萝卜和白菜一样,都不卖,留着准备到冬天自己吃。   至于用芥子腌的黄菜,谢灵却没有准备。   三人把水浇了,日头才慢慢上来。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去把手洗了。在谢灵的教导下,秋阳秋月对于洗手也变得耐心起来,手心手背,指头缝和手指甲都搓的干干净净。   洗完各自拿自己的小手绢擦擦。   这时,谢灵就会夸赞她们,说她们是好孩子,爱干净。   两个人都特别高兴,越发的表现起来。   手绢叠的整整齐齐放在上衣的兜里。   两个闺女秋阳高一点胖一点,谢灵拿劳动布给她做了一件藏蓝色的套头衬衫,衬衫左右两边各一个兜,领口处缝着暗红色的小圆领,显得淑女不少。   裤子则是黑色宽松型的,看着和大队里其他孩子穿的差不多。但穿着就是好看。   秋月瘦弱一些,也比姐姐白一些。谢灵便给她缝制红色的上衣,领子也是藏蓝色的。   裤子和姐姐的一样。   至于两人穿的鞋子也是谢灵精心准备。黑色方口布鞋做得十分精致,因为时代关系,两人鞋面上分别用蓝线绣着麦穗和玉米。   两人来谢家后,谢灵就把两人的头发剪短。因为之前的头发又黄又稀,干脆给两人剪掉以后慢慢长。   两人现在院子里,穿着一身合适的衣服,头发短短的,脸上有了些肉,也不再发黄。   看着好看极了,谢灵心里满意。不管什么处境下,人都要在最大的程度上让自己过的精致。   秋月的领子有些歪,谢灵上前给她整理好。秋阳有学有样也拽拽自己的领子,结果本来不歪的领子也被她弄乱了。   谢灵摇摇头,笑了笑,也给姐姐整理一下,开口说着:“棉布太软,做领子容易歪。可是对皮肤好,真是个艰难的抉择。”   秋月拽着谢灵的裤脚,依偎在她身旁:“可是这样好看,小姨不要把可爱的领子拆了。我一定多多看着它,出门前整理仪容仪表。”   谢灵点点她的头,说着:“小姨不会给你们拆了的,就你精。”   说罢,抓着两个人的手出门。   大队里,只是几天时间。   墙上刷的标语就变了,原来是“学启东,超扬中,誓夺稻麦亩产一千斤”的标语被公社的宣传干事给冲掉。   换成“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突出宣传“四个念念不忘”:念念不忘阶级斗争,念念不忘无产阶级专政,念念不忘突出政治,念念不忘高举   大字变了,队里人倒没多大反应,因为好些人根本不认字。而他们庄稼汉子的饭都吃不上,对于这些字真没多大热情。   不过,以后就不一定了。   戏台子前面的空地上,谢云云和她娘站在一起,指着墙上的标语,语气带着鄙夷,大声说着:“这些标语太少了,像我们学校,县城街道里的标语更多更全面,精神建设更彻底。   在县城供销社买东西,你要不说关注群众生活,人家根本不卖你。”   谢云云她娘李桃花十分骄傲,站在一旁附和闺女的话:“上次云云带我去县城,我根本不会说,人服务员根本不搭理我。还是我闺女厉害,说了个什么向人民负责,人家那服务员就说了个为人民服务,然后就让我闺女买了。”   一旁聚着三三两两的人,听得也是十分投入。   谢家沟离公社近,买东西也是去公社买,一年还不去县城一回。   对于谢云云说得县城是个什么样,大家都很好奇。   “这城里人有文化就是不一样,还得来两句话才能买。”   “城里街道那标语,城里人都能看懂吗?她们刷那么多字真浪费,这又不能当饭吃。”   谢云云听见这话直皱眉,非常鄙视这婶子的思想觉悟,于是言辞激烈的开口说道:“人家这是像主席学习,坚决拥护人民,拥护工农阶级。婶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可以一天不吃饭,但不可以一天不学□□语录。”   刚走过来的谢灵就听到谢云云最后一句话,她嘴角抽了抽,十分无语。   “这话说得好!”说话的是公社的一位宣传干部。   他是和谢家沟队长原跃进一起过来的,本来发愁怎么搞宣传。   没想到这乡下还有思想觉悟这么高的女同志。   公社干事穿着一身黑色的工作装,走到谢云云面前,握住她的手,开口说道:“请问你是哪位同志?你真是位好同志啊!”   谢云云有些懵,她就是想跟队里的泥腿子们吹一吹,可没大想过在大人物面前露脸啊!   不过,她得挺住,要不然别人觉得她说谎怎么办,硬生生的挤出几丝笑容,开口介绍自己:“我是谢云云,是县城高中的学生。”   公社干事又对她高看一眼,以前他是不觉得一个乡下的高中生有啥子,但是现在不同,那县城中学zf兵团的名声他可听说过。   看这位女同志的思想觉悟肯定是兵团里的同志。   所以,干事的态度更加友善,笑着对一旁的原跃进开口:“原大队长说找不到人,这不就是合适的人选吗?我相信在谢云云同志的带领下,谢家沟大队的宣传队一定越办越好。”   原跃进心中苦笑,他本来是想推辞的,这上面有啥子乱头,都不干咱庄稼汉子的事,可没想到,唉,云云这丫头冒头了。   可他要是再拒绝,说不定人该给我安罪名了。   原跃进笑了出来,对干事开口:“只怪云云这丫头一直在学校,我忘记了有这么个好同志!不过啊,这丫头一直在城里上学,城里事情多,她一个人也撑不起来,还得再找几个人。”   公社干事对他这个态度非常满意,点点头:“那是应该的,光杆司令肯定不行。你们大队还有没有认识字思想觉悟又高的同志了。   尤其是年轻同志,有激情,有活力,肯定能把这宣传工作搞起来。”   谢云云站在一旁还是懵懵的,这是怎么了,我不就吹个牛,然后就被公社干部给看重了,还想让我当队长?   难道以前的不出众没别人好看没别人成绩好,只是老天给自己的磨练,而她谢云云真正的成功之路是从谢家沟开始?   处在一片畅想中的谢云云猛然被一句话惊醒。   “干事同志,我也十分想加入谢家沟宣传队,为公社为大队做贡献。”谢灵说道。   “这位是?”公社干事看了看说话的女同志,发现这位女同志比刚才那位谢同志还要出众。不管是长相,还是精神头。   “我是谢家沟的谢灵,也在上高中。虽然现在没去学校,但县教育部批准我可以参加明年的毕业考,通过后同样可以拿到毕业证。   我虽然在家里,但十分敬佩那些为人民群众服务的同志。我也想发挥自己的光热,为谢家沟做出自己的贡献。”   公社干事有些好奇,眼神示意原跃进。   原跃进立刻介绍:“灵灵为了照顾两个外甥女主动就在家里,父母大姐都是先进个人,她也是高中生。”既然宣传队是不得不办,原跃进当然选择谢灵,灵灵总比谢云云那丫头靠谱。   公社干事觉得这两个女同志都是好的,不过想着谢云云一直在县里学校,还是zf兵团的人,弄不好还看不上这大队宣传队长。   而谢灵这位同志,家庭成分好,态度积极主动,思想觉悟也高,让她担任也是十分合适的。   最终,干事选择了谢灵作为宣传队的队长,而谢云云也是副队长。   送走干事,原跃进了了一份心事,队里气氛也轻松起来。   他简单说了一下大队成立宣传队的事情,强调这件事非常重要,上面的干部非常重视。而宣传队的人都有工分和其他福利,队长最多,其他人次之。   队里的人也没有反对,毕竟刚才可是有公社干事来过问这事,都不是没眼色的。   只不过大家对谢灵和谢云云就十分羡慕了,早知道有好处,就应该让自家闺女或者儿子出头的,可是后悔也晚了,人都走了。   原跃进说罢让谢灵说几句,谢灵也不怯场,放开秋阳秋月的手,大大方方的走到台上,大声开口:“大家都是乡里乡亲,也都是我的长辈,我就不说其他。只说着宣传队,宣传队主要招年轻人,不会固定人员,大家也不要着急,我会尽量让大家都有机会。”   谢灵这个决定让下面的人无话可说,哪家都能轮到,自家也能得点工分,总比都让别人拿了好。   一旁原跃进看见这一幕满意得直点头,让这丫头当也不错,会做人,理智又不失果断。   在乡下,把乡亲们搞定了比什么都强。   谢灵站在台上,能看到众人的神色,比之前要好多了。   她心里很满意,她主动站出来担任这宣传队队长只是因为不想让人把谢家沟整的乱起来。   宣传是一把刀,如果握它的人行为激进,那整个大队的人也会被它带偏。   她谁也不放心,既然这样,那她就自己上。   至于谢云云的不满,她选择无视。   “谢灵,你有没有听我说话,你真是厚脸皮,竟然自荐。明明人干事是想让我”谢云云很不满,谢灵简直就是她的克星,一遇到她就没好事。   谢灵接着她的话:“想让你干嘛?进宣传队,你现在不是副队长了吗?”   调侃她几句,谢灵神色严肃起来,开口:“谢云云,你问问你自己,要是当上这个队长,你会先做什么?”   宣传队能得工分和福利,还不用下地受累,对于队里各家简直就是白得一份钱。这样的好处谁不想要。   谢云云理直气壮:“当然是先让她们报名,然后由我挑选能进宣传队的人。”   谢灵直接嘲笑她:“然后呢?各家争来争去,谁也不服谁,然后你把人都得罪了,什么时候才能确定人选。”   谢云云哑口无言,想起谢灵的办法,确实是最好的。   没等她说话,谢灵又开口:“你还是好好上你的学,别把你在学校的事情扯到谢家沟,谢家沟的一些事你也别管。像你说的,一个是乡下,一个是城里,不一样的。我们地里刨食就好,也不跟人争个长短。”   谢云云不知道说什么,简直被谢灵给整蒙了,这谢灵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的。   谢灵也不管她想什么,拉着两个闺女的手准备走。   随即想起什么,脚步一顿,又说:“谢云云,你还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我俩一起上厕所。我跟你抱怨了一句,数学老师一直叫咱们干活,我不想去,只想早点回家。   后来数学老师就把我叫出去骂了我一顿,然后礼拜天不让我回家,只罚我写作业。   我记得当时厕所没有别人,只有咱俩。”   谢云云被她说得整个脸都红了,她说道:“我,当时。”   谢灵摆摆手,开口:“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别牵连了谢家沟。   谢灵说完这话不再停顿直接走了。 第22ç«  送家具   越是动荡时期,人心越复杂,像谢云云这样想法简单说话不经大脑、经不起煽动的蠢货最容易惹祸。   她自己惹祸就算了,关键大家都姓谢,一个祖宗出身。   要不然谢灵也不会管她的死活。   她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只是因为谢云云没有踩到她的底线。   而今天,对于宣传队这件事她真是没有想到,只不过恰巧听到了,她当即反应过来决定把它抓在手中。   正好趁早定下,要不然等后面他们慢慢考虑时,大家一定不会让她一个小姑娘管着宣传队。   至于掌管宣传队之后的事,她心里大约有了个想法,现在先不急。   这些天她忙着让两个闺女适应谢家的生活,又跟着李桂香学花样,前些天去南理送木材等等零零碎碎的事。   本来早就想着去公社的供销社买点东西的,却一直没有空闲的时间。   今天,却是个好天气,正好去公社看看,再晚忙起来就没时间了。   谢灵牵着秋阳秋月走在路上。   不远处,徐锐正站在谢家门口。   他早已看到了谢灵,手牵着两个小孩儿,三人穿着相同样式的衣服裤子布鞋,看着倒像是三姐妹。   不过,他知道那俩是她的外甥女。   小孩子他没有在意,只专注的盯着谢灵看。   这人几天没见,他就想来看看了。   与此同时,谢灵也瞧见了自家门口站着一个男人。   她先是一惊,自家这儿偏远得很,好好的怎么有人。不过大白天的,也做不了坏,她牵着两个闺女的手快步走进,一瞧结果发现是徐锐。   她心里松了一口气,瞪了徐锐一眼,对他说道:“你怎么在这儿?”   徐锐开口:“我来送家具。”其实送家具是顺便,主要是来看看谢灵。   他知道谢灵一个人带着两个外甥女住,生活肯定有许多不方便,他可以来看看,帮帮忙。   谢灵惊讶:“这么快就做好了?”不对啊,现在的木匠可不是后世,现在打家具都不用钉子,慢的很。   不过,谢灵瞧瞧左右,问徐锐:“那家具呢?就你一个人在这儿,你怎么来的?而且”家具是你送?你很闲啊?   徐锐闷声开口:“我在这儿等你。柜子被我放在你家房背后。”   房背后?谢灵:“走吧,咱们去拿柜子。怎么能放在那个地方?万一”   “不会被人看到,到你家房背后只有一条路,必须得路过你家。”我会看见。不会被偷,更不会被别人看见我来你家。   虽然这人说话少,闷闷的,谢灵却是懂了。   不过,谢灵就想逗逗这人,于是郁闷的开口:“那你呢,你在我家门口,虽说我家这儿偏远不会有人来,那万一有人看到你在我家门口怎么办?虽然你是解放军同志,可是别人不知道啊,要是被人看到了,咱俩可就说不清了。”   徐锐紧张了,看到谢灵脸色不好,有些着急的开口解释:“离得远我不会让人注意到我的,离得近我已经走开了。”   谢灵能注意到他,是因为他先看见了谢灵,然后特意让她看到的。   如果他不想让人注意到,谁也注意不到他,就是敌方最厉害的侦查兵也不行。   一个冷冰冰的大个子这样紧张的看着你,嘴里慌张的解释。   谢灵觉得这种感觉非常爽。   所以,她非常以及十分大方的原谅这个不请自来的男人。   谢灵两边的秋阳秋月看到徐锐,对这个冷脸的叔叔非常害怕,只开始叫了一声叔叔,就依偎到谢灵怀里,不说话了。   谢灵把家门打开,让秋阳秋月进去。   “你们先在家待着,小姨跟叔叔去取家具,马上回来。”谢灵温柔的对着秋阳秋月开口。   见秋阳秋月点头,谢灵摸摸两人的头。   转身看到徐锐还呆呆的站着,姿势也没变一下。   她心里腹诽,这家伙怕不是冷而是呆吧!   “走吧,带我去看看你放哪了?”   徐锐带谢灵走到谢家的房背后,谢灵看到的就是一辆大岗子自行车。   而车的后座上一个 生的表情,神色自然的回答老爹的话:“人家闺女画图纸画得跟真的似的,我就想看看人家咋画的。”   徐兴全惊讶地问道:“谁啊?”一个闺女画图纸?这听着咋这么假呢!不是他看不起女的,而是现在也没有个女木匠吧!   徐老大看出徐长喜的不信,也不多说。   而是征求谢灵的意见,看可不可以让他爹看看,毕竟是人家姑娘画的。   见谢灵点头,徐老大拿起木板上的纸让徐长喜看。   只见纸上是一个还没勾勒完成的橱柜,橱柜样式创新,粗看没什么,但细看就能感觉到这橱柜的精致。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让徐兴全惊讶的是里面图纸的结构层次性,比他画的好多了。   徐锐跟着徐兴全进来,就站在徐长喜的身旁,自然而然的看到了纸上的铅笔画。   这种画法他见过的,他刚入部队时的班长就会用铅笔作画。回到宿舍,经常拿着铅笔架着木板抹抹画画。   后来,他们不是一个班了。   但有一次,那个班长把以前班的人集中起来,给全班同志画了全身像。   当然,徐锐不知道那位班长最想给他作画,就因为班长认为徐锐的伤疤配上他的表情有一种禁欲和堕落的美感。   可惜,徐锐为人太过冷淡,只有找全体作画的借口才能让徐锐配合。   那位班长画的人物栩栩如生,甚至人的情绪神态都一清二楚。   要比谢灵画的好得多,徐锐认为这是因为用纸和用笔的不同。   他记得那位班长说过,纸张的好坏,铅笔的软硬精确程度会影响画作的好赖。   徐锐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他这位曾经的年轻班长最后以学习资本情调、崇洋媚外的罪名被纠察队带走。   后来,被人从宿舍里搜出一堆的素描画作,又因为家里有海外关系。最后以叛国罪论处。   这样想着,徐锐猛然看向画画的人。   他一开始见到这人隐秘的欣喜也随之而落。   谢灵也早看到了徐锐,对于徐锐她的印象还是好的,觉得他外冷内热。   可现在,触及这人的眼神,她莫名的不喜欢。   他眼神本本来冷,但看向她的却格外的冷,像是看阶级敌人一般。   这人是什么意思,责怪她?讨厌她?她招惹这人了?没有吧!至于这么冷吗?   这么想着,她的心里莫名一凉。也不再关注对面那人的表情,而是歪过头和左边陈丫子说话。   “丫头,这是你画的?你这跟谁学的啊?”徐兴全看了一会儿,觉得这图虽然简单,但越看越被画里精致巧妙的结构所吸引。   谢灵闻言仿佛有些不好意思,腼腆一笑说道:“叔,这个就是我高中学的,我们高中有美术课。图看着逼真,只是用了一些小技巧,您要是想要,等我回家给您整理整理,然后送过来。”   这丫头他也知道一二,以前她爹经常来这儿请他打家具。前几年谢家修的房子还是他给当大木的。   所以,徐兴全对谢灵的话没有怀疑,在他眼中高中生可是牛的很,会这个也没什么。   不过听谢灵能这么说,对她的印象不禁好了几分,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谢家丫头就是大方,我也不客气。以后你要是还打家具就来我这儿,我给你打,我可比徐老大的手艺好多了。以前,你家的家具就是请我打的。”   谢灵闻言没有拒绝也没有一口答应,而是笑着开口:“以后要是做难得我指定找您,不过一些简单的徐大哥指定做得好,也省的您费心。毕竟,像您这种有名气的大木,没有技术难度的我都不好意思找您。”   “哈哈,你这丫头说得对。以后简单就让老大做,难得再找我。”徐兴全被谢灵说得乐开了花,嘴咧得越发得大。   旁边,徐老大翻了个白眼,嘴里嘀咕:这谢家闺女可真是会说话,之前怎么没看出来。三言两语就把老头子哄的乐开怀。   徐锐向来耳力极佳,当然听到了徐老大的一番嘀咕。   看看正和徐长喜说话的谢灵,嘴角幅度没有变过一毫,眼神清亮看似无害,实则最是让人无懈可击。   配着温柔如水、精致得体的一张脸,只要站在那,谁能抵挡得住呢!   徐锐心里一时酸一时甜,一种说不清的感觉,让他有些无措。   为什么一见到这人,他的情绪就不受自己控制了呢?   徐锐不自觉的看向谢灵。   旁边徐老大顺着他的目光也看向谢灵,突然,笑出声。   “哈哈,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我知道以后该怎么让”说到一半,徐老大反应过来,看是李桂香,松了口气,语气有些不自然,开口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过来了?你家那口子呢。”   “他去仓库放木头了。”李桂香随口回答了他,又一遍问道:“你刚才笑什么?和个神经病一样。”显然,不准备放过徐老大。   徐老大猛地摇摇头:“没有,没有,就是好好地想笑。”废话,那种事他当然不敢乱说。   李桂香有些怀疑:“是吗?看你那一脸贼样?”怎么可能什么事都没有?突然,她想起徐老大刚才看着的方向,刚才谢灵待在那里。   “我告诉你啊,徐老大,你可不能惦记谢灵。别看人现在不上学,那也是文化人。人长的俊,性子还好,以后怎么也得找个城里工人,再不济也得是年轻的劳强户。就你这种条件可不中,一大把年纪了还敢惦记小姑娘。”李桂香越说越愤怒,这徐老大虽是木匠,但也三十好几,虽是独身,儿子却有十岁了。怎么配得上谢灵。   徐老大被这言语惊呆了:“我说李桂香,你想啥子嘞!我徐老大是那种人吗?”   徐老大也是无语,他儿子都十岁了,要找婆娘早就再找了,至于拖到现在吗。   也就能老四能忍得了这婆娘,徐老大懒得和她说话,准备回屋。   谁知道转过身,徐锐就在前面看着他。那眼神,让徐老大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徐锐瞧着他那怂样,没再关注对方,而是对着李桂香开口:“嫂子,谢灵让你们先走吧!谢灵得等一会儿,徐老叔想留她问一些东西。”   说罢,把手里的包裹递给她,说道:“这是谢灵让给你们的,说让你们当午饭吃。她说你回去后要是来得及的话,把秋阳秋月接到你家里,让你照看一下,她回去再接回来。”   李桂香闻言有些犹豫,这谢灵还是她带出来的,现在留她一个人在这儿。后面她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全。   徐锐仿佛能看出她心里想什么,开口说道:“徐老叔人固执,老人家遇到事就想拽着人问个清楚。等一会儿,我去送谢灵。我虽然刚从部队回来,但谢家沟还是认识的。”   徐锐这话,一是解释为什么谢灵不亲自跟李桂香说;二来不要让人担心谢灵的安全问题;最后,他是个军人,并不会让人误会。   李桂香还是犹豫,片刻开口说道:“要不然我留下等等谢灵吧!”   旁边的徐老大知道自己戴罪立功的机会到了,连忙劝她:“李桂香,你这是不放心谁啊!谢家闺女那么大一个人,再说锐子,他可是刚从部队回来,曾经在战场上立过功的军人,有他在,怎么可能有危险。”   就是因为他,她才不放心的好不!这徐锐虽然长的好,但也太凶了,谢灵一个小姑娘能不怕?但一想家里那一堆事,算了,她还是回去吧!   李桂香做了决定也不废话,和两人打了招呼就带着始终沉默没有存在感的陈丫子走了。   院子里除了徐老大和徐锐再没其他人。   自从徐锐回来,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你是不是想和人家姑娘好了?”徐老大突然开口。   “什么好?”徐锐有些疑惑。   徐老大:“那你刚才怎么一直看谢家闺女。”这人刚才看人闺女都看呆了,竟然还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意思,徐老大非常无语,感情徐锐还是个未开窍的,这个白痴。   徐锐面无表情,开口:“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   徐老大:“”这理由很强大,但徐老大就是万分相信这人能做得出来。   徐锐见徐老大脸上的无语,心里嘲讽,这白痴光长了个子,不长脑子。说什么都相信。   刚才的理由当然是徐锐瞎编的,他心里想什么怎么会让别人知道。 第20ç«  耳朵红了   虽然谢灵答应给他整理作图技巧,但徐长喜哪是个耐得住,这不,拉着谢灵在堂屋让她讲讲。   谢灵挑一些基础的说了说,像是房屋的基本形体或是结构零部件等等。   徐兴全做了二十多年的木匠,经常给人设计房屋,自然一点就通。   说了一会儿,徐长喜也知道该让人闺女回去了。   “灵子啊,你说要给我整理作图技巧的,一定不要忘记啊!”徐兴全有些不舍,这闺女通透,不管聊什么都能接上来,跟她说话真是舒服。   谢灵哭笑不得:“您放心吧,我答应您得还能不做?等半个月后我来取家具,正好给您带上。”   “行,别糊弄我老人家就行。”   “你一个大闺女,走在路上也不安全,让锐子送送你吧!”   谢灵也不推辞,对着旁边的徐锐开口:“徐锐同志,你不介意送我一程吧!”谢灵脸上带着笑,眼里却没有半分笑意。她可是记得这人之前看她的眼神呢!不过,冲这人的凶劲儿,那些二流子可不敢招惹。   还不知道怎么招惹她的徐锐有玄不着头脑,为什么谢灵看他的眼神有些冷,明明和徐叔说话的时候那么暖。   不过他本来就打算送她的,当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两人并肩走在路上,谁也不说话,气氛显得有些沉默。   突然左边的徐锐开口:“你的画从哪学的?”   谢灵不知道这人好好问这个干什么,随意开口:“之前说过了吧,跟高中美术老师学的。”   骗人,就高中那两周一节的美术课能把谢灵教的这么专业?他觉得谢灵和顾东和关于握笔、画法都有些像,而顾东和的素描是他小叔请外国美院的教授教的。   县城高中的美术老师可没那本事吧!   看谢灵一脸理所当然的语气,徐锐:真是个小骗子!   不过,他深深地看了谢灵一眼,不再追问这个话题,而是继续开口:“以前我刚入部队时的班长也会素描画法,不过去年他就被迫退伍了,原因他学习资本情调,崇洋媚外。”   谢灵惊讶,随即心里一怒,想起对方之前看他的眼神,义正言辞地开口说道:“你和我说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在警告我?你说你这位解放军同志,明明是学校教我的课,又不是我非要学,却还要赖到我身上。我一个贫农家庭,可不要瞎给我安罪名。”   徐锐:“我不是,我就是想告诉你,你以后不要再对着外人画画。现在上面有些乱,不要被别人当靶子给竖起来。”   谢灵闻言,一下子泄了气,惊讶的看着他,说道:“那你之前那是什么眼神?”还以为对方讨厌她呢,不过听这话也不像啊!   徐锐以为对方知道他一直看她了,难得有些不好意思:“你说多会儿?”   谢灵觉得这同志的语气不对啊,随即打量了他片刻,然后发现对方的耳朵有些红,谢灵纳闷,开口说道:“不就是之前在徐木匠家,你看我那个眼神冷飕飕的,像是要杀人似的。”   被谢灵盯得越发紧张的徐锐:“”我不是,我只是觉得你不该那么鲁莽,不该那么轻易相信人,不该那么慷慨,在那么多人面前轻易展示你的画。   可是他想到,她一个小姑娘再聪明机灵,也不知道上面发生的事儿。   所以这话他不能说,当然以他的性子也说不出那么多话,于是严肃的开口:“你看错了。”   谢灵看他一脸紧张的样子,突然笑了出来,说道:“原来之前你不是讨厌我啊!我就说我又没做啥,你这解放军同志怎么会讨厌我呢!”   我这么美丽单纯的小姑娘,正常男人就算不喜欢,也不能讨厌吧!   谢灵自恋的毛病又发作了,自从来到这里,因为时代环境和原主的性格限制,她只能装作一副温和善解人意的好闺女样儿。   可看到这人一脸严肃闷不吭声的样子,觉得还是可以开开玩笑的。   觉得旁边女人笑的有些诡异的徐锐反驳:“我没有讨厌你。我”   谢灵看男人耳朵越发的红,笑容越发得大:“你怎么了,解放军同志,是不是发现你的耳朵红了。”   由于长期严酷训练和频繁的外出执行任务,徐锐脸上的皮肤呈古铜色,看不出有没有红,不过这耳朵确实明明显显的红透了。   没想到这人看着冷冰冰的,却是个脸皮薄极易害羞的。   谢灵说完这话就快步往前走,她不准备再开口,要不然两人的交流该越界了。   其实,对于这个时代的年轻男女来说早已越界。   而后面,不自觉摸摸耳朵的徐锐:“”准备说些什么,可只看到谢灵的背影。   他闷声不吭大步追上前面的姑娘,不,是女人。   徐锐从见她的第一眼,就觉得她是个女人,而不是个小姑娘。   到了谢家沟村口,两人停下脚步,谢灵先开口说道:“同志,你就送到这儿吧。今天谢谢你了,我就不请你进去喝茶了。我家里没有男人,只有一大两小三个女同志,让你进门恐怕不太方便。”   也许是路上把话说通了,也许是刚开过玩笑,谢灵和男人说话没那么顾忌,话语间熟络了不少。   徐锐只觉得这路走得有点快,两个大队离得有点近,不对,近点才好,就是路走得太快的原因。   等下次了,一定要顾忌谢灵是个女同志,争取走慢点。   事实上完全跟着谢灵的步伐走的徐锐已经忽略了这个事实。   不过,已经走到村口了,徐锐也不会和谢灵一起进去给她招惹是非,只能闷声道:“你走吧!”   谢灵:“”不应该是你走吗?不过这和她没啥关系,于是毫不犹豫的转身回村。   徐锐看着人往里面走去,直到人看不见了,他才离开。   从南理到谢家沟用了半个小时,回去的时候,徐锐只用了十分钟。   徐家   现在是农闲,所以徐家只有几个男人在外面干活,女人没有上工,而是在家里干活。   刘秋苗坐在炕上正在做衣服,虽说小儿子衣服够穿,可她当妈的这么多年没给他做一身,一想起这个她就难受。   下面三个儿媳妇坐在凳子上,大儿媳王英正在缝鞋底,二儿媳陈男和二儿媳刘晓云正在抠玉米。   王英看了看炕上的徐周,笑着开口:“周周这孩子真乖啊,每天静静坐着自己耍,也不烦人。不像磊子,天天吵闹,尤其是前几天还非要和弟弟抢玩具,真是混摸头。”   其实她这话是对弟妹陈男说的,谁让她家大儿子混,非要和他弟换玩具。要不是最后周周也同意换,肯定闹得下不来台。就是不知道她这弟妹昨天晚上哭没哭,可不要以为是她这个当妈的教唆的。   不过,她这话说完,陈男还没接话,坐在上首的婆婆刘秋苗就开口:“这有啥子嘞,都是自家兄弟,换一换没啥。再说,我看换了以后,磊子耍的好,咱周周也喜欢这叫计算机的东西。”   抠玉米的陈男也勉强笑笑,婆婆都这样说了,她说什么也不顶用啊!   同样抠玉米的刘晓云见对面二嫂的脸色不对,眼眶也有些红,心道要糟,赶紧笑着开口:“咱家几个小子各有特点嘞,磊子皮实好动,爱和人耍,拿着小弟给的皮球跟人耍,他耍的最好,放以后啊,肯定是个将军。周周乖巧文静,就喜欢这计算机算数的玩具,在以前那是个读书人呢!”   这话一出,屋里婆媳几个都笑了,刘秋苗表示赞同:“晓云说得对,俩小子都不弱。”   王英听着这话也舒心的很,连陈男的脸色也好看了些,眼里的泪好歹没落下来。   再看看炕上儿子拿着被小弟叫做玩具计算机的东西玩的投入,不自觉的笑了笑,她儿子喜欢就好。要不然都怪她这个当妈的软弱,不能给儿子撑腰。   陈男的这种想法大家都不知道,但都知道她是个什么脾性。性子懦弱敏感,爱多想,要不是陈男没有坏心,大家早就不带搭理她了。   几个女人在这儿说话,院外,徐磊正带着几个孩子在那玩球。   孩子里面,徐磊年龄不是最大,个子也不是最高的,但球是他的。   所以,他非常得意,站在孩子中间,开口说道:“咱们一会儿玩的时候重新变一下规矩。咱们把人分成两队,一会儿,那一队的人谁抢到球,然后把球递给自己队的人,并且把球丢到了指定位置就算哪队赢。”   原本不服气徐磊定规矩的几个小孩儿,听到他说的都十分心动,这样太好玩了,一时跃跃欲试。   徐磊见他们都同意,一时之间更为得意。这可是他小叔说的,还是他磨了很久小叔告诉他。   果然,撒娇才是小孩子的特权,就连小叔这样凶的人都受不了。   徐锐走进院里,几个孩子正打得火热。   他没管孩子,径直进了屋子。正准备换身衣服替他爹干活,就被刘秋苗叫住。   “你这孩子回来也不说一声,过来,我有事跟你说。”要不是她眼尖,还不知道小儿子回来了。   徐锐走上前,开口:“什么事?”   自己的孩子再冷,那也不怕,不过想起这孩子不喜欢接触人的性子。只拽着他的袖子进了里屋。   里屋,几个嫂子都在。   徐锐看见皱眉,除了第一天认人,他就没再和几个嫂子碰面。   徐锐并不喜欢和异性接触!   不过他娘叫他来这儿应该有什么事,所以他没有走。   “你们看咱家老四,长的高,以前当过兵,再过几天又到城里上班了。这条件好啊,你们以后注意注意有啥好姑娘没,有的话就给我说说。”刘秋苗一把年纪,和年轻姑娘坐不到一块。   不过她家媳妇多,让几个嫂子给他注意注意也是一样。   跟三个媳妇说完,又对徐锐开口:“你都二十了,也该张罗相看媳妇了。要不是当兵,说不定你孩子都抱上了。你看你和你三哥出生也就相差前后几分钟的事,他来年孩子就出生了。”   徐锐:不会的,他不当兵也不会有孩子,他不喜欢为什么要有。   以前,他还想过当一辈子光棍的。   不过,这话不能说,于是开口拒绝:“我现在不想这事,以后再说。”   刘秋苗没说话,只是重新做到炕上。然后,哇的一声,开始哭,除了刚开始的时候声音有些大,后面就是小声抽泣。   然后,几个嫂子开始用谴责的目光看着徐锐。明知道咱娘的话不能拒绝,为什么要拒绝。应付一下也是好的呀!   徐锐:“”他能说忘记他娘的大杀器了吗?   徐锐有些无奈,只得开口:“最迟明年,我一定娶亲。”   本来他是不准备透露的,等确定了再告诉家里,可是为了应对他娘只能先承诺这么一句话。   可是,如果那人不答应他,他可能就食言了。   而这句话对刘秋苗简直是天籁之音,她迅速止住哭声,抬起头,擦干净眼泪,说道:“我相信我儿子不会骗他娘的,娘就等着喝你的喜酒。”   对于刘秋苗来说,只要儿子娶媳妇,不管是不是自己找的,只要儿子看上了就行。   至于不好?刘秋苗心里有杆秤,能让她家小儿子看上的姑娘怎么能不好,肯定是千好万好的。   小儿子可不像老二那个糊涂蛋,眼光那么差。只亏的老二媳妇心不坏,要不然老头子早把他们赶出去了。   谢家沟的谢灵不知道徐家的官司,也不知道某个人的想法。   她现在正接了秋阳秋月准备回家。   秋阳秋月嘴上带着笑,见到小姨,两人可高兴了,跑到谢灵面前,一人抱着一条腿。   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拿出手绢给两人擦擦脸上的汗,说道:“出来带手绢了没,看你淋的,也不知道擦擦汗。”   两人拿出自己的小手绢,手绢是谢灵用白色的棉布做得,大小一模一样,为了区分,手绢绣着两人各自的名字。   秋阳:“我们拿了,还擦鼻涕了。”   秋月:“啊,我忘了我拿了,不过桂香婶婶给了我一些纸,让我擦的,我的衣服上没有,干净的。”   谢灵对着两个孩子笑了笑,然后看向李桂香的目光带了感激:“嫂子,真是麻烦你了今天,她家没给你添麻烦吧!”   李桂香在一旁摆摆手,强制按住想往外跑的两个小子,说道:“秋阳秋月都是乖巧的,哪能添麻烦。她俩在家一直和我这俩小子耍,耍的好着呢。以后也让她俩出来,你来我家学花样的时候,就让她俩跟着我家小子。”   谢灵点点头,高兴的说道:“这样好着呢,栓子和根生活泼得很,我也想让她俩耍耍。”   旁边栓子拍拍胸口,开口了:“以后就让秋阳秋月跟着我,认我做大哥,我带她俩耍,其他人不敢欺负他们。”   栓子今年七岁,长的高壮,带着六岁的根生,兄弟俩在谢家沟一群小孩子前面称王称霸。   不过,有李桂香的约束,俩小子倒是没有闯大祸。   谢灵没觉得两个人会带坏秋阳秋月,而且看秋阳秋月亮晶晶的渴望的眼睛,她开口说道:“栓子是个好哥哥。以后,秋阳秋月就跟着栓子哥耍。”   和李桂香聊了一会儿,看天不早了,谢灵带着两个闺女离开李家。 第21ç«  宣传队   十月多,地里的活没有多少,大家也只是伺候一下各家自留地里少量的蔬菜。-   这时候,队里各家的自留地都种的是粮食,比如玉米。现在连填饱肚子都不行,谁还管营养均衡呢。   所以,自留地里大家只会在收完玉米后,把萝卜和白菜种上,等到快入冬的时候收起来。   等到了冬天,配着土豆一起当做菜吃。   不过这是条件好一些的人家,更多的则是把萝卜和白菜甚至包括青菜都悄悄的卖出去,卖给城里人,换挟和票。   自家就吃冬天腌的黄菜。   这里的人普遍爱吃醋,黄菜一股酸味,大家也爱吃的。可是要吃一冬天还真受不了,尤其是吃多了还会烧胃。   那种感觉可真是难受极了。   秋阳秋月最是明白那种难受了,因为一到冬天,她们大多吃的就是黄菜。尤其是王娣来为了省粮食,给她们俩个吃的最差。   有时候,只有黄菜可以吃,至于饭是没有的。   那个时候,谢静为了闺女,会跟婆婆顶嘴,但是王娣来十分有理,说两个丫头不上工,又是丫头,吃那么多干什么。家里穷,可没有那么多粮食吃。   谢灵也许是说不过婆婆,也许也是觉得自己生了闺女低了一头,每到那时,只会默默的把自己的玉米疙瘩分给两人。   秋阳秋月记得娘的,记得娘把饭给她们。也记得她娘总让她们勤快点,让她们让着哥哥,让着弟弟。   可是,哥哥弟弟都叫啥来着?她们忘记了。   娘呢?娘没有忘记,娘去哪了?   秋阳突然问旁边的谢灵:“小姨,娘怎么一直不来?她不来看我们呀!”   正在给萝卜浇水的谢灵闻言顿住,片刻她举起不太脏的左手摸摸秋阳的头,温和地开口问道:“秋阳想娘了吗?”   秋阳有些想娘了,她想让娘来这里过,这里可好了。   所以,她点点头,说道:“小姨,我想娘了,还想让娘也一直住在这里。就像小姨和我和妹妹说的一样,咱们一起生活。不用再被奶骂。”   谢灵心里叹息,王娣来给姐妹俩的阴影太深了,还有大姐。她当初那样顺着婆婆不知道是对是错,明明谢家也是两个闺女,谢爸谢妈十分疼爱姐妹俩。   而谢静长在这样的家庭下,嫁了人,却因为生了两个闺女而选择向婆婆低头,就算亏待了自己闺女。   谢静做得最出格的恐怕就是临终前让妹妹把两个闺女接回谢家。   可能,她心中一直明白,徐家靠不住,婆婆靠不住,自己选的老实丈夫也靠不住。   最后竟只能依靠内向的妹妹。   她不知道怎么评判这位大姐,只是逝者已去,她不能再追究这些是非。   看着秋阳稚嫩的小脸,罕见的说不出口,可是她们来谢家已经十几天,事情到底要说开。   “秋阳娘就是我姐姐,连同我爹我娘就是你们的姥姥姥爷都去了同一个地方。他们不会再回来。”谢灵以往演戏的时侯嘲笑这些话很幼稚,骗小孩子,可轮到她,她只能这么说。   一旁秋月也停下浇水,问谢灵:“小姨,娘和姥姥姥爷是死了吗?死就是再也不回来了吗?”   她听奶和其他人说过的,娘是死了。奶还骂她和姐姐是克星,可她不知道它们什么意思。   谢灵有些愤怒,她知道再怎么做也拦不住别人的嘴,只能给俩孩子讲清楚,让她们不要被外界困扰。   谢灵看着两个孩子,说着话,声音特别的温柔:“以后不要对别人说死这个字,可以用过世代替。因为死这个字不礼貌,我们秋阳秋月是礼貌的好孩子。   她们是过世了,就是再也回不来了。”   秋阳秋月听了都有些难过,她们再也不回来了,难道不来看秋阳秋月了吗?   秋阳想了想问:“小姨,姥姥姥爷和娘是在一起吗?”   “对的,她们一起。姥姥姥爷是姐姐她爹娘,一定会照顾好她,姐姐也会孝顺姥姥姥爷。就像我对秋阳秋月好,秋阳秋月也会帮我做事,孝顺我一样。”谢灵说着,指了指这块地,又说道:“就像秋阳秋月帮小姨给萝卜浇水,咱们三个人一起,比小姨一个人快多了,你们给小姨减轻了负担。”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果然,两个人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到萝卜上来。   地里的萝卜已经冒头,配着萝卜上面的绿叶显得葱葱郁郁,显得十分有生机。   秋阳秋月每天除了早晚谢灵给它们浇水的时间,她们闲了也要来看一看。   看看它们的绿叶,看看它们的身体长了没。   反正两人对它们比大人还上心,因为谢灵说了,这些地里的萝卜和白菜一样,都不卖,留着准备到冬天自己吃。   至于用芥子腌的黄菜,谢灵却没有准备。   三人把水浇了,日头才慢慢上来。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去把手洗了。在谢灵的教导下,秋阳秋月对于洗手也变得耐心起来,手心手背,指头缝和手指甲都搓的干干净净。   洗完各自拿自己的小手绢擦擦。   这时,谢灵就会夸赞她们,说她们是好孩子,爱干净。   两个人都特别高兴,越发的表现起来。   手绢叠的整整齐齐放在上衣的兜里。   两个闺女秋阳高一点胖一点,谢灵拿劳动布给她做了一件藏蓝色的套头衬衫,衬衫左右两边各一个兜,领口处缝着暗红色的小圆领,显得淑女不少。   裤子则是黑色宽松型的,看着和大队里其他孩子穿的差不多。但穿着就是好看。   秋月瘦弱一些,也比姐姐白一些。谢灵便给她缝制红色的上衣,领子也是藏蓝色的。   裤子和姐姐的一样。   至于两人穿的鞋子也是谢灵精心准备。黑色方口布鞋做得十分精致,因为时代关系,两人鞋面上分别用蓝线绣着麦穗和玉米。   两人来谢家后,谢灵就把两人的头发剪短。因为之前的头发又黄又稀,干脆给两人剪掉以后慢慢长。   两人现在院子里,穿着一身合适的衣服,头发短短的,脸上有了些肉,也不再发黄。   看着好看极了,谢灵心里满意。不管什么处境下,人都要在最大的程度上让自己过的精致。   秋月的领子有些歪,谢灵上前给她整理好。秋阳有学有样也拽拽自己的领子,结果本来不歪的领子也被她弄乱了。   谢灵摇摇头,笑了笑,也给姐姐整理一下,开口说着:“棉布太软,做领子容易歪。可是对皮肤好,真是个艰难的抉择。”   秋月拽着谢灵的裤脚,依偎在她身旁:“可是这样好看,小姨不要把可爱的领子拆了。我一定多多看着它,出门前整理仪容仪表。”   谢灵点点她的头,说着:“小姨不会给你们拆了的,就你精。”   说罢,抓着两个人的手出门。   大队里,只是几天时间。   墙上刷的标语就变了,原来是“学启东,超扬中,誓夺稻麦亩产一千斤”的标语被公社的宣传干事给冲掉。   换成“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突出宣传“四个念念不忘”:念念不忘阶级斗争,念念不忘无产阶级专政,念念不忘突出政治,念念不忘高举   大字变了,队里人倒没多大反应,因为好些人根本不认字。而他们庄稼汉子的饭都吃不上,对于这些字真没多大热情。   不过,以后就不一定了。   戏台子前面的空地上,谢云云和她娘站在一起,指着墙上的标语,语气带着鄙夷,大声说着:“这些标语太少了,像我们学校,县城街道里的标语更多更全面,精神建设更彻底。   在县城供销社买东西,你要不说关注群众生活,人家根本不卖你。”   谢云云她娘李桃花十分骄傲,站在一旁附和闺女的话:“上次云云带我去县城,我根本不会说,人服务员根本不搭理我。还是我闺女厉害,说了个什么向人民负责,人家那服务员就说了个为人民服务,然后就让我闺女买了。”   一旁聚着三三两两的人,听得也是十分投入。   谢家沟离公社近,买东西也是去公社买,一年还不去县城一回。   对于谢云云说得县城是个什么样,大家都很好奇。   “这城里人有文化就是不一样,还得来两句话才能买。”   “城里街道那标语,城里人都能看懂吗?她们刷那么多字真浪费,这又不能当饭吃。”   谢云云听见这话直皱眉,非常鄙视这婶子的思想觉悟,于是言辞激烈的开口说道:“人家这是像主席学习,坚决拥护人民,拥护工农阶级。婶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可以一天不吃饭,但不可以一天不学□□语录。”   刚走过来的谢灵就听到谢云云最后一句话,她嘴角抽了抽,十分无语。   “这话说得好!”说话的是公社的一位宣传干部。   他是和谢家沟队长原跃进一起过来的,本来发愁怎么搞宣传。   没想到这乡下还有思想觉悟这么高的女同志。   公社干事穿着一身黑色的工作装,走到谢云云面前,握住她的手,开口说道:“请问你是哪位同志?你真是位好同志啊!”   谢云云有些懵,她就是想跟队里的泥腿子们吹一吹,可没大想过在大人物面前露脸啊!   不过,她得挺住,要不然别人觉得她说谎怎么办,硬生生的挤出几丝笑容,开口介绍自己:“我是谢云云,是县城高中的学生。”   公社干事又对她高看一眼,以前他是不觉得一个乡下的高中生有啥子,但是现在不同,那县城中学zf兵团的名声他可听说过。   看这位女同志的思想觉悟肯定是兵团里的同志。   所以,干事的态度更加友善,笑着对一旁的原跃进开口:“原大队长说找不到人,这不就是合适的人选吗?我相信在谢云云同志的带领下,谢家沟大队的宣传队一定越办越好。”   原跃进心中苦笑,他本来是想推辞的,这上面有啥子乱头,都不干咱庄稼汉子的事,可没想到,唉,云云这丫头冒头了。   可他要是再拒绝,说不定人该给我安罪名了。   原跃进笑了出来,对干事开口:“只怪云云这丫头一直在学校,我忘记了有这么个好同志!不过啊,这丫头一直在城里上学,城里事情多,她一个人也撑不起来,还得再找几个人。”   公社干事对他这个态度非常满意,点点头:“那是应该的,光杆司令肯定不行。你们大队还有没有认识字思想觉悟又高的同志了。   尤其是年轻同志,有激情,有活力,肯定能把这宣传工作搞起来。”   谢云云站在一旁还是懵懵的,这是怎么了,我不就吹个牛,然后就被公社干部给看重了,还想让我当队长?   难道以前的不出众没别人好看没别人成绩好,只是老天给自己的磨练,而她谢云云真正的成功之路是从谢家沟开始?   处在一片畅想中的谢云云猛然被一句话惊醒。   “干事同志,我也十分想加入谢家沟宣传队,为公社为大队做贡献。”谢灵说道。   “这位是?”公社干事看了看说话的女同志,发现这位女同志比刚才那位谢同志还要出众。不管是长相,还是精神头。   “我是谢家沟的谢灵,也在上高中。虽然现在没去学校,但县教育部批准我可以参加明年的毕业考,通过后同样可以拿到毕业证。   我虽然在家里,但十分敬佩那些为人民群众服务的同志。我也想发挥自己的光热,为谢家沟做出自己的贡献。”   公社干事有些好奇,眼神示意原跃进。   原跃进立刻介绍:“灵灵为了照顾两个外甥女主动就在家里,父母大姐都是先进个人,她也是高中生。”既然宣传队是不得不办,原跃进当然选择谢灵,灵灵总比谢云云那丫头靠谱。   公社干事觉得这两个女同志都是好的,不过想着谢云云一直在县里学校,还是zf兵团的人,弄不好还看不上这大队宣传队长。   而谢灵这位同志,家庭成分好,态度积极主动,思想觉悟也高,让她担任也是十分合适的。   最终,干事选择了谢灵作为宣传队的队长,而谢云云也是副队长。   送走干事,原跃进了了一份心事,队里气氛也轻松起来。   他简单说了一下大队成立宣传队的事情,强调这件事非常重要,上面的干部非常重视。而宣传队的人都有工分和其他福利,队长最多,其他人次之。   队里的人也没有反对,毕竟刚才可是有公社干事来过问这事,都不是没眼色的。   只不过大家对谢灵和谢云云就十分羡慕了,早知道有好处,就应该让自家闺女或者儿子出头的,可是后悔也晚了,人都走了。   原跃进说罢让谢灵说几句,谢灵也不怯场,放开秋阳秋月的手,大大方方的走到台上,大声开口:“大家都是乡里乡亲,也都是我的长辈,我就不说其他。只说着宣传队,宣传队主要招年轻人,不会固定人员,大家也不要着急,我会尽量让大家都有机会。”   谢灵这个决定让下面的人无话可说,哪家都能轮到,自家也能得点工分,总比都让别人拿了好。   一旁原跃进看见这一幕满意得直点头,让这丫头当也不错,会做人,理智又不失果断。   在乡下,把乡亲们搞定了比什么都强。   谢灵站在台上,能看到众人的神色,比之前要好多了。   她心里很满意,她主动站出来担任这宣传队队长只是因为不想让人把谢家沟整的乱起来。   宣传是一把刀,如果握它的人行为激进,那整个大队的人也会被它带偏。   她谁也不放心,既然这样,那她就自己上。   至于谢云云的不满,她选择无视。   “谢灵,你有没有听我说话,你真是厚脸皮,竟然自荐。明明人干事是想让我”谢云云很不满,谢灵简直就是她的克星,一遇到她就没好事。   谢灵接着她的话:“想让你干嘛?进宣传队,你现在不是副队长了吗?”   调侃她几句,谢灵神色严肃起来,开口:“谢云云,你问问你自己,要是当上这个队长,你会先做什么?”   宣传队能得工分和福利,还不用下地受累,对于队里各家简直就是白得一份钱。这样的好处谁不想要。   谢云云理直气壮:“当然是先让她们报名,然后由我挑选能进宣传队的人。”   谢灵直接嘲笑她:“然后呢?各家争来争去,谁也不服谁,然后你把人都得罪了,什么时候才能确定人选。”   谢云云哑口无言,想起谢灵的办法,确实是最好的。   没等她说话,谢灵又开口:“你还是好好上你的学,别把你在学校的事情扯到谢家沟,谢家沟的一些事你也别管。像你说的,一个是乡下,一个是城里,不一样的。我们地里刨食就好,也不跟人争个长短。”   谢云云不知道说什么,简直被谢灵给整蒙了,这谢灵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的。   谢灵也不管她想什么,拉着两个闺女的手准备走。   随即想起什么,脚步一顿,又说:“谢云云,你还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我俩一起上厕所。我跟你抱怨了一句,数学老师一直叫咱们干活,我不想去,只想早点回家。   后来数学老师就把我叫出去骂了我一顿,然后礼拜天不让我回家,只罚我写作业。   我记得当时厕所没有别人,只有咱俩。”   谢云云被她说得整个脸都红了,她说道:“我,当时。”   谢灵摆摆手,开口:“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别牵连了谢家沟。   谢灵说完这话不再停顿直接走了。 第22ç«  送家具   越是动荡时期,人心越复杂,像谢云云这样想法简单说话不经大脑、经不起煽动的蠢货最容易惹祸。   她自己惹祸就算了,关键大家都姓谢,一个祖宗出身。   要不然谢灵也不会管她的死活。   她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只是因为谢云云没有踩到她的底线。   而今天,对于宣传队这件事她真是没有想到,只不过恰巧听到了,她当即反应过来决定把它抓在手中。   正好趁早定下,要不然等后面他们慢慢考虑时,大家一定不会让她一个小姑娘管着宣传队。   至于掌管宣传队之后的事,她心里大约有了个想法,现在先不急。   这些天她忙着让两个闺女适应谢家的生活,又跟着李桂香学花样,前些天去南理送木材等等零零碎碎的事。   本来早就想着去公社的供销社买点东西的,却一直没有空闲的时间。   今天,却是个好天气,正好去公社看看,再晚忙起来就没时间了。   谢灵牵着秋阳秋月走在路上。   不远处,徐锐正站在谢家门口。   他早已看到了谢灵,手牵着两个小孩儿,三人穿着相同样式的衣服裤子布鞋,看着倒像是三姐妹。   不过,他知道那俩是她的外甥女。   小孩子他没有在意,只专注的盯着谢灵看。   这人几天没见,他就想来看看了。   与此同时,谢灵也瞧见了自家门口站着一个男人。   她先是一惊,自家这儿偏远得很,好好的怎么有人。不过大白天的,也做不了坏,她牵着两个闺女的手快步走进,一瞧结果发现是徐锐。   她心里松了一口气,瞪了徐锐一眼,对他说道:“你怎么在这儿?”   徐锐开口:“我来送家具。”其实送家具是顺便,主要是来看看谢灵。   他知道谢灵一个人带着两个外甥女住,生活肯定有许多不方便,他可以来看看,帮帮忙。   谢灵惊讶:“这么快就做好了?”不对啊,现在的木匠可不是后世,现在打家具都不用钉子,慢的很。   不过,谢灵瞧瞧左右,问徐锐:“那家具呢?就你一个人在这儿,你怎么来的?而且”家具是你送?你很闲啊?   徐锐闷声开口:“我在这儿等你。柜子被我放在你家房背后。”   房背后?谢灵:“走吧,咱们去拿柜子。怎么能放在那个地方?万一”   “不会被人看到,到你家房背后只有一条路,必须得路过你家。”我会看见。不会被偷,更不会被别人看见我来你家。   虽然这人说话少,闷闷的,谢灵却是懂了。   不过,谢灵就想逗逗这人,于是郁闷的开口:“那你呢,你在我家门口,虽说我家这儿偏远不会有人来,那万一有人看到你在我家门口怎么办?虽然你是解放军同志,可是别人不知道啊,要是被人看到了,咱俩可就说不清了。”   徐锐紧张了,看到谢灵脸色不好,有些着急的开口解释:“离得远我不会让人注意到我的,离得近我已经走开了。”   谢灵能注意到他,是因为他先看见了谢灵,然后特意让她看到的。   如果他不想让人注意到,谁也注意不到他,就是敌方最厉害的侦查兵也不行。   一个冷冰冰的大个子这样紧张的看着你,嘴里慌张的解释。   谢灵觉得这种感觉非常爽。   所以,她非常以及十分大方的原谅这个不请自来的男人。   谢灵两边的秋阳秋月看到徐锐,对这个冷脸的叔叔非常害怕,只开始叫了一声叔叔,就依偎到谢灵怀里,不说话了。   谢灵把家门打开,让秋阳秋月进去。   “你们先在家待着,小姨跟叔叔去取家具,马上回来。”谢灵温柔的对着秋阳秋月开口。   见秋阳秋月点头,谢灵摸摸两人的头。   转身看到徐锐还呆呆的站着,姿势也没变一下。   她心里腹诽,这家伙怕不是冷而是呆吧!   “走吧,带我去看看你放哪了?”   徐锐带谢灵走到谢家的房背后,谢灵看到的就是一辆大岗子自行车。   而车的后座上一个 生的表情,神色自然的回答老爹的话:“人家闺女画图纸画得跟真的似的,我就想看看人家咋画的。”   徐兴全惊讶地问道:“谁啊?”一个闺女画图纸?这听着咋这么假呢!不是他看不起女的,而是现在也没有个女木匠吧!   徐老大看出徐长喜的不信,也不多说。   而是征求谢灵的意见,看可不可以让他爹看看,毕竟是人家姑娘画的。   见谢灵点头,徐老大拿起木板上的纸让徐长喜看。   只见纸上是一个还没勾勒完成的橱柜,橱柜样式创新,粗看没什么,但细看就能感觉到这橱柜的精致。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让徐兴全惊讶的是里面图纸的结构层次性,比他画的好多了。   徐锐跟着徐兴全进来,就站在徐长喜的身旁,自然而然的看到了纸上的铅笔画。   这种画法他见过的,他刚入部队时的班长就会用铅笔作画。回到宿舍,经常拿着铅笔架着木板抹抹画画。   后来,他们不是一个班了。   但有一次,那个班长把以前班的人集中起来,给全班同志画了全身像。   当然,徐锐不知道那位班长最想给他作画,就因为班长认为徐锐的伤疤配上他的表情有一种禁欲和堕落的美感。   可惜,徐锐为人太过冷淡,只有找全体作画的借口才能让徐锐配合。   那位班长画的人物栩栩如生,甚至人的情绪神态都一清二楚。   要比谢灵画的好得多,徐锐认为这是因为用纸和用笔的不同。   他记得那位班长说过,纸张的好坏,铅笔的软硬精确程度会影响画作的好赖。   徐锐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他这位曾经的年轻班长最后以学习资本情调、崇洋媚外的罪名被纠察队带走。   后来,被人从宿舍里搜出一堆的素描画作,又因为家里有海外关系。最后以叛国罪论处。   这样想着,徐锐猛然看向画画的人。   他一开始见到这人隐秘的欣喜也随之而落。   谢灵也早看到了徐锐,对于徐锐她的印象还是好的,觉得他外冷内热。   可现在,触及这人的眼神,她莫名的不喜欢。   他眼神本本来冷,但看向她的却格外的冷,像是看阶级敌人一般。   这人是什么意思,责怪她?讨厌她?她招惹这人了?没有吧!至于这么冷吗?   这么想着,她的心里莫名一凉。也不再关注对面那人的表情,而是歪过头和左边陈丫子说话。   “丫头,这是你画的?你这跟谁学的啊?”徐兴全看了一会儿,觉得这图虽然简单,但越看越被画里精致巧妙的结构所吸引。   谢灵闻言仿佛有些不好意思,腼腆一笑说道:“叔,这个就是我高中学的,我们高中有美术课。图看着逼真,只是用了一些小技巧,您要是想要,等我回家给您整理整理,然后送过来。”   这丫头他也知道一二,以前她爹经常来这儿请他打家具。前几年谢家修的房子还是他给当大木的。   所以,徐兴全对谢灵的话没有怀疑,在他眼中高中生可是牛的很,会这个也没什么。   不过听谢灵能这么说,对她的印象不禁好了几分,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谢家丫头就是大方,我也不客气。以后你要是还打家具就来我这儿,我给你打,我可比徐老大的手艺好多了。以前,你家的家具就是请我打的。”   谢灵闻言没有拒绝也没有一口答应,而是笑着开口:“以后要是做难得我指定找您,不过一些简单的徐大哥指定做得好,也省的您费心。毕竟,像您这种有名气的大木,没有技术难度的我都不好意思找您。”   “哈哈,你这丫头说得对。以后简单就让老大做,难得再找我。”徐兴全被谢灵说得乐开了花,嘴咧得越发得大。   旁边,徐老大翻了个白眼,嘴里嘀咕:这谢家闺女可真是会说话,之前怎么没看出来。三言两语就把老头子哄的乐开怀。   徐锐向来耳力极佳,当然听到了徐老大的一番嘀咕。   看看正和徐长喜说话的谢灵,嘴角幅度没有变过一毫,眼神清亮看似无害,实则最是让人无懈可击。   配着温柔如水、精致得体的一张脸,只要站在那,谁能抵挡得住呢!   徐锐心里一时酸一时甜,一种说不清的感觉,让他有些无措。   为什么一见到这人,他的情绪就不受自己控制了呢?   徐锐不自觉的看向谢灵。   旁边徐老大顺着他的目光也看向谢灵,突然,笑出声。   “哈哈,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我知道以后该怎么让”说到一半,徐老大反应过来,看是李桂香,松了口气,语气有些不自然,开口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过来了?你家那口子呢。”   “他去仓库放木头了。”李桂香随口回答了他,又一遍问道:“你刚才笑什么?和个神经病一样。”显然,不准备放过徐老大。   徐老大猛地摇摇头:“没有,没有,就是好好地想笑。”废话,那种事他当然不敢乱说。   李桂香有些怀疑:“是吗?看你那一脸贼样?”怎么可能什么事都没有?突然,她想起徐老大刚才看着的方向,刚才谢灵待在那里。   “我告诉你啊,徐老大,你可不能惦记谢灵。别看人现在不上学,那也是文化人。人长的俊,性子还好,以后怎么也得找个城里工人,再不济也得是年轻的劳强户。就你这种条件可不中,一大把年纪了还敢惦记小姑娘。”李桂香越说越愤怒,这徐老大虽是木匠,但也三十好几,虽是独身,儿子却有十岁了。怎么配得上谢灵。   徐老大被这言语惊呆了:“我说李桂香,你想啥子嘞!我徐老大是那种人吗?”   徐老大也是无语,他儿子都十岁了,要找婆娘早就再找了,至于拖到现在吗。   也就能老四能忍得了这婆娘,徐老大懒得和她说话,准备回屋。   谁知道转过身,徐锐就在前面看着他。那眼神,让徐老大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徐锐瞧着他那怂样,没再关注对方,而是对着李桂香开口:“嫂子,谢灵让你们先走吧!谢灵得等一会儿,徐老叔想留她问一些东西。”   说罢,把手里的包裹递给她,说道:“这是谢灵让给你们的,说让你们当午饭吃。她说你回去后要是来得及的话,把秋阳秋月接到你家里,让你照看一下,她回去再接回来。”   李桂香闻言有些犹豫,这谢灵还是她带出来的,现在留她一个人在这儿。后面她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全。   徐锐仿佛能看出她心里想什么,开口说道:“徐老叔人固执,老人家遇到事就想拽着人问个清楚。等一会儿,我去送谢灵。我虽然刚从部队回来,但谢家沟还是认识的。”   徐锐这话,一是解释为什么谢灵不亲自跟李桂香说;二来不要让人担心谢灵的安全问题;最后,他是个军人,并不会让人误会。   李桂香还是犹豫,片刻开口说道:“要不然我留下等等谢灵吧!”   旁边的徐老大知道自己戴罪立功的机会到了,连忙劝她:“李桂香,你这是不放心谁啊!谢家闺女那么大一个人,再说锐子,他可是刚从部队回来,曾经在战场上立过功的军人,有他在,怎么可能有危险。”   就是因为他,她才不放心的好不!这徐锐虽然长的好,但也太凶了,谢灵一个小姑娘能不怕?但一想家里那一堆事,算了,她还是回去吧!   李桂香做了决定也不废话,和两人打了招呼就带着始终沉默没有存在感的陈丫子走了。   院子里除了徐老大和徐锐再没其他人。   自从徐锐回来,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你是不是想和人家姑娘好了?”徐老大突然开口。   “什么好?”徐锐有些疑惑。   徐老大:“那你刚才怎么一直看谢家闺女。”这人刚才看人闺女都看呆了,竟然还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意思,徐老大非常无语,感情徐锐还是个未开窍的,这个白痴。   徐锐面无表情,开口:“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   徐老大:“”这理由很强大,但徐老大就是万分相信这人能做得出来。   徐锐见徐老大脸上的无语,心里嘲讽,这白痴光长了个子,不长脑子。说什么都相信。   刚才的理由当然是徐锐瞎编的,他心里想什么怎么会让别人知道。 第20ç«  耳朵红了   虽然谢灵答应给他整理作图技巧,但徐长喜哪是个耐得住,这不,拉着谢灵在堂屋让她讲讲。   谢灵挑一些基础的说了说,像是房屋的基本形体或是结构零部件等等。   徐兴全做了二十多年的木匠,经常给人设计房屋,自然一点就通。   说了一会儿,徐长喜也知道该让人闺女回去了。   “灵子啊,你说要给我整理作图技巧的,一定不要忘记啊!”徐兴全有些不舍,这闺女通透,不管聊什么都能接上来,跟她说话真是舒服。   谢灵哭笑不得:“您放心吧,我答应您得还能不做?等半个月后我来取家具,正好给您带上。”   “行,别糊弄我老人家就行。”   “你一个大闺女,走在路上也不安全,让锐子送送你吧!”   谢灵也不推辞,对着旁边的徐锐开口:“徐锐同志,你不介意送我一程吧!”谢灵脸上带着笑,眼里却没有半分笑意。她可是记得这人之前看她的眼神呢!不过,冲这人的凶劲儿,那些二流子可不敢招惹。   还不知道怎么招惹她的徐锐有玄不着头脑,为什么谢灵看他的眼神有些冷,明明和徐叔说话的时候那么暖。   不过他本来就打算送她的,当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两人并肩走在路上,谁也不说话,气氛显得有些沉默。   突然左边的徐锐开口:“你的画从哪学的?”   谢灵不知道这人好好问这个干什么,随意开口:“之前说过了吧,跟高中美术老师学的。”   骗人,就高中那两周一节的美术课能把谢灵教的这么专业?他觉得谢灵和顾东和关于握笔、画法都有些像,而顾东和的素描是他小叔请外国美院的教授教的。   县城高中的美术老师可没那本事吧!   看谢灵一脸理所当然的语气,徐锐:真是个小骗子!   不过,他深深地看了谢灵一眼,不再追问这个话题,而是继续开口:“以前我刚入部队时的班长也会素描画法,不过去年他就被迫退伍了,原因他学习资本情调,崇洋媚外。”   谢灵惊讶,随即心里一怒,想起对方之前看他的眼神,义正言辞地开口说道:“你和我说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在警告我?你说你这位解放军同志,明明是学校教我的课,又不是我非要学,却还要赖到我身上。我一个贫农家庭,可不要瞎给我安罪名。”   徐锐:“我不是,我就是想告诉你,你以后不要再对着外人画画。现在上面有些乱,不要被别人当靶子给竖起来。”   谢灵闻言,一下子泄了气,惊讶的看着他,说道:“那你之前那是什么眼神?”还以为对方讨厌她呢,不过听这话也不像啊!   徐锐以为对方知道他一直看她了,难得有些不好意思:“你说多会儿?”   谢灵觉得这同志的语气不对啊,随即打量了他片刻,然后发现对方的耳朵有些红,谢灵纳闷,开口说道:“不就是之前在徐木匠家,你看我那个眼神冷飕飕的,像是要杀人似的。”   被谢灵盯得越发紧张的徐锐:“”我不是,我只是觉得你不该那么鲁莽,不该那么轻易相信人,不该那么慷慨,在那么多人面前轻易展示你的画。   可是他想到,她一个小姑娘再聪明机灵,也不知道上面发生的事儿。   所以这话他不能说,当然以他的性子也说不出那么多话,于是严肃的开口:“你看错了。”   谢灵看他一脸紧张的样子,突然笑了出来,说道:“原来之前你不是讨厌我啊!我就说我又没做啥,你这解放军同志怎么会讨厌我呢!”   我这么美丽单纯的小姑娘,正常男人就算不喜欢,也不能讨厌吧!   谢灵自恋的毛病又发作了,自从来到这里,因为时代环境和原主的性格限制,她只能装作一副温和善解人意的好闺女样儿。   可看到这人一脸严肃闷不吭声的样子,觉得还是可以开开玩笑的。   觉得旁边女人笑的有些诡异的徐锐反驳:“我没有讨厌你。我”   谢灵看男人耳朵越发的红,笑容越发得大:“你怎么了,解放军同志,是不是发现你的耳朵红了。”   由于长期严酷训练和频繁的外出执行任务,徐锐脸上的皮肤呈古铜色,看不出有没有红,不过这耳朵确实明明显显的红透了。   没想到这人看着冷冰冰的,却是个脸皮薄极易害羞的。   谢灵说完这话就快步往前走,她不准备再开口,要不然两人的交流该越界了。   其实,对于这个时代的年轻男女来说早已越界。   而后面,不自觉摸摸耳朵的徐锐:“”准备说些什么,可只看到谢灵的背影。   他闷声不吭大步追上前面的姑娘,不,是女人。   徐锐从见她的第一眼,就觉得她是个女人,而不是个小姑娘。   到了谢家沟村口,两人停下脚步,谢灵先开口说道:“同志,你就送到这儿吧。今天谢谢你了,我就不请你进去喝茶了。我家里没有男人,只有一大两小三个女同志,让你进门恐怕不太方便。”   也许是路上把话说通了,也许是刚开过玩笑,谢灵和男人说话没那么顾忌,话语间熟络了不少。   徐锐只觉得这路走得有点快,两个大队离得有点近,不对,近点才好,就是路走得太快的原因。   等下次了,一定要顾忌谢灵是个女同志,争取走慢点。   事实上完全跟着谢灵的步伐走的徐锐已经忽略了这个事实。   不过,已经走到村口了,徐锐也不会和谢灵一起进去给她招惹是非,只能闷声道:“你走吧!”   谢灵:“”不应该是你走吗?不过这和她没啥关系,于是毫不犹豫的转身回村。   徐锐看着人往里面走去,直到人看不见了,他才离开。   从南理到谢家沟用了半个小时,回去的时候,徐锐只用了十分钟。   徐家   现在是农闲,所以徐家只有几个男人在外面干活,女人没有上工,而是在家里干活。   刘秋苗坐在炕上正在做衣服,虽说小儿子衣服够穿,可她当妈的这么多年没给他做一身,一想起这个她就难受。   下面三个儿媳妇坐在凳子上,大儿媳王英正在缝鞋底,二儿媳陈男和二儿媳刘晓云正在抠玉米。   王英看了看炕上的徐周,笑着开口:“周周这孩子真乖啊,每天静静坐着自己耍,也不烦人。不像磊子,天天吵闹,尤其是前几天还非要和弟弟抢玩具,真是混摸头。”   其实她这话是对弟妹陈男说的,谁让她家大儿子混,非要和他弟换玩具。要不是最后周周也同意换,肯定闹得下不来台。就是不知道她这弟妹昨天晚上哭没哭,可不要以为是她这个当妈的教唆的。   不过,她这话说完,陈男还没接话,坐在上首的婆婆刘秋苗就开口:“这有啥子嘞,都是自家兄弟,换一换没啥。再说,我看换了以后,磊子耍的好,咱周周也喜欢这叫计算机的东西。”   抠玉米的陈男也勉强笑笑,婆婆都这样说了,她说什么也不顶用啊!   同样抠玉米的刘晓云见对面二嫂的脸色不对,眼眶也有些红,心道要糟,赶紧笑着开口:“咱家几个小子各有特点嘞,磊子皮实好动,爱和人耍,拿着小弟给的皮球跟人耍,他耍的最好,放以后啊,肯定是个将军。周周乖巧文静,就喜欢这计算机算数的玩具,在以前那是个读书人呢!”   这话一出,屋里婆媳几个都笑了,刘秋苗表示赞同:“晓云说得对,俩小子都不弱。”   王英听着这话也舒心的很,连陈男的脸色也好看了些,眼里的泪好歹没落下来。   再看看炕上儿子拿着被小弟叫做玩具计算机的东西玩的投入,不自觉的笑了笑,她儿子喜欢就好。要不然都怪她这个当妈的软弱,不能给儿子撑腰。   陈男的这种想法大家都不知道,但都知道她是个什么脾性。性子懦弱敏感,爱多想,要不是陈男没有坏心,大家早就不带搭理她了。   几个女人在这儿说话,院外,徐磊正带着几个孩子在那玩球。   孩子里面,徐磊年龄不是最大,个子也不是最高的,但球是他的。   所以,他非常得意,站在孩子中间,开口说道:“咱们一会儿玩的时候重新变一下规矩。咱们把人分成两队,一会儿,那一队的人谁抢到球,然后把球递给自己队的人,并且把球丢到了指定位置就算哪队赢。”   原本不服气徐磊定规矩的几个小孩儿,听到他说的都十分心动,这样太好玩了,一时跃跃欲试。   徐磊见他们都同意,一时之间更为得意。这可是他小叔说的,还是他磨了很久小叔告诉他。   果然,撒娇才是小孩子的特权,就连小叔这样凶的人都受不了。   徐锐走进院里,几个孩子正打得火热。   他没管孩子,径直进了屋子。正准备换身衣服替他爹干活,就被刘秋苗叫住。   “你这孩子回来也不说一声,过来,我有事跟你说。”要不是她眼尖,还不知道小儿子回来了。   徐锐走上前,开口:“什么事?”   自己的孩子再冷,那也不怕,不过想起这孩子不喜欢接触人的性子。只拽着他的袖子进了里屋。   里屋,几个嫂子都在。   徐锐看见皱眉,除了第一天认人,他就没再和几个嫂子碰面。   徐锐并不喜欢和异性接触!   不过他娘叫他来这儿应该有什么事,所以他没有走。   “你们看咱家老四,长的高,以前当过兵,再过几天又到城里上班了。这条件好啊,你们以后注意注意有啥好姑娘没,有的话就给我说说。”刘秋苗一把年纪,和年轻姑娘坐不到一块。   不过她家媳妇多,让几个嫂子给他注意注意也是一样。   跟三个媳妇说完,又对徐锐开口:“你都二十了,也该张罗相看媳妇了。要不是当兵,说不定你孩子都抱上了。你看你和你三哥出生也就相差前后几分钟的事,他来年孩子就出生了。”   徐锐:不会的,他不当兵也不会有孩子,他不喜欢为什么要有。   以前,他还想过当一辈子光棍的。   不过,这话不能说,于是开口拒绝:“我现在不想这事,以后再说。”   刘秋苗没说话,只是重新做到炕上。然后,哇的一声,开始哭,除了刚开始的时候声音有些大,后面就是小声抽泣。   然后,几个嫂子开始用谴责的目光看着徐锐。明知道咱娘的话不能拒绝,为什么要拒绝。应付一下也是好的呀!   徐锐:“”他能说忘记他娘的大杀器了吗?   徐锐有些无奈,只得开口:“最迟明年,我一定娶亲。”   本来他是不准备透露的,等确定了再告诉家里,可是为了应对他娘只能先承诺这么一句话。   可是,如果那人不答应他,他可能就食言了。   而这句话对刘秋苗简直是天籁之音,她迅速止住哭声,抬起头,擦干净眼泪,说道:“我相信我儿子不会骗他娘的,娘就等着喝你的喜酒。”   对于刘秋苗来说,只要儿子娶媳妇,不管是不是自己找的,只要儿子看上了就行。   至于不好?刘秋苗心里有杆秤,能让她家小儿子看上的姑娘怎么能不好,肯定是千好万好的。   小儿子可不像老二那个糊涂蛋,眼光那么差。只亏的老二媳妇心不坏,要不然老头子早把他们赶出去了。   谢家沟的谢灵不知道徐家的官司,也不知道某个人的想法。   她现在正接了秋阳秋月准备回家。   秋阳秋月嘴上带着笑,见到小姨,两人可高兴了,跑到谢灵面前,一人抱着一条腿。   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拿出手绢给两人擦擦脸上的汗,说道:“出来带手绢了没,看你淋的,也不知道擦擦汗。”   两人拿出自己的小手绢,手绢是谢灵用白色的棉布做得,大小一模一样,为了区分,手绢绣着两人各自的名字。   秋阳:“我们拿了,还擦鼻涕了。”   秋月:“啊,我忘了我拿了,不过桂香婶婶给了我一些纸,让我擦的,我的衣服上没有,干净的。”   谢灵对着两个孩子笑了笑,然后看向李桂香的目光带了感激:“嫂子,真是麻烦你了今天,她家没给你添麻烦吧!”   李桂香在一旁摆摆手,强制按住想往外跑的两个小子,说道:“秋阳秋月都是乖巧的,哪能添麻烦。她俩在家一直和我这俩小子耍,耍的好着呢。以后也让她俩出来,你来我家学花样的时候,就让她俩跟着我家小子。”   谢灵点点头,高兴的说道:“这样好着呢,栓子和根生活泼得很,我也想让她俩耍耍。”   旁边栓子拍拍胸口,开口了:“以后就让秋阳秋月跟着我,认我做大哥,我带她俩耍,其他人不敢欺负他们。”   栓子今年七岁,长的高壮,带着六岁的根生,兄弟俩在谢家沟一群小孩子前面称王称霸。   不过,有李桂香的约束,俩小子倒是没有闯大祸。   谢灵没觉得两个人会带坏秋阳秋月,而且看秋阳秋月亮晶晶的渴望的眼睛,她开口说道:“栓子是个好哥哥。以后,秋阳秋月就跟着栓子哥耍。”   和李桂香聊了一会儿,看天不早了,谢灵带着两个闺女离开李家。 第21ç«  宣传队   十月多,地里的活没有多少,大家也只是伺候一下各家自留地里少量的蔬菜。-   这时候,队里各家的自留地都种的是粮食,比如玉米。现在连填饱肚子都不行,谁还管营养均衡呢。   所以,自留地里大家只会在收完玉米后,把萝卜和白菜种上,等到快入冬的时候收起来。   等到了冬天,配着土豆一起当做菜吃。   不过这是条件好一些的人家,更多的则是把萝卜和白菜甚至包括青菜都悄悄的卖出去,卖给城里人,换挟和票。   自家就吃冬天腌的黄菜。   这里的人普遍爱吃醋,黄菜一股酸味,大家也爱吃的。可是要吃一冬天还真受不了,尤其是吃多了还会烧胃。   那种感觉可真是难受极了。   秋阳秋月最是明白那种难受了,因为一到冬天,她们大多吃的就是黄菜。尤其是王娣来为了省粮食,给她们俩个吃的最差。   有时候,只有黄菜可以吃,至于饭是没有的。   那个时候,谢静为了闺女,会跟婆婆顶嘴,但是王娣来十分有理,说两个丫头不上工,又是丫头,吃那么多干什么。家里穷,可没有那么多粮食吃。   谢灵也许是说不过婆婆,也许也是觉得自己生了闺女低了一头,每到那时,只会默默的把自己的玉米疙瘩分给两人。   秋阳秋月记得娘的,记得娘把饭给她们。也记得她娘总让她们勤快点,让她们让着哥哥,让着弟弟。   可是,哥哥弟弟都叫啥来着?她们忘记了。   娘呢?娘没有忘记,娘去哪了?   秋阳突然问旁边的谢灵:“小姨,娘怎么一直不来?她不来看我们呀!”   正在给萝卜浇水的谢灵闻言顿住,片刻她举起不太脏的左手摸摸秋阳的头,温和地开口问道:“秋阳想娘了吗?”   秋阳有些想娘了,她想让娘来这里过,这里可好了。   所以,她点点头,说道:“小姨,我想娘了,还想让娘也一直住在这里。就像小姨和我和妹妹说的一样,咱们一起生活。不用再被奶骂。”   谢灵心里叹息,王娣来给姐妹俩的阴影太深了,还有大姐。她当初那样顺着婆婆不知道是对是错,明明谢家也是两个闺女,谢爸谢妈十分疼爱姐妹俩。   而谢静长在这样的家庭下,嫁了人,却因为生了两个闺女而选择向婆婆低头,就算亏待了自己闺女。   谢静做得最出格的恐怕就是临终前让妹妹把两个闺女接回谢家。   可能,她心中一直明白,徐家靠不住,婆婆靠不住,自己选的老实丈夫也靠不住。   最后竟只能依靠内向的妹妹。   她不知道怎么评判这位大姐,只是逝者已去,她不能再追究这些是非。   看着秋阳稚嫩的小脸,罕见的说不出口,可是她们来谢家已经十几天,事情到底要说开。   “秋阳娘就是我姐姐,连同我爹我娘就是你们的姥姥姥爷都去了同一个地方。他们不会再回来。”谢灵以往演戏的时侯嘲笑这些话很幼稚,骗小孩子,可轮到她,她只能这么说。   一旁秋月也停下浇水,问谢灵:“小姨,娘和姥姥姥爷是死了吗?死就是再也不回来了吗?”   她听奶和其他人说过的,娘是死了。奶还骂她和姐姐是克星,可她不知道它们什么意思。   谢灵有些愤怒,她知道再怎么做也拦不住别人的嘴,只能给俩孩子讲清楚,让她们不要被外界困扰。   谢灵看着两个孩子,说着话,声音特别的温柔:“以后不要对别人说死这个字,可以用过世代替。因为死这个字不礼貌,我们秋阳秋月是礼貌的好孩子。   她们是过世了,就是再也回不来了。”   秋阳秋月听了都有些难过,她们再也不回来了,难道不来看秋阳秋月了吗?   秋阳想了想问:“小姨,姥姥姥爷和娘是在一起吗?”   “对的,她们一起。姥姥姥爷是姐姐她爹娘,一定会照顾好她,姐姐也会孝顺姥姥姥爷。就像我对秋阳秋月好,秋阳秋月也会帮我做事,孝顺我一样。”谢灵说着,指了指这块地,又说道:“就像秋阳秋月帮小姨给萝卜浇水,咱们三个人一起,比小姨一个人快多了,你们给小姨减轻了负担。”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果然,两个人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到萝卜上来。   地里的萝卜已经冒头,配着萝卜上面的绿叶显得葱葱郁郁,显得十分有生机。   秋阳秋月每天除了早晚谢灵给它们浇水的时间,她们闲了也要来看一看。   看看它们的绿叶,看看它们的身体长了没。   反正两人对它们比大人还上心,因为谢灵说了,这些地里的萝卜和白菜一样,都不卖,留着准备到冬天自己吃。   至于用芥子腌的黄菜,谢灵却没有准备。   三人把水浇了,日头才慢慢上来。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去把手洗了。在谢灵的教导下,秋阳秋月对于洗手也变得耐心起来,手心手背,指头缝和手指甲都搓的干干净净。   洗完各自拿自己的小手绢擦擦。   这时,谢灵就会夸赞她们,说她们是好孩子,爱干净。   两个人都特别高兴,越发的表现起来。   手绢叠的整整齐齐放在上衣的兜里。   两个闺女秋阳高一点胖一点,谢灵拿劳动布给她做了一件藏蓝色的套头衬衫,衬衫左右两边各一个兜,领口处缝着暗红色的小圆领,显得淑女不少。   裤子则是黑色宽松型的,看着和大队里其他孩子穿的差不多。但穿着就是好看。   秋月瘦弱一些,也比姐姐白一些。谢灵便给她缝制红色的上衣,领子也是藏蓝色的。   裤子和姐姐的一样。   至于两人穿的鞋子也是谢灵精心准备。黑色方口布鞋做得十分精致,因为时代关系,两人鞋面上分别用蓝线绣着麦穗和玉米。   两人来谢家后,谢灵就把两人的头发剪短。因为之前的头发又黄又稀,干脆给两人剪掉以后慢慢长。   两人现在院子里,穿着一身合适的衣服,头发短短的,脸上有了些肉,也不再发黄。   看着好看极了,谢灵心里满意。不管什么处境下,人都要在最大的程度上让自己过的精致。   秋月的领子有些歪,谢灵上前给她整理好。秋阳有学有样也拽拽自己的领子,结果本来不歪的领子也被她弄乱了。   谢灵摇摇头,笑了笑,也给姐姐整理一下,开口说着:“棉布太软,做领子容易歪。可是对皮肤好,真是个艰难的抉择。”   秋月拽着谢灵的裤脚,依偎在她身旁:“可是这样好看,小姨不要把可爱的领子拆了。我一定多多看着它,出门前整理仪容仪表。”   谢灵点点她的头,说着:“小姨不会给你们拆了的,就你精。”   说罢,抓着两个人的手出门。   大队里,只是几天时间。   墙上刷的标语就变了,原来是“学启东,超扬中,誓夺稻麦亩产一千斤”的标语被公社的宣传干事给冲掉。   换成“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突出宣传“四个念念不忘”:念念不忘阶级斗争,念念不忘无产阶级专政,念念不忘突出政治,念念不忘高举   大字变了,队里人倒没多大反应,因为好些人根本不认字。而他们庄稼汉子的饭都吃不上,对于这些字真没多大热情。   不过,以后就不一定了。   戏台子前面的空地上,谢云云和她娘站在一起,指着墙上的标语,语气带着鄙夷,大声说着:“这些标语太少了,像我们学校,县城街道里的标语更多更全面,精神建设更彻底。   在县城供销社买东西,你要不说关注群众生活,人家根本不卖你。”   谢云云她娘李桃花十分骄傲,站在一旁附和闺女的话:“上次云云带我去县城,我根本不会说,人服务员根本不搭理我。还是我闺女厉害,说了个什么向人民负责,人家那服务员就说了个为人民服务,然后就让我闺女买了。”   一旁聚着三三两两的人,听得也是十分投入。   谢家沟离公社近,买东西也是去公社买,一年还不去县城一回。   对于谢云云说得县城是个什么样,大家都很好奇。   “这城里人有文化就是不一样,还得来两句话才能买。”   “城里街道那标语,城里人都能看懂吗?她们刷那么多字真浪费,这又不能当饭吃。”   谢云云听见这话直皱眉,非常鄙视这婶子的思想觉悟,于是言辞激烈的开口说道:“人家这是像主席学习,坚决拥护人民,拥护工农阶级。婶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可以一天不吃饭,但不可以一天不学□□语录。”   刚走过来的谢灵就听到谢云云最后一句话,她嘴角抽了抽,十分无语。   “这话说得好!”说话的是公社的一位宣传干部。   他是和谢家沟队长原跃进一起过来的,本来发愁怎么搞宣传。   没想到这乡下还有思想觉悟这么高的女同志。   公社干事穿着一身黑色的工作装,走到谢云云面前,握住她的手,开口说道:“请问你是哪位同志?你真是位好同志啊!”   谢云云有些懵,她就是想跟队里的泥腿子们吹一吹,可没大想过在大人物面前露脸啊!   不过,她得挺住,要不然别人觉得她说谎怎么办,硬生生的挤出几丝笑容,开口介绍自己:“我是谢云云,是县城高中的学生。”   公社干事又对她高看一眼,以前他是不觉得一个乡下的高中生有啥子,但是现在不同,那县城中学zf兵团的名声他可听说过。   看这位女同志的思想觉悟肯定是兵团里的同志。   所以,干事的态度更加友善,笑着对一旁的原跃进开口:“原大队长说找不到人,这不就是合适的人选吗?我相信在谢云云同志的带领下,谢家沟大队的宣传队一定越办越好。”   原跃进心中苦笑,他本来是想推辞的,这上面有啥子乱头,都不干咱庄稼汉子的事,可没想到,唉,云云这丫头冒头了。   可他要是再拒绝,说不定人该给我安罪名了。   原跃进笑了出来,对干事开口:“只怪云云这丫头一直在学校,我忘记了有这么个好同志!不过啊,这丫头一直在城里上学,城里事情多,她一个人也撑不起来,还得再找几个人。”   公社干事对他这个态度非常满意,点点头:“那是应该的,光杆司令肯定不行。你们大队还有没有认识字思想觉悟又高的同志了。   尤其是年轻同志,有激情,有活力,肯定能把这宣传工作搞起来。”   谢云云站在一旁还是懵懵的,这是怎么了,我不就吹个牛,然后就被公社干部给看重了,还想让我当队长?   难道以前的不出众没别人好看没别人成绩好,只是老天给自己的磨练,而她谢云云真正的成功之路是从谢家沟开始?   处在一片畅想中的谢云云猛然被一句话惊醒。   “干事同志,我也十分想加入谢家沟宣传队,为公社为大队做贡献。”谢灵说道。   “这位是?”公社干事看了看说话的女同志,发现这位女同志比刚才那位谢同志还要出众。不管是长相,还是精神头。   “我是谢家沟的谢灵,也在上高中。虽然现在没去学校,但县教育部批准我可以参加明年的毕业考,通过后同样可以拿到毕业证。   我虽然在家里,但十分敬佩那些为人民群众服务的同志。我也想发挥自己的光热,为谢家沟做出自己的贡献。”   公社干事有些好奇,眼神示意原跃进。   原跃进立刻介绍:“灵灵为了照顾两个外甥女主动就在家里,父母大姐都是先进个人,她也是高中生。”既然宣传队是不得不办,原跃进当然选择谢灵,灵灵总比谢云云那丫头靠谱。   公社干事觉得这两个女同志都是好的,不过想着谢云云一直在县里学校,还是zf兵团的人,弄不好还看不上这大队宣传队长。   而谢灵这位同志,家庭成分好,态度积极主动,思想觉悟也高,让她担任也是十分合适的。   最终,干事选择了谢灵作为宣传队的队长,而谢云云也是副队长。   送走干事,原跃进了了一份心事,队里气氛也轻松起来。   他简单说了一下大队成立宣传队的事情,强调这件事非常重要,上面的干部非常重视。而宣传队的人都有工分和其他福利,队长最多,其他人次之。   队里的人也没有反对,毕竟刚才可是有公社干事来过问这事,都不是没眼色的。   只不过大家对谢灵和谢云云就十分羡慕了,早知道有好处,就应该让自家闺女或者儿子出头的,可是后悔也晚了,人都走了。   原跃进说罢让谢灵说几句,谢灵也不怯场,放开秋阳秋月的手,大大方方的走到台上,大声开口:“大家都是乡里乡亲,也都是我的长辈,我就不说其他。只说着宣传队,宣传队主要招年轻人,不会固定人员,大家也不要着急,我会尽量让大家都有机会。”   谢灵这个决定让下面的人无话可说,哪家都能轮到,自家也能得点工分,总比都让别人拿了好。   一旁原跃进看见这一幕满意得直点头,让这丫头当也不错,会做人,理智又不失果断。   在乡下,把乡亲们搞定了比什么都强。   谢灵站在台上,能看到众人的神色,比之前要好多了。   她心里很满意,她主动站出来担任这宣传队队长只是因为不想让人把谢家沟整的乱起来。   宣传是一把刀,如果握它的人行为激进,那整个大队的人也会被它带偏。   她谁也不放心,既然这样,那她就自己上。   至于谢云云的不满,她选择无视。   “谢灵,你有没有听我说话,你真是厚脸皮,竟然自荐。明明人干事是想让我”谢云云很不满,谢灵简直就是她的克星,一遇到她就没好事。   谢灵接着她的话:“想让你干嘛?进宣传队,你现在不是副队长了吗?”   调侃她几句,谢灵神色严肃起来,开口:“谢云云,你问问你自己,要是当上这个队长,你会先做什么?”   宣传队能得工分和福利,还不用下地受累,对于队里各家简直就是白得一份钱。这样的好处谁不想要。   谢云云理直气壮:“当然是先让她们报名,然后由我挑选能进宣传队的人。”   谢灵直接嘲笑她:“然后呢?各家争来争去,谁也不服谁,然后你把人都得罪了,什么时候才能确定人选。”   谢云云哑口无言,想起谢灵的办法,确实是最好的。   没等她说话,谢灵又开口:“你还是好好上你的学,别把你在学校的事情扯到谢家沟,谢家沟的一些事你也别管。像你说的,一个是乡下,一个是城里,不一样的。我们地里刨食就好,也不跟人争个长短。”   谢云云不知道说什么,简直被谢灵给整蒙了,这谢灵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的。   谢灵也不管她想什么,拉着两个闺女的手准备走。   随即想起什么,脚步一顿,又说:“谢云云,你还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我俩一起上厕所。我跟你抱怨了一句,数学老师一直叫咱们干活,我不想去,只想早点回家。   后来数学老师就把我叫出去骂了我一顿,然后礼拜天不让我回家,只罚我写作业。   我记得当时厕所没有别人,只有咱俩。”   谢云云被她说得整个脸都红了,她说道:“我,当时。”   谢灵摆摆手,开口:“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别牵连了谢家沟。   谢灵说完这话不再停顿直接走了。 第22ç«  送家具   越是动荡时期,人心越复杂,像谢云云这样想法简单说话不经大脑、经不起煽动的蠢货最容易惹祸。   她自己惹祸就算了,关键大家都姓谢,一个祖宗出身。   要不然谢灵也不会管她的死活。   她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只是因为谢云云没有踩到她的底线。   而今天,对于宣传队这件事她真是没有想到,只不过恰巧听到了,她当即反应过来决定把它抓在手中。   正好趁早定下,要不然等后面他们慢慢考虑时,大家一定不会让她一个小姑娘管着宣传队。   至于掌管宣传队之后的事,她心里大约有了个想法,现在先不急。   这些天她忙着让两个闺女适应谢家的生活,又跟着李桂香学花样,前些天去南理送木材等等零零碎碎的事。   本来早就想着去公社的供销社买点东西的,却一直没有空闲的时间。   今天,却是个好天气,正好去公社看看,再晚忙起来就没时间了。   谢灵牵着秋阳秋月走在路上。   不远处,徐锐正站在谢家门口。   他早已看到了谢灵,手牵着两个小孩儿,三人穿着相同样式的衣服裤子布鞋,看着倒像是三姐妹。   不过,他知道那俩是她的外甥女。   小孩子他没有在意,只专注的盯着谢灵看。   这人几天没见,他就想来看看了。   与此同时,谢灵也瞧见了自家门口站着一个男人。   她先是一惊,自家这儿偏远得很,好好的怎么有人。不过大白天的,也做不了坏,她牵着两个闺女的手快步走进,一瞧结果发现是徐锐。   她心里松了一口气,瞪了徐锐一眼,对他说道:“你怎么在这儿?”   徐锐开口:“我来送家具。”其实送家具是顺便,主要是来看看谢灵。   他知道谢灵一个人带着两个外甥女住,生活肯定有许多不方便,他可以来看看,帮帮忙。   谢灵惊讶:“这么快就做好了?”不对啊,现在的木匠可不是后世,现在打家具都不用钉子,慢的很。   不过,谢灵瞧瞧左右,问徐锐:“那家具呢?就你一个人在这儿,你怎么来的?而且”家具是你送?你很闲啊?   徐锐闷声开口:“我在这儿等你。柜子被我放在你家房背后。”   房背后?谢灵:“走吧,咱们去拿柜子。怎么能放在那个地方?万一”   “不会被人看到,到你家房背后只有一条路,必须得路过你家。”我会看见。不会被偷,更不会被别人看见我来你家。   虽然这人说话少,闷闷的,谢灵却是懂了。   不过,谢灵就想逗逗这人,于是郁闷的开口:“那你呢,你在我家门口,虽说我家这儿偏远不会有人来,那万一有人看到你在我家门口怎么办?虽然你是解放军同志,可是别人不知道啊,要是被人看到了,咱俩可就说不清了。”   徐锐紧张了,看到谢灵脸色不好,有些着急的开口解释:“离得远我不会让人注意到我的,离得近我已经走开了。”   谢灵能注意到他,是因为他先看见了谢灵,然后特意让她看到的。   如果他不想让人注意到,谁也注意不到他,就是敌方最厉害的侦查兵也不行。   一个冷冰冰的大个子这样紧张的看着你,嘴里慌张的解释。   谢灵觉得这种感觉非常爽。   所以,她非常以及十分大方的原谅这个不请自来的男人。   谢灵两边的秋阳秋月看到徐锐,对这个冷脸的叔叔非常害怕,只开始叫了一声叔叔,就依偎到谢灵怀里,不说话了。   谢灵把家门打开,让秋阳秋月进去。   “你们先在家待着,小姨跟叔叔去取家具,马上回来。”谢灵温柔的对着秋阳秋月开口。   见秋阳秋月点头,谢灵摸摸两人的头。   转身看到徐锐还呆呆的站着,姿势也没变一下。   她心里腹诽,这家伙怕不是冷而是呆吧!   “走吧,带我去看看你放哪了?”   徐锐带谢灵走到谢家的房背后,谢灵看到的就是一辆大岗子自行车。   而车的后座上一个 生的表情,神色自然的回答老爹的话:“人家闺女画图纸画得跟真的似的,我就想看看人家咋画的。”   徐兴全惊讶地问道:“谁啊?”一个闺女画图纸?这听着咋这么假呢!不是他看不起女的,而是现在也没有个女木匠吧!   徐老大看出徐长喜的不信,也不多说。   而是征求谢灵的意见,看可不可以让他爹看看,毕竟是人家姑娘画的。   见谢灵点头,徐老大拿起木板上的纸让徐长喜看。   只见纸上是一个还没勾勒完成的橱柜,橱柜样式创新,粗看没什么,但细看就能感觉到这橱柜的精致。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让徐兴全惊讶的是里面图纸的结构层次性,比他画的好多了。   徐锐跟着徐兴全进来,就站在徐长喜的身旁,自然而然的看到了纸上的铅笔画。   这种画法他见过的,他刚入部队时的班长就会用铅笔作画。回到宿舍,经常拿着铅笔架着木板抹抹画画。   后来,他们不是一个班了。   但有一次,那个班长把以前班的人集中起来,给全班同志画了全身像。   当然,徐锐不知道那位班长最想给他作画,就因为班长认为徐锐的伤疤配上他的表情有一种禁欲和堕落的美感。   可惜,徐锐为人太过冷淡,只有找全体作画的借口才能让徐锐配合。   那位班长画的人物栩栩如生,甚至人的情绪神态都一清二楚。   要比谢灵画的好得多,徐锐认为这是因为用纸和用笔的不同。   他记得那位班长说过,纸张的好坏,铅笔的软硬精确程度会影响画作的好赖。   徐锐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他这位曾经的年轻班长最后以学习资本情调、崇洋媚外的罪名被纠察队带走。   后来,被人从宿舍里搜出一堆的素描画作,又因为家里有海外关系。最后以叛国罪论处。   这样想着,徐锐猛然看向画画的人。   他一开始见到这人隐秘的欣喜也随之而落。   谢灵也早看到了徐锐,对于徐锐她的印象还是好的,觉得他外冷内热。   可现在,触及这人的眼神,她莫名的不喜欢。   他眼神本本来冷,但看向她的却格外的冷,像是看阶级敌人一般。   这人是什么意思,责怪她?讨厌她?她招惹这人了?没有吧!至于这么冷吗?   这么想着,她的心里莫名一凉。也不再关注对面那人的表情,而是歪过头和左边陈丫子说话。   “丫头,这是你画的?你这跟谁学的啊?”徐兴全看了一会儿,觉得这图虽然简单,但越看越被画里精致巧妙的结构所吸引。   谢灵闻言仿佛有些不好意思,腼腆一笑说道:“叔,这个就是我高中学的,我们高中有美术课。图看着逼真,只是用了一些小技巧,您要是想要,等我回家给您整理整理,然后送过来。”   这丫头他也知道一二,以前她爹经常来这儿请他打家具。前几年谢家修的房子还是他给当大木的。   所以,徐兴全对谢灵的话没有怀疑,在他眼中高中生可是牛的很,会这个也没什么。   不过听谢灵能这么说,对她的印象不禁好了几分,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谢家丫头就是大方,我也不客气。以后你要是还打家具就来我这儿,我给你打,我可比徐老大的手艺好多了。以前,你家的家具就是请我打的。”   谢灵闻言没有拒绝也没有一口答应,而是笑着开口:“以后要是做难得我指定找您,不过一些简单的徐大哥指定做得好,也省的您费心。毕竟,像您这种有名气的大木,没有技术难度的我都不好意思找您。”   “哈哈,你这丫头说得对。以后简单就让老大做,难得再找我。”徐兴全被谢灵说得乐开了花,嘴咧得越发得大。   旁边,徐老大翻了个白眼,嘴里嘀咕:这谢家闺女可真是会说话,之前怎么没看出来。三言两语就把老头子哄的乐开怀。   徐锐向来耳力极佳,当然听到了徐老大的一番嘀咕。   看看正和徐长喜说话的谢灵,嘴角幅度没有变过一毫,眼神清亮看似无害,实则最是让人无懈可击。   配着温柔如水、精致得体的一张脸,只要站在那,谁能抵挡得住呢!   徐锐心里一时酸一时甜,一种说不清的感觉,让他有些无措。   为什么一见到这人,他的情绪就不受自己控制了呢?   徐锐不自觉的看向谢灵。   旁边徐老大顺着他的目光也看向谢灵,突然,笑出声。   “哈哈,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我知道以后该怎么让”说到一半,徐老大反应过来,看是李桂香,松了口气,语气有些不自然,开口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过来了?你家那口子呢。”   “他去仓库放木头了。”李桂香随口回答了他,又一遍问道:“你刚才笑什么?和个神经病一样。”显然,不准备放过徐老大。   徐老大猛地摇摇头:“没有,没有,就是好好地想笑。”废话,那种事他当然不敢乱说。   李桂香有些怀疑:“是吗?看你那一脸贼样?”怎么可能什么事都没有?突然,她想起徐老大刚才看着的方向,刚才谢灵待在那里。   “我告诉你啊,徐老大,你可不能惦记谢灵。别看人现在不上学,那也是文化人。人长的俊,性子还好,以后怎么也得找个城里工人,再不济也得是年轻的劳强户。就你这种条件可不中,一大把年纪了还敢惦记小姑娘。”李桂香越说越愤怒,这徐老大虽是木匠,但也三十好几,虽是独身,儿子却有十岁了。怎么配得上谢灵。   徐老大被这言语惊呆了:“我说李桂香,你想啥子嘞!我徐老大是那种人吗?”   徐老大也是无语,他儿子都十岁了,要找婆娘早就再找了,至于拖到现在吗。   也就能老四能忍得了这婆娘,徐老大懒得和她说话,准备回屋。   谁知道转过身,徐锐就在前面看着他。那眼神,让徐老大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徐锐瞧着他那怂样,没再关注对方,而是对着李桂香开口:“嫂子,谢灵让你们先走吧!谢灵得等一会儿,徐老叔想留她问一些东西。”   说罢,把手里的包裹递给她,说道:“这是谢灵让给你们的,说让你们当午饭吃。她说你回去后要是来得及的话,把秋阳秋月接到你家里,让你照看一下,她回去再接回来。”   李桂香闻言有些犹豫,这谢灵还是她带出来的,现在留她一个人在这儿。后面她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全。   徐锐仿佛能看出她心里想什么,开口说道:“徐老叔人固执,老人家遇到事就想拽着人问个清楚。等一会儿,我去送谢灵。我虽然刚从部队回来,但谢家沟还是认识的。”   徐锐这话,一是解释为什么谢灵不亲自跟李桂香说;二来不要让人担心谢灵的安全问题;最后,他是个军人,并不会让人误会。   李桂香还是犹豫,片刻开口说道:“要不然我留下等等谢灵吧!”   旁边的徐老大知道自己戴罪立功的机会到了,连忙劝她:“李桂香,你这是不放心谁啊!谢家闺女那么大一个人,再说锐子,他可是刚从部队回来,曾经在战场上立过功的军人,有他在,怎么可能有危险。”   就是因为他,她才不放心的好不!这徐锐虽然长的好,但也太凶了,谢灵一个小姑娘能不怕?但一想家里那一堆事,算了,她还是回去吧!   李桂香做了决定也不废话,和两人打了招呼就带着始终沉默没有存在感的陈丫子走了。   院子里除了徐老大和徐锐再没其他人。   自从徐锐回来,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你是不是想和人家姑娘好了?”徐老大突然开口。   “什么好?”徐锐有些疑惑。   徐老大:“那你刚才怎么一直看谢家闺女。”这人刚才看人闺女都看呆了,竟然还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意思,徐老大非常无语,感情徐锐还是个未开窍的,这个白痴。   徐锐面无表情,开口:“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   徐老大:“”这理由很强大,但徐老大就是万分相信这人能做得出来。   徐锐见徐老大脸上的无语,心里嘲讽,这白痴光长了个子,不长脑子。说什么都相信。   刚才的理由当然是徐锐瞎编的,他心里想什么怎么会让别人知道。 第20ç«  耳朵红了   虽然谢灵答应给他整理作图技巧,但徐长喜哪是个耐得住,这不,拉着谢灵在堂屋让她讲讲。   谢灵挑一些基础的说了说,像是房屋的基本形体或是结构零部件等等。   徐兴全做了二十多年的木匠,经常给人设计房屋,自然一点就通。   说了一会儿,徐长喜也知道该让人闺女回去了。   “灵子啊,你说要给我整理作图技巧的,一定不要忘记啊!”徐兴全有些不舍,这闺女通透,不管聊什么都能接上来,跟她说话真是舒服。   谢灵哭笑不得:“您放心吧,我答应您得还能不做?等半个月后我来取家具,正好给您带上。”   “行,别糊弄我老人家就行。”   “你一个大闺女,走在路上也不安全,让锐子送送你吧!”   谢灵也不推辞,对着旁边的徐锐开口:“徐锐同志,你不介意送我一程吧!”谢灵脸上带着笑,眼里却没有半分笑意。她可是记得这人之前看她的眼神呢!不过,冲这人的凶劲儿,那些二流子可不敢招惹。   还不知道怎么招惹她的徐锐有玄不着头脑,为什么谢灵看他的眼神有些冷,明明和徐叔说话的时候那么暖。   不过他本来就打算送她的,当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两人并肩走在路上,谁也不说话,气氛显得有些沉默。   突然左边的徐锐开口:“你的画从哪学的?”   谢灵不知道这人好好问这个干什么,随意开口:“之前说过了吧,跟高中美术老师学的。”   骗人,就高中那两周一节的美术课能把谢灵教的这么专业?他觉得谢灵和顾东和关于握笔、画法都有些像,而顾东和的素描是他小叔请外国美院的教授教的。   县城高中的美术老师可没那本事吧!   看谢灵一脸理所当然的语气,徐锐:真是个小骗子!   不过,他深深地看了谢灵一眼,不再追问这个话题,而是继续开口:“以前我刚入部队时的班长也会素描画法,不过去年他就被迫退伍了,原因他学习资本情调,崇洋媚外。”   谢灵惊讶,随即心里一怒,想起对方之前看他的眼神,义正言辞地开口说道:“你和我说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在警告我?你说你这位解放军同志,明明是学校教我的课,又不是我非要学,却还要赖到我身上。我一个贫农家庭,可不要瞎给我安罪名。”   徐锐:“我不是,我就是想告诉你,你以后不要再对着外人画画。现在上面有些乱,不要被别人当靶子给竖起来。”   谢灵闻言,一下子泄了气,惊讶的看着他,说道:“那你之前那是什么眼神?”还以为对方讨厌她呢,不过听这话也不像啊!   徐锐以为对方知道他一直看她了,难得有些不好意思:“你说多会儿?”   谢灵觉得这同志的语气不对啊,随即打量了他片刻,然后发现对方的耳朵有些红,谢灵纳闷,开口说道:“不就是之前在徐木匠家,你看我那个眼神冷飕飕的,像是要杀人似的。”   被谢灵盯得越发紧张的徐锐:“”我不是,我只是觉得你不该那么鲁莽,不该那么轻易相信人,不该那么慷慨,在那么多人面前轻易展示你的画。   可是他想到,她一个小姑娘再聪明机灵,也不知道上面发生的事儿。   所以这话他不能说,当然以他的性子也说不出那么多话,于是严肃的开口:“你看错了。”   谢灵看他一脸紧张的样子,突然笑了出来,说道:“原来之前你不是讨厌我啊!我就说我又没做啥,你这解放军同志怎么会讨厌我呢!”   我这么美丽单纯的小姑娘,正常男人就算不喜欢,也不能讨厌吧!   谢灵自恋的毛病又发作了,自从来到这里,因为时代环境和原主的性格限制,她只能装作一副温和善解人意的好闺女样儿。   可看到这人一脸严肃闷不吭声的样子,觉得还是可以开开玩笑的。   觉得旁边女人笑的有些诡异的徐锐反驳:“我没有讨厌你。我”   谢灵看男人耳朵越发的红,笑容越发得大:“你怎么了,解放军同志,是不是发现你的耳朵红了。”   由于长期严酷训练和频繁的外出执行任务,徐锐脸上的皮肤呈古铜色,看不出有没有红,不过这耳朵确实明明显显的红透了。   没想到这人看着冷冰冰的,却是个脸皮薄极易害羞的。   谢灵说完这话就快步往前走,她不准备再开口,要不然两人的交流该越界了。   其实,对于这个时代的年轻男女来说早已越界。   而后面,不自觉摸摸耳朵的徐锐:“”准备说些什么,可只看到谢灵的背影。   他闷声不吭大步追上前面的姑娘,不,是女人。   徐锐从见她的第一眼,就觉得她是个女人,而不是个小姑娘。   到了谢家沟村口,两人停下脚步,谢灵先开口说道:“同志,你就送到这儿吧。今天谢谢你了,我就不请你进去喝茶了。我家里没有男人,只有一大两小三个女同志,让你进门恐怕不太方便。”   也许是路上把话说通了,也许是刚开过玩笑,谢灵和男人说话没那么顾忌,话语间熟络了不少。   徐锐只觉得这路走得有点快,两个大队离得有点近,不对,近点才好,就是路走得太快的原因。   等下次了,一定要顾忌谢灵是个女同志,争取走慢点。   事实上完全跟着谢灵的步伐走的徐锐已经忽略了这个事实。   不过,已经走到村口了,徐锐也不会和谢灵一起进去给她招惹是非,只能闷声道:“你走吧!”   谢灵:“”不应该是你走吗?不过这和她没啥关系,于是毫不犹豫的转身回村。   徐锐看着人往里面走去,直到人看不见了,他才离开。   从南理到谢家沟用了半个小时,回去的时候,徐锐只用了十分钟。   徐家   现在是农闲,所以徐家只有几个男人在外面干活,女人没有上工,而是在家里干活。   刘秋苗坐在炕上正在做衣服,虽说小儿子衣服够穿,可她当妈的这么多年没给他做一身,一想起这个她就难受。   下面三个儿媳妇坐在凳子上,大儿媳王英正在缝鞋底,二儿媳陈男和二儿媳刘晓云正在抠玉米。   王英看了看炕上的徐周,笑着开口:“周周这孩子真乖啊,每天静静坐着自己耍,也不烦人。不像磊子,天天吵闹,尤其是前几天还非要和弟弟抢玩具,真是混摸头。”   其实她这话是对弟妹陈男说的,谁让她家大儿子混,非要和他弟换玩具。要不是最后周周也同意换,肯定闹得下不来台。就是不知道她这弟妹昨天晚上哭没哭,可不要以为是她这个当妈的教唆的。   不过,她这话说完,陈男还没接话,坐在上首的婆婆刘秋苗就开口:“这有啥子嘞,都是自家兄弟,换一换没啥。再说,我看换了以后,磊子耍的好,咱周周也喜欢这叫计算机的东西。”   抠玉米的陈男也勉强笑笑,婆婆都这样说了,她说什么也不顶用啊!   同样抠玉米的刘晓云见对面二嫂的脸色不对,眼眶也有些红,心道要糟,赶紧笑着开口:“咱家几个小子各有特点嘞,磊子皮实好动,爱和人耍,拿着小弟给的皮球跟人耍,他耍的最好,放以后啊,肯定是个将军。周周乖巧文静,就喜欢这计算机算数的玩具,在以前那是个读书人呢!”   这话一出,屋里婆媳几个都笑了,刘秋苗表示赞同:“晓云说得对,俩小子都不弱。”   王英听着这话也舒心的很,连陈男的脸色也好看了些,眼里的泪好歹没落下来。   再看看炕上儿子拿着被小弟叫做玩具计算机的东西玩的投入,不自觉的笑了笑,她儿子喜欢就好。要不然都怪她这个当妈的软弱,不能给儿子撑腰。   陈男的这种想法大家都不知道,但都知道她是个什么脾性。性子懦弱敏感,爱多想,要不是陈男没有坏心,大家早就不带搭理她了。   几个女人在这儿说话,院外,徐磊正带着几个孩子在那玩球。   孩子里面,徐磊年龄不是最大,个子也不是最高的,但球是他的。   所以,他非常得意,站在孩子中间,开口说道:“咱们一会儿玩的时候重新变一下规矩。咱们把人分成两队,一会儿,那一队的人谁抢到球,然后把球递给自己队的人,并且把球丢到了指定位置就算哪队赢。”   原本不服气徐磊定规矩的几个小孩儿,听到他说的都十分心动,这样太好玩了,一时跃跃欲试。   徐磊见他们都同意,一时之间更为得意。这可是他小叔说的,还是他磨了很久小叔告诉他。   果然,撒娇才是小孩子的特权,就连小叔这样凶的人都受不了。   徐锐走进院里,几个孩子正打得火热。   他没管孩子,径直进了屋子。正准备换身衣服替他爹干活,就被刘秋苗叫住。   “你这孩子回来也不说一声,过来,我有事跟你说。”要不是她眼尖,还不知道小儿子回来了。   徐锐走上前,开口:“什么事?”   自己的孩子再冷,那也不怕,不过想起这孩子不喜欢接触人的性子。只拽着他的袖子进了里屋。   里屋,几个嫂子都在。   徐锐看见皱眉,除了第一天认人,他就没再和几个嫂子碰面。   徐锐并不喜欢和异性接触!   不过他娘叫他来这儿应该有什么事,所以他没有走。   “你们看咱家老四,长的高,以前当过兵,再过几天又到城里上班了。这条件好啊,你们以后注意注意有啥好姑娘没,有的话就给我说说。”刘秋苗一把年纪,和年轻姑娘坐不到一块。   不过她家媳妇多,让几个嫂子给他注意注意也是一样。   跟三个媳妇说完,又对徐锐开口:“你都二十了,也该张罗相看媳妇了。要不是当兵,说不定你孩子都抱上了。你看你和你三哥出生也就相差前后几分钟的事,他来年孩子就出生了。”   徐锐:不会的,他不当兵也不会有孩子,他不喜欢为什么要有。   以前,他还想过当一辈子光棍的。   不过,这话不能说,于是开口拒绝:“我现在不想这事,以后再说。”   刘秋苗没说话,只是重新做到炕上。然后,哇的一声,开始哭,除了刚开始的时候声音有些大,后面就是小声抽泣。   然后,几个嫂子开始用谴责的目光看着徐锐。明知道咱娘的话不能拒绝,为什么要拒绝。应付一下也是好的呀!   徐锐:“”他能说忘记他娘的大杀器了吗?   徐锐有些无奈,只得开口:“最迟明年,我一定娶亲。”   本来他是不准备透露的,等确定了再告诉家里,可是为了应对他娘只能先承诺这么一句话。   可是,如果那人不答应他,他可能就食言了。   而这句话对刘秋苗简直是天籁之音,她迅速止住哭声,抬起头,擦干净眼泪,说道:“我相信我儿子不会骗他娘的,娘就等着喝你的喜酒。”   对于刘秋苗来说,只要儿子娶媳妇,不管是不是自己找的,只要儿子看上了就行。   至于不好?刘秋苗心里有杆秤,能让她家小儿子看上的姑娘怎么能不好,肯定是千好万好的。   小儿子可不像老二那个糊涂蛋,眼光那么差。只亏的老二媳妇心不坏,要不然老头子早把他们赶出去了。   谢家沟的谢灵不知道徐家的官司,也不知道某个人的想法。   她现在正接了秋阳秋月准备回家。   秋阳秋月嘴上带着笑,见到小姨,两人可高兴了,跑到谢灵面前,一人抱着一条腿。   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拿出手绢给两人擦擦脸上的汗,说道:“出来带手绢了没,看你淋的,也不知道擦擦汗。”   两人拿出自己的小手绢,手绢是谢灵用白色的棉布做得,大小一模一样,为了区分,手绢绣着两人各自的名字。   秋阳:“我们拿了,还擦鼻涕了。”   秋月:“啊,我忘了我拿了,不过桂香婶婶给了我一些纸,让我擦的,我的衣服上没有,干净的。”   谢灵对着两个孩子笑了笑,然后看向李桂香的目光带了感激:“嫂子,真是麻烦你了今天,她家没给你添麻烦吧!”   李桂香在一旁摆摆手,强制按住想往外跑的两个小子,说道:“秋阳秋月都是乖巧的,哪能添麻烦。她俩在家一直和我这俩小子耍,耍的好着呢。以后也让她俩出来,你来我家学花样的时候,就让她俩跟着我家小子。”   谢灵点点头,高兴的说道:“这样好着呢,栓子和根生活泼得很,我也想让她俩耍耍。”   旁边栓子拍拍胸口,开口了:“以后就让秋阳秋月跟着我,认我做大哥,我带她俩耍,其他人不敢欺负他们。”   栓子今年七岁,长的高壮,带着六岁的根生,兄弟俩在谢家沟一群小孩子前面称王称霸。   不过,有李桂香的约束,俩小子倒是没有闯大祸。   谢灵没觉得两个人会带坏秋阳秋月,而且看秋阳秋月亮晶晶的渴望的眼睛,她开口说道:“栓子是个好哥哥。以后,秋阳秋月就跟着栓子哥耍。”   和李桂香聊了一会儿,看天不早了,谢灵带着两个闺女离开李家。 第21ç«  宣传队   十月多,地里的活没有多少,大家也只是伺候一下各家自留地里少量的蔬菜。-   这时候,队里各家的自留地都种的是粮食,比如玉米。现在连填饱肚子都不行,谁还管营养均衡呢。   所以,自留地里大家只会在收完玉米后,把萝卜和白菜种上,等到快入冬的时候收起来。   等到了冬天,配着土豆一起当做菜吃。   不过这是条件好一些的人家,更多的则是把萝卜和白菜甚至包括青菜都悄悄的卖出去,卖给城里人,换挟和票。   自家就吃冬天腌的黄菜。   这里的人普遍爱吃醋,黄菜一股酸味,大家也爱吃的。可是要吃一冬天还真受不了,尤其是吃多了还会烧胃。   那种感觉可真是难受极了。   秋阳秋月最是明白那种难受了,因为一到冬天,她们大多吃的就是黄菜。尤其是王娣来为了省粮食,给她们俩个吃的最差。   有时候,只有黄菜可以吃,至于饭是没有的。   那个时候,谢静为了闺女,会跟婆婆顶嘴,但是王娣来十分有理,说两个丫头不上工,又是丫头,吃那么多干什么。家里穷,可没有那么多粮食吃。   谢灵也许是说不过婆婆,也许也是觉得自己生了闺女低了一头,每到那时,只会默默的把自己的玉米疙瘩分给两人。   秋阳秋月记得娘的,记得娘把饭给她们。也记得她娘总让她们勤快点,让她们让着哥哥,让着弟弟。   可是,哥哥弟弟都叫啥来着?她们忘记了。   娘呢?娘没有忘记,娘去哪了?   秋阳突然问旁边的谢灵:“小姨,娘怎么一直不来?她不来看我们呀!”   正在给萝卜浇水的谢灵闻言顿住,片刻她举起不太脏的左手摸摸秋阳的头,温和地开口问道:“秋阳想娘了吗?”   秋阳有些想娘了,她想让娘来这里过,这里可好了。   所以,她点点头,说道:“小姨,我想娘了,还想让娘也一直住在这里。就像小姨和我和妹妹说的一样,咱们一起生活。不用再被奶骂。”   谢灵心里叹息,王娣来给姐妹俩的阴影太深了,还有大姐。她当初那样顺着婆婆不知道是对是错,明明谢家也是两个闺女,谢爸谢妈十分疼爱姐妹俩。   而谢静长在这样的家庭下,嫁了人,却因为生了两个闺女而选择向婆婆低头,就算亏待了自己闺女。   谢静做得最出格的恐怕就是临终前让妹妹把两个闺女接回谢家。   可能,她心中一直明白,徐家靠不住,婆婆靠不住,自己选的老实丈夫也靠不住。   最后竟只能依靠内向的妹妹。   她不知道怎么评判这位大姐,只是逝者已去,她不能再追究这些是非。   看着秋阳稚嫩的小脸,罕见的说不出口,可是她们来谢家已经十几天,事情到底要说开。   “秋阳娘就是我姐姐,连同我爹我娘就是你们的姥姥姥爷都去了同一个地方。他们不会再回来。”谢灵以往演戏的时侯嘲笑这些话很幼稚,骗小孩子,可轮到她,她只能这么说。   一旁秋月也停下浇水,问谢灵:“小姨,娘和姥姥姥爷是死了吗?死就是再也不回来了吗?”   她听奶和其他人说过的,娘是死了。奶还骂她和姐姐是克星,可她不知道它们什么意思。   谢灵有些愤怒,她知道再怎么做也拦不住别人的嘴,只能给俩孩子讲清楚,让她们不要被外界困扰。   谢灵看着两个孩子,说着话,声音特别的温柔:“以后不要对别人说死这个字,可以用过世代替。因为死这个字不礼貌,我们秋阳秋月是礼貌的好孩子。   她们是过世了,就是再也回不来了。”   秋阳秋月听了都有些难过,她们再也不回来了,难道不来看秋阳秋月了吗?   秋阳想了想问:“小姨,姥姥姥爷和娘是在一起吗?”   “对的,她们一起。姥姥姥爷是姐姐她爹娘,一定会照顾好她,姐姐也会孝顺姥姥姥爷。就像我对秋阳秋月好,秋阳秋月也会帮我做事,孝顺我一样。”谢灵说着,指了指这块地,又说道:“就像秋阳秋月帮小姨给萝卜浇水,咱们三个人一起,比小姨一个人快多了,你们给小姨减轻了负担。”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果然,两个人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到萝卜上来。   地里的萝卜已经冒头,配着萝卜上面的绿叶显得葱葱郁郁,显得十分有生机。   秋阳秋月每天除了早晚谢灵给它们浇水的时间,她们闲了也要来看一看。   看看它们的绿叶,看看它们的身体长了没。   反正两人对它们比大人还上心,因为谢灵说了,这些地里的萝卜和白菜一样,都不卖,留着准备到冬天自己吃。   至于用芥子腌的黄菜,谢灵却没有准备。   三人把水浇了,日头才慢慢上来。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去把手洗了。在谢灵的教导下,秋阳秋月对于洗手也变得耐心起来,手心手背,指头缝和手指甲都搓的干干净净。   洗完各自拿自己的小手绢擦擦。   这时,谢灵就会夸赞她们,说她们是好孩子,爱干净。   两个人都特别高兴,越发的表现起来。   手绢叠的整整齐齐放在上衣的兜里。   两个闺女秋阳高一点胖一点,谢灵拿劳动布给她做了一件藏蓝色的套头衬衫,衬衫左右两边各一个兜,领口处缝着暗红色的小圆领,显得淑女不少。   裤子则是黑色宽松型的,看着和大队里其他孩子穿的差不多。但穿着就是好看。   秋月瘦弱一些,也比姐姐白一些。谢灵便给她缝制红色的上衣,领子也是藏蓝色的。   裤子和姐姐的一样。   至于两人穿的鞋子也是谢灵精心准备。黑色方口布鞋做得十分精致,因为时代关系,两人鞋面上分别用蓝线绣着麦穗和玉米。   两人来谢家后,谢灵就把两人的头发剪短。因为之前的头发又黄又稀,干脆给两人剪掉以后慢慢长。   两人现在院子里,穿着一身合适的衣服,头发短短的,脸上有了些肉,也不再发黄。   看着好看极了,谢灵心里满意。不管什么处境下,人都要在最大的程度上让自己过的精致。   秋月的领子有些歪,谢灵上前给她整理好。秋阳有学有样也拽拽自己的领子,结果本来不歪的领子也被她弄乱了。   谢灵摇摇头,笑了笑,也给姐姐整理一下,开口说着:“棉布太软,做领子容易歪。可是对皮肤好,真是个艰难的抉择。”   秋月拽着谢灵的裤脚,依偎在她身旁:“可是这样好看,小姨不要把可爱的领子拆了。我一定多多看着它,出门前整理仪容仪表。”   谢灵点点她的头,说着:“小姨不会给你们拆了的,就你精。”   说罢,抓着两个人的手出门。   大队里,只是几天时间。   墙上刷的标语就变了,原来是“学启东,超扬中,誓夺稻麦亩产一千斤”的标语被公社的宣传干事给冲掉。   换成“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突出宣传“四个念念不忘”:念念不忘阶级斗争,念念不忘无产阶级专政,念念不忘突出政治,念念不忘高举   大字变了,队里人倒没多大反应,因为好些人根本不认字。而他们庄稼汉子的饭都吃不上,对于这些字真没多大热情。   不过,以后就不一定了。   戏台子前面的空地上,谢云云和她娘站在一起,指着墙上的标语,语气带着鄙夷,大声说着:“这些标语太少了,像我们学校,县城街道里的标语更多更全面,精神建设更彻底。   在县城供销社买东西,你要不说关注群众生活,人家根本不卖你。”   谢云云她娘李桃花十分骄傲,站在一旁附和闺女的话:“上次云云带我去县城,我根本不会说,人服务员根本不搭理我。还是我闺女厉害,说了个什么向人民负责,人家那服务员就说了个为人民服务,然后就让我闺女买了。”   一旁聚着三三两两的人,听得也是十分投入。   谢家沟离公社近,买东西也是去公社买,一年还不去县城一回。   对于谢云云说得县城是个什么样,大家都很好奇。   “这城里人有文化就是不一样,还得来两句话才能买。”   “城里街道那标语,城里人都能看懂吗?她们刷那么多字真浪费,这又不能当饭吃。”   谢云云听见这话直皱眉,非常鄙视这婶子的思想觉悟,于是言辞激烈的开口说道:“人家这是像主席学习,坚决拥护人民,拥护工农阶级。婶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可以一天不吃饭,但不可以一天不学□□语录。”   刚走过来的谢灵就听到谢云云最后一句话,她嘴角抽了抽,十分无语。   “这话说得好!”说话的是公社的一位宣传干部。   他是和谢家沟队长原跃进一起过来的,本来发愁怎么搞宣传。   没想到这乡下还有思想觉悟这么高的女同志。   公社干事穿着一身黑色的工作装,走到谢云云面前,握住她的手,开口说道:“请问你是哪位同志?你真是位好同志啊!”   谢云云有些懵,她就是想跟队里的泥腿子们吹一吹,可没大想过在大人物面前露脸啊!   不过,她得挺住,要不然别人觉得她说谎怎么办,硬生生的挤出几丝笑容,开口介绍自己:“我是谢云云,是县城高中的学生。”   公社干事又对她高看一眼,以前他是不觉得一个乡下的高中生有啥子,但是现在不同,那县城中学zf兵团的名声他可听说过。   看这位女同志的思想觉悟肯定是兵团里的同志。   所以,干事的态度更加友善,笑着对一旁的原跃进开口:“原大队长说找不到人,这不就是合适的人选吗?我相信在谢云云同志的带领下,谢家沟大队的宣传队一定越办越好。”   原跃进心中苦笑,他本来是想推辞的,这上面有啥子乱头,都不干咱庄稼汉子的事,可没想到,唉,云云这丫头冒头了。   可他要是再拒绝,说不定人该给我安罪名了。   原跃进笑了出来,对干事开口:“只怪云云这丫头一直在学校,我忘记了有这么个好同志!不过啊,这丫头一直在城里上学,城里事情多,她一个人也撑不起来,还得再找几个人。”   公社干事对他这个态度非常满意,点点头:“那是应该的,光杆司令肯定不行。你们大队还有没有认识字思想觉悟又高的同志了。   尤其是年轻同志,有激情,有活力,肯定能把这宣传工作搞起来。”   谢云云站在一旁还是懵懵的,这是怎么了,我不就吹个牛,然后就被公社干部给看重了,还想让我当队长?   难道以前的不出众没别人好看没别人成绩好,只是老天给自己的磨练,而她谢云云真正的成功之路是从谢家沟开始?   处在一片畅想中的谢云云猛然被一句话惊醒。   “干事同志,我也十分想加入谢家沟宣传队,为公社为大队做贡献。”谢灵说道。   “这位是?”公社干事看了看说话的女同志,发现这位女同志比刚才那位谢同志还要出众。不管是长相,还是精神头。   “我是谢家沟的谢灵,也在上高中。虽然现在没去学校,但县教育部批准我可以参加明年的毕业考,通过后同样可以拿到毕业证。   我虽然在家里,但十分敬佩那些为人民群众服务的同志。我也想发挥自己的光热,为谢家沟做出自己的贡献。”   公社干事有些好奇,眼神示意原跃进。   原跃进立刻介绍:“灵灵为了照顾两个外甥女主动就在家里,父母大姐都是先进个人,她也是高中生。”既然宣传队是不得不办,原跃进当然选择谢灵,灵灵总比谢云云那丫头靠谱。   公社干事觉得这两个女同志都是好的,不过想着谢云云一直在县里学校,还是zf兵团的人,弄不好还看不上这大队宣传队长。   而谢灵这位同志,家庭成分好,态度积极主动,思想觉悟也高,让她担任也是十分合适的。   最终,干事选择了谢灵作为宣传队的队长,而谢云云也是副队长。   送走干事,原跃进了了一份心事,队里气氛也轻松起来。   他简单说了一下大队成立宣传队的事情,强调这件事非常重要,上面的干部非常重视。而宣传队的人都有工分和其他福利,队长最多,其他人次之。   队里的人也没有反对,毕竟刚才可是有公社干事来过问这事,都不是没眼色的。   只不过大家对谢灵和谢云云就十分羡慕了,早知道有好处,就应该让自家闺女或者儿子出头的,可是后悔也晚了,人都走了。   原跃进说罢让谢灵说几句,谢灵也不怯场,放开秋阳秋月的手,大大方方的走到台上,大声开口:“大家都是乡里乡亲,也都是我的长辈,我就不说其他。只说着宣传队,宣传队主要招年轻人,不会固定人员,大家也不要着急,我会尽量让大家都有机会。”   谢灵这个决定让下面的人无话可说,哪家都能轮到,自家也能得点工分,总比都让别人拿了好。   一旁原跃进看见这一幕满意得直点头,让这丫头当也不错,会做人,理智又不失果断。   在乡下,把乡亲们搞定了比什么都强。   谢灵站在台上,能看到众人的神色,比之前要好多了。   她心里很满意,她主动站出来担任这宣传队队长只是因为不想让人把谢家沟整的乱起来。   宣传是一把刀,如果握它的人行为激进,那整个大队的人也会被它带偏。   她谁也不放心,既然这样,那她就自己上。   至于谢云云的不满,她选择无视。   “谢灵,你有没有听我说话,你真是厚脸皮,竟然自荐。明明人干事是想让我”谢云云很不满,谢灵简直就是她的克星,一遇到她就没好事。   谢灵接着她的话:“想让你干嘛?进宣传队,你现在不是副队长了吗?”   调侃她几句,谢灵神色严肃起来,开口:“谢云云,你问问你自己,要是当上这个队长,你会先做什么?”   宣传队能得工分和福利,还不用下地受累,对于队里各家简直就是白得一份钱。这样的好处谁不想要。   谢云云理直气壮:“当然是先让她们报名,然后由我挑选能进宣传队的人。”   谢灵直接嘲笑她:“然后呢?各家争来争去,谁也不服谁,然后你把人都得罪了,什么时候才能确定人选。”   谢云云哑口无言,想起谢灵的办法,确实是最好的。   没等她说话,谢灵又开口:“你还是好好上你的学,别把你在学校的事情扯到谢家沟,谢家沟的一些事你也别管。像你说的,一个是乡下,一个是城里,不一样的。我们地里刨食就好,也不跟人争个长短。”   谢云云不知道说什么,简直被谢灵给整蒙了,这谢灵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的。   谢灵也不管她想什么,拉着两个闺女的手准备走。   随即想起什么,脚步一顿,又说:“谢云云,你还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我俩一起上厕所。我跟你抱怨了一句,数学老师一直叫咱们干活,我不想去,只想早点回家。   后来数学老师就把我叫出去骂了我一顿,然后礼拜天不让我回家,只罚我写作业。   我记得当时厕所没有别人,只有咱俩。”   谢云云被她说得整个脸都红了,她说道:“我,当时。”   谢灵摆摆手,开口:“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别牵连了谢家沟。   谢灵说完这话不再停顿直接走了。 第22ç«  送家具   越是动荡时期,人心越复杂,像谢云云这样想法简单说话不经大脑、经不起煽动的蠢货最容易惹祸。   她自己惹祸就算了,关键大家都姓谢,一个祖宗出身。   要不然谢灵也不会管她的死活。   她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只是因为谢云云没有踩到她的底线。   而今天,对于宣传队这件事她真是没有想到,只不过恰巧听到了,她当即反应过来决定把它抓在手中。   正好趁早定下,要不然等后面他们慢慢考虑时,大家一定不会让她一个小姑娘管着宣传队。   至于掌管宣传队之后的事,她心里大约有了个想法,现在先不急。   这些天她忙着让两个闺女适应谢家的生活,又跟着李桂香学花样,前些天去南理送木材等等零零碎碎的事。   本来早就想着去公社的供销社买点东西的,却一直没有空闲的时间。   今天,却是个好天气,正好去公社看看,再晚忙起来就没时间了。   谢灵牵着秋阳秋月走在路上。   不远处,徐锐正站在谢家门口。   他早已看到了谢灵,手牵着两个小孩儿,三人穿着相同样式的衣服裤子布鞋,看着倒像是三姐妹。   不过,他知道那俩是她的外甥女。   小孩子他没有在意,只专注的盯着谢灵看。   这人几天没见,他就想来看看了。   与此同时,谢灵也瞧见了自家门口站着一个男人。   她先是一惊,自家这儿偏远得很,好好的怎么有人。不过大白天的,也做不了坏,她牵着两个闺女的手快步走进,一瞧结果发现是徐锐。   她心里松了一口气,瞪了徐锐一眼,对他说道:“你怎么在这儿?”   徐锐开口:“我来送家具。”其实送家具是顺便,主要是来看看谢灵。   他知道谢灵一个人带着两个外甥女住,生活肯定有许多不方便,他可以来看看,帮帮忙。   谢灵惊讶:“这么快就做好了?”不对啊,现在的木匠可不是后世,现在打家具都不用钉子,慢的很。   不过,谢灵瞧瞧左右,问徐锐:“那家具呢?就你一个人在这儿,你怎么来的?而且”家具是你送?你很闲啊?   徐锐闷声开口:“我在这儿等你。柜子被我放在你家房背后。”   房背后?谢灵:“走吧,咱们去拿柜子。怎么能放在那个地方?万一”   “不会被人看到,到你家房背后只有一条路,必须得路过你家。”我会看见。不会被偷,更不会被别人看见我来你家。   虽然这人说话少,闷闷的,谢灵却是懂了。   不过,谢灵就想逗逗这人,于是郁闷的开口:“那你呢,你在我家门口,虽说我家这儿偏远不会有人来,那万一有人看到你在我家门口怎么办?虽然你是解放军同志,可是别人不知道啊,要是被人看到了,咱俩可就说不清了。”   徐锐紧张了,看到谢灵脸色不好,有些着急的开口解释:“离得远我不会让人注意到我的,离得近我已经走开了。”   谢灵能注意到他,是因为他先看见了谢灵,然后特意让她看到的。   如果他不想让人注意到,谁也注意不到他,就是敌方最厉害的侦查兵也不行。   一个冷冰冰的大个子这样紧张的看着你,嘴里慌张的解释。   谢灵觉得这种感觉非常爽。   所以,她非常以及十分大方的原谅这个不请自来的男人。   谢灵两边的秋阳秋月看到徐锐,对这个冷脸的叔叔非常害怕,只开始叫了一声叔叔,就依偎到谢灵怀里,不说话了。   谢灵把家门打开,让秋阳秋月进去。   “你们先在家待着,小姨跟叔叔去取家具,马上回来。”谢灵温柔的对着秋阳秋月开口。   见秋阳秋月点头,谢灵摸摸两人的头。   转身看到徐锐还呆呆的站着,姿势也没变一下。   她心里腹诽,这家伙怕不是冷而是呆吧!   “走吧,带我去看看你放哪了?”   徐锐带谢灵走到谢家的房背后,谢灵看到的就是一辆大岗子自行车。   而车的后座上一个 生的表情,神色自然的回答老爹的话:“人家闺女画图纸画得跟真的似的,我就想看看人家咋画的。”   徐兴全惊讶地问道:“谁啊?”一个闺女画图纸?这听着咋这么假呢!不是他看不起女的,而是现在也没有个女木匠吧!   徐老大看出徐长喜的不信,也不多说。   而是征求谢灵的意见,看可不可以让他爹看看,毕竟是人家姑娘画的。   见谢灵点头,徐老大拿起木板上的纸让徐长喜看。   只见纸上是一个还没勾勒完成的橱柜,橱柜样式创新,粗看没什么,但细看就能感觉到这橱柜的精致。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让徐兴全惊讶的是里面图纸的结构层次性,比他画的好多了。   徐锐跟着徐兴全进来,就站在徐长喜的身旁,自然而然的看到了纸上的铅笔画。   这种画法他见过的,他刚入部队时的班长就会用铅笔作画。回到宿舍,经常拿着铅笔架着木板抹抹画画。   后来,他们不是一个班了。   但有一次,那个班长把以前班的人集中起来,给全班同志画了全身像。   当然,徐锐不知道那位班长最想给他作画,就因为班长认为徐锐的伤疤配上他的表情有一种禁欲和堕落的美感。   可惜,徐锐为人太过冷淡,只有找全体作画的借口才能让徐锐配合。   那位班长画的人物栩栩如生,甚至人的情绪神态都一清二楚。   要比谢灵画的好得多,徐锐认为这是因为用纸和用笔的不同。   他记得那位班长说过,纸张的好坏,铅笔的软硬精确程度会影响画作的好赖。   徐锐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他这位曾经的年轻班长最后以学习资本情调、崇洋媚外的罪名被纠察队带走。   后来,被人从宿舍里搜出一堆的素描画作,又因为家里有海外关系。最后以叛国罪论处。   这样想着,徐锐猛然看向画画的人。   他一开始见到这人隐秘的欣喜也随之而落。   谢灵也早看到了徐锐,对于徐锐她的印象还是好的,觉得他外冷内热。   可现在,触及这人的眼神,她莫名的不喜欢。   他眼神本本来冷,但看向她的却格外的冷,像是看阶级敌人一般。   这人是什么意思,责怪她?讨厌她?她招惹这人了?没有吧!至于这么冷吗?   这么想着,她的心里莫名一凉。也不再关注对面那人的表情,而是歪过头和左边陈丫子说话。   “丫头,这是你画的?你这跟谁学的啊?”徐兴全看了一会儿,觉得这图虽然简单,但越看越被画里精致巧妙的结构所吸引。   谢灵闻言仿佛有些不好意思,腼腆一笑说道:“叔,这个就是我高中学的,我们高中有美术课。图看着逼真,只是用了一些小技巧,您要是想要,等我回家给您整理整理,然后送过来。”   这丫头他也知道一二,以前她爹经常来这儿请他打家具。前几年谢家修的房子还是他给当大木的。   所以,徐兴全对谢灵的话没有怀疑,在他眼中高中生可是牛的很,会这个也没什么。   不过听谢灵能这么说,对她的印象不禁好了几分,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谢家丫头就是大方,我也不客气。以后你要是还打家具就来我这儿,我给你打,我可比徐老大的手艺好多了。以前,你家的家具就是请我打的。”   谢灵闻言没有拒绝也没有一口答应,而是笑着开口:“以后要是做难得我指定找您,不过一些简单的徐大哥指定做得好,也省的您费心。毕竟,像您这种有名气的大木,没有技术难度的我都不好意思找您。”   “哈哈,你这丫头说得对。以后简单就让老大做,难得再找我。”徐兴全被谢灵说得乐开了花,嘴咧得越发得大。   旁边,徐老大翻了个白眼,嘴里嘀咕:这谢家闺女可真是会说话,之前怎么没看出来。三言两语就把老头子哄的乐开怀。   徐锐向来耳力极佳,当然听到了徐老大的一番嘀咕。   看看正和徐长喜说话的谢灵,嘴角幅度没有变过一毫,眼神清亮看似无害,实则最是让人无懈可击。   配着温柔如水、精致得体的一张脸,只要站在那,谁能抵挡得住呢!   徐锐心里一时酸一时甜,一种说不清的感觉,让他有些无措。   为什么一见到这人,他的情绪就不受自己控制了呢?   徐锐不自觉的看向谢灵。   旁边徐老大顺着他的目光也看向谢灵,突然,笑出声。   “哈哈,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我知道以后该怎么让”说到一半,徐老大反应过来,看是李桂香,松了口气,语气有些不自然,开口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过来了?你家那口子呢。”   “他去仓库放木头了。”李桂香随口回答了他,又一遍问道:“你刚才笑什么?和个神经病一样。”显然,不准备放过徐老大。   徐老大猛地摇摇头:“没有,没有,就是好好地想笑。”废话,那种事他当然不敢乱说。   李桂香有些怀疑:“是吗?看你那一脸贼样?”怎么可能什么事都没有?突然,她想起徐老大刚才看着的方向,刚才谢灵待在那里。   “我告诉你啊,徐老大,你可不能惦记谢灵。别看人现在不上学,那也是文化人。人长的俊,性子还好,以后怎么也得找个城里工人,再不济也得是年轻的劳强户。就你这种条件可不中,一大把年纪了还敢惦记小姑娘。”李桂香越说越愤怒,这徐老大虽是木匠,但也三十好几,虽是独身,儿子却有十岁了。怎么配得上谢灵。   徐老大被这言语惊呆了:“我说李桂香,你想啥子嘞!我徐老大是那种人吗?”   徐老大也是无语,他儿子都十岁了,要找婆娘早就再找了,至于拖到现在吗。   也就能老四能忍得了这婆娘,徐老大懒得和她说话,准备回屋。   谁知道转过身,徐锐就在前面看着他。那眼神,让徐老大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徐锐瞧着他那怂样,没再关注对方,而是对着李桂香开口:“嫂子,谢灵让你们先走吧!谢灵得等一会儿,徐老叔想留她问一些东西。”   说罢,把手里的包裹递给她,说道:“这是谢灵让给你们的,说让你们当午饭吃。她说你回去后要是来得及的话,把秋阳秋月接到你家里,让你照看一下,她回去再接回来。”   李桂香闻言有些犹豫,这谢灵还是她带出来的,现在留她一个人在这儿。后面她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全。   徐锐仿佛能看出她心里想什么,开口说道:“徐老叔人固执,老人家遇到事就想拽着人问个清楚。等一会儿,我去送谢灵。我虽然刚从部队回来,但谢家沟还是认识的。”   徐锐这话,一是解释为什么谢灵不亲自跟李桂香说;二来不要让人担心谢灵的安全问题;最后,他是个军人,并不会让人误会。   李桂香还是犹豫,片刻开口说道:“要不然我留下等等谢灵吧!”   旁边的徐老大知道自己戴罪立功的机会到了,连忙劝她:“李桂香,你这是不放心谁啊!谢家闺女那么大一个人,再说锐子,他可是刚从部队回来,曾经在战场上立过功的军人,有他在,怎么可能有危险。”   就是因为他,她才不放心的好不!这徐锐虽然长的好,但也太凶了,谢灵一个小姑娘能不怕?但一想家里那一堆事,算了,她还是回去吧!   李桂香做了决定也不废话,和两人打了招呼就带着始终沉默没有存在感的陈丫子走了。   院子里除了徐老大和徐锐再没其他人。   自从徐锐回来,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你是不是想和人家姑娘好了?”徐老大突然开口。   “什么好?”徐锐有些疑惑。   徐老大:“那你刚才怎么一直看谢家闺女。”这人刚才看人闺女都看呆了,竟然还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意思,徐老大非常无语,感情徐锐还是个未开窍的,这个白痴。   徐锐面无表情,开口:“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   徐老大:“”这理由很强大,但徐老大就是万分相信这人能做得出来。   徐锐见徐老大脸上的无语,心里嘲讽,这白痴光长了个子,不长脑子。说什么都相信。   刚才的理由当然是徐锐瞎编的,他心里想什么怎么会让别人知道。 第20ç«  耳朵红了   虽然谢灵答应给他整理作图技巧,但徐长喜哪是个耐得住,这不,拉着谢灵在堂屋让她讲讲。   谢灵挑一些基础的说了说,像是房屋的基本形体或是结构零部件等等。   徐兴全做了二十多年的木匠,经常给人设计房屋,自然一点就通。   说了一会儿,徐长喜也知道该让人闺女回去了。   “灵子啊,你说要给我整理作图技巧的,一定不要忘记啊!”徐兴全有些不舍,这闺女通透,不管聊什么都能接上来,跟她说话真是舒服。   谢灵哭笑不得:“您放心吧,我答应您得还能不做?等半个月后我来取家具,正好给您带上。”   “行,别糊弄我老人家就行。”   “你一个大闺女,走在路上也不安全,让锐子送送你吧!”   谢灵也不推辞,对着旁边的徐锐开口:“徐锐同志,你不介意送我一程吧!”谢灵脸上带着笑,眼里却没有半分笑意。她可是记得这人之前看她的眼神呢!不过,冲这人的凶劲儿,那些二流子可不敢招惹。   还不知道怎么招惹她的徐锐有玄不着头脑,为什么谢灵看他的眼神有些冷,明明和徐叔说话的时候那么暖。   不过他本来就打算送她的,当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两人并肩走在路上,谁也不说话,气氛显得有些沉默。   突然左边的徐锐开口:“你的画从哪学的?”   谢灵不知道这人好好问这个干什么,随意开口:“之前说过了吧,跟高中美术老师学的。”   骗人,就高中那两周一节的美术课能把谢灵教的这么专业?他觉得谢灵和顾东和关于握笔、画法都有些像,而顾东和的素描是他小叔请外国美院的教授教的。   县城高中的美术老师可没那本事吧!   看谢灵一脸理所当然的语气,徐锐:真是个小骗子!   不过,他深深地看了谢灵一眼,不再追问这个话题,而是继续开口:“以前我刚入部队时的班长也会素描画法,不过去年他就被迫退伍了,原因他学习资本情调,崇洋媚外。”   谢灵惊讶,随即心里一怒,想起对方之前看他的眼神,义正言辞地开口说道:“你和我说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在警告我?你说你这位解放军同志,明明是学校教我的课,又不是我非要学,却还要赖到我身上。我一个贫农家庭,可不要瞎给我安罪名。”   徐锐:“我不是,我就是想告诉你,你以后不要再对着外人画画。现在上面有些乱,不要被别人当靶子给竖起来。”   谢灵闻言,一下子泄了气,惊讶的看着他,说道:“那你之前那是什么眼神?”还以为对方讨厌她呢,不过听这话也不像啊!   徐锐以为对方知道他一直看她了,难得有些不好意思:“你说多会儿?”   谢灵觉得这同志的语气不对啊,随即打量了他片刻,然后发现对方的耳朵有些红,谢灵纳闷,开口说道:“不就是之前在徐木匠家,你看我那个眼神冷飕飕的,像是要杀人似的。”   被谢灵盯得越发紧张的徐锐:“”我不是,我只是觉得你不该那么鲁莽,不该那么轻易相信人,不该那么慷慨,在那么多人面前轻易展示你的画。   可是他想到,她一个小姑娘再聪明机灵,也不知道上面发生的事儿。   所以这话他不能说,当然以他的性子也说不出那么多话,于是严肃的开口:“你看错了。”   谢灵看他一脸紧张的样子,突然笑了出来,说道:“原来之前你不是讨厌我啊!我就说我又没做啥,你这解放军同志怎么会讨厌我呢!”   我这么美丽单纯的小姑娘,正常男人就算不喜欢,也不能讨厌吧!   谢灵自恋的毛病又发作了,自从来到这里,因为时代环境和原主的性格限制,她只能装作一副温和善解人意的好闺女样儿。   可看到这人一脸严肃闷不吭声的样子,觉得还是可以开开玩笑的。   觉得旁边女人笑的有些诡异的徐锐反驳:“我没有讨厌你。我”   谢灵看男人耳朵越发的红,笑容越发得大:“你怎么了,解放军同志,是不是发现你的耳朵红了。”   由于长期严酷训练和频繁的外出执行任务,徐锐脸上的皮肤呈古铜色,看不出有没有红,不过这耳朵确实明明显显的红透了。   没想到这人看着冷冰冰的,却是个脸皮薄极易害羞的。   谢灵说完这话就快步往前走,她不准备再开口,要不然两人的交流该越界了。   其实,对于这个时代的年轻男女来说早已越界。   而后面,不自觉摸摸耳朵的徐锐:“”准备说些什么,可只看到谢灵的背影。   他闷声不吭大步追上前面的姑娘,不,是女人。   徐锐从见她的第一眼,就觉得她是个女人,而不是个小姑娘。   到了谢家沟村口,两人停下脚步,谢灵先开口说道:“同志,你就送到这儿吧。今天谢谢你了,我就不请你进去喝茶了。我家里没有男人,只有一大两小三个女同志,让你进门恐怕不太方便。”   也许是路上把话说通了,也许是刚开过玩笑,谢灵和男人说话没那么顾忌,话语间熟络了不少。   徐锐只觉得这路走得有点快,两个大队离得有点近,不对,近点才好,就是路走得太快的原因。   等下次了,一定要顾忌谢灵是个女同志,争取走慢点。   事实上完全跟着谢灵的步伐走的徐锐已经忽略了这个事实。   不过,已经走到村口了,徐锐也不会和谢灵一起进去给她招惹是非,只能闷声道:“你走吧!”   谢灵:“”不应该是你走吗?不过这和她没啥关系,于是毫不犹豫的转身回村。   徐锐看着人往里面走去,直到人看不见了,他才离开。   从南理到谢家沟用了半个小时,回去的时候,徐锐只用了十分钟。   徐家   现在是农闲,所以徐家只有几个男人在外面干活,女人没有上工,而是在家里干活。   刘秋苗坐在炕上正在做衣服,虽说小儿子衣服够穿,可她当妈的这么多年没给他做一身,一想起这个她就难受。   下面三个儿媳妇坐在凳子上,大儿媳王英正在缝鞋底,二儿媳陈男和二儿媳刘晓云正在抠玉米。   王英看了看炕上的徐周,笑着开口:“周周这孩子真乖啊,每天静静坐着自己耍,也不烦人。不像磊子,天天吵闹,尤其是前几天还非要和弟弟抢玩具,真是混摸头。”   其实她这话是对弟妹陈男说的,谁让她家大儿子混,非要和他弟换玩具。要不是最后周周也同意换,肯定闹得下不来台。就是不知道她这弟妹昨天晚上哭没哭,可不要以为是她这个当妈的教唆的。   不过,她这话说完,陈男还没接话,坐在上首的婆婆刘秋苗就开口:“这有啥子嘞,都是自家兄弟,换一换没啥。再说,我看换了以后,磊子耍的好,咱周周也喜欢这叫计算机的东西。”   抠玉米的陈男也勉强笑笑,婆婆都这样说了,她说什么也不顶用啊!   同样抠玉米的刘晓云见对面二嫂的脸色不对,眼眶也有些红,心道要糟,赶紧笑着开口:“咱家几个小子各有特点嘞,磊子皮实好动,爱和人耍,拿着小弟给的皮球跟人耍,他耍的最好,放以后啊,肯定是个将军。周周乖巧文静,就喜欢这计算机算数的玩具,在以前那是个读书人呢!”   这话一出,屋里婆媳几个都笑了,刘秋苗表示赞同:“晓云说得对,俩小子都不弱。”   王英听着这话也舒心的很,连陈男的脸色也好看了些,眼里的泪好歹没落下来。   再看看炕上儿子拿着被小弟叫做玩具计算机的东西玩的投入,不自觉的笑了笑,她儿子喜欢就好。要不然都怪她这个当妈的软弱,不能给儿子撑腰。   陈男的这种想法大家都不知道,但都知道她是个什么脾性。性子懦弱敏感,爱多想,要不是陈男没有坏心,大家早就不带搭理她了。   几个女人在这儿说话,院外,徐磊正带着几个孩子在那玩球。   孩子里面,徐磊年龄不是最大,个子也不是最高的,但球是他的。   所以,他非常得意,站在孩子中间,开口说道:“咱们一会儿玩的时候重新变一下规矩。咱们把人分成两队,一会儿,那一队的人谁抢到球,然后把球递给自己队的人,并且把球丢到了指定位置就算哪队赢。”   原本不服气徐磊定规矩的几个小孩儿,听到他说的都十分心动,这样太好玩了,一时跃跃欲试。   徐磊见他们都同意,一时之间更为得意。这可是他小叔说的,还是他磨了很久小叔告诉他。   果然,撒娇才是小孩子的特权,就连小叔这样凶的人都受不了。   徐锐走进院里,几个孩子正打得火热。   他没管孩子,径直进了屋子。正准备换身衣服替他爹干活,就被刘秋苗叫住。   “你这孩子回来也不说一声,过来,我有事跟你说。”要不是她眼尖,还不知道小儿子回来了。   徐锐走上前,开口:“什么事?”   自己的孩子再冷,那也不怕,不过想起这孩子不喜欢接触人的性子。只拽着他的袖子进了里屋。   里屋,几个嫂子都在。   徐锐看见皱眉,除了第一天认人,他就没再和几个嫂子碰面。   徐锐并不喜欢和异性接触!   不过他娘叫他来这儿应该有什么事,所以他没有走。   “你们看咱家老四,长的高,以前当过兵,再过几天又到城里上班了。这条件好啊,你们以后注意注意有啥好姑娘没,有的话就给我说说。”刘秋苗一把年纪,和年轻姑娘坐不到一块。   不过她家媳妇多,让几个嫂子给他注意注意也是一样。   跟三个媳妇说完,又对徐锐开口:“你都二十了,也该张罗相看媳妇了。要不是当兵,说不定你孩子都抱上了。你看你和你三哥出生也就相差前后几分钟的事,他来年孩子就出生了。”   徐锐:不会的,他不当兵也不会有孩子,他不喜欢为什么要有。   以前,他还想过当一辈子光棍的。   不过,这话不能说,于是开口拒绝:“我现在不想这事,以后再说。”   刘秋苗没说话,只是重新做到炕上。然后,哇的一声,开始哭,除了刚开始的时候声音有些大,后面就是小声抽泣。   然后,几个嫂子开始用谴责的目光看着徐锐。明知道咱娘的话不能拒绝,为什么要拒绝。应付一下也是好的呀!   徐锐:“”他能说忘记他娘的大杀器了吗?   徐锐有些无奈,只得开口:“最迟明年,我一定娶亲。”   本来他是不准备透露的,等确定了再告诉家里,可是为了应对他娘只能先承诺这么一句话。   可是,如果那人不答应他,他可能就食言了。   而这句话对刘秋苗简直是天籁之音,她迅速止住哭声,抬起头,擦干净眼泪,说道:“我相信我儿子不会骗他娘的,娘就等着喝你的喜酒。”   对于刘秋苗来说,只要儿子娶媳妇,不管是不是自己找的,只要儿子看上了就行。   至于不好?刘秋苗心里有杆秤,能让她家小儿子看上的姑娘怎么能不好,肯定是千好万好的。   小儿子可不像老二那个糊涂蛋,眼光那么差。只亏的老二媳妇心不坏,要不然老头子早把他们赶出去了。   谢家沟的谢灵不知道徐家的官司,也不知道某个人的想法。   她现在正接了秋阳秋月准备回家。   秋阳秋月嘴上带着笑,见到小姨,两人可高兴了,跑到谢灵面前,一人抱着一条腿。   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拿出手绢给两人擦擦脸上的汗,说道:“出来带手绢了没,看你淋的,也不知道擦擦汗。”   两人拿出自己的小手绢,手绢是谢灵用白色的棉布做得,大小一模一样,为了区分,手绢绣着两人各自的名字。   秋阳:“我们拿了,还擦鼻涕了。”   秋月:“啊,我忘了我拿了,不过桂香婶婶给了我一些纸,让我擦的,我的衣服上没有,干净的。”   谢灵对着两个孩子笑了笑,然后看向李桂香的目光带了感激:“嫂子,真是麻烦你了今天,她家没给你添麻烦吧!”   李桂香在一旁摆摆手,强制按住想往外跑的两个小子,说道:“秋阳秋月都是乖巧的,哪能添麻烦。她俩在家一直和我这俩小子耍,耍的好着呢。以后也让她俩出来,你来我家学花样的时候,就让她俩跟着我家小子。”   谢灵点点头,高兴的说道:“这样好着呢,栓子和根生活泼得很,我也想让她俩耍耍。”   旁边栓子拍拍胸口,开口了:“以后就让秋阳秋月跟着我,认我做大哥,我带她俩耍,其他人不敢欺负他们。”   栓子今年七岁,长的高壮,带着六岁的根生,兄弟俩在谢家沟一群小孩子前面称王称霸。   不过,有李桂香的约束,俩小子倒是没有闯大祸。   谢灵没觉得两个人会带坏秋阳秋月,而且看秋阳秋月亮晶晶的渴望的眼睛,她开口说道:“栓子是个好哥哥。以后,秋阳秋月就跟着栓子哥耍。”   和李桂香聊了一会儿,看天不早了,谢灵带着两个闺女离开李家。 第21ç«  宣传队   十月多,地里的活没有多少,大家也只是伺候一下各家自留地里少量的蔬菜。-   这时候,队里各家的自留地都种的是粮食,比如玉米。现在连填饱肚子都不行,谁还管营养均衡呢。   所以,自留地里大家只会在收完玉米后,把萝卜和白菜种上,等到快入冬的时候收起来。   等到了冬天,配着土豆一起当做菜吃。   不过这是条件好一些的人家,更多的则是把萝卜和白菜甚至包括青菜都悄悄的卖出去,卖给城里人,换挟和票。   自家就吃冬天腌的黄菜。   这里的人普遍爱吃醋,黄菜一股酸味,大家也爱吃的。可是要吃一冬天还真受不了,尤其是吃多了还会烧胃。   那种感觉可真是难受极了。   秋阳秋月最是明白那种难受了,因为一到冬天,她们大多吃的就是黄菜。尤其是王娣来为了省粮食,给她们俩个吃的最差。   有时候,只有黄菜可以吃,至于饭是没有的。   那个时候,谢静为了闺女,会跟婆婆顶嘴,但是王娣来十分有理,说两个丫头不上工,又是丫头,吃那么多干什么。家里穷,可没有那么多粮食吃。   谢灵也许是说不过婆婆,也许也是觉得自己生了闺女低了一头,每到那时,只会默默的把自己的玉米疙瘩分给两人。   秋阳秋月记得娘的,记得娘把饭给她们。也记得她娘总让她们勤快点,让她们让着哥哥,让着弟弟。   可是,哥哥弟弟都叫啥来着?她们忘记了。   娘呢?娘没有忘记,娘去哪了?   秋阳突然问旁边的谢灵:“小姨,娘怎么一直不来?她不来看我们呀!”   正在给萝卜浇水的谢灵闻言顿住,片刻她举起不太脏的左手摸摸秋阳的头,温和地开口问道:“秋阳想娘了吗?”   秋阳有些想娘了,她想让娘来这里过,这里可好了。   所以,她点点头,说道:“小姨,我想娘了,还想让娘也一直住在这里。就像小姨和我和妹妹说的一样,咱们一起生活。不用再被奶骂。”   谢灵心里叹息,王娣来给姐妹俩的阴影太深了,还有大姐。她当初那样顺着婆婆不知道是对是错,明明谢家也是两个闺女,谢爸谢妈十分疼爱姐妹俩。   而谢静长在这样的家庭下,嫁了人,却因为生了两个闺女而选择向婆婆低头,就算亏待了自己闺女。   谢静做得最出格的恐怕就是临终前让妹妹把两个闺女接回谢家。   可能,她心中一直明白,徐家靠不住,婆婆靠不住,自己选的老实丈夫也靠不住。   最后竟只能依靠内向的妹妹。   她不知道怎么评判这位大姐,只是逝者已去,她不能再追究这些是非。   看着秋阳稚嫩的小脸,罕见的说不出口,可是她们来谢家已经十几天,事情到底要说开。   “秋阳娘就是我姐姐,连同我爹我娘就是你们的姥姥姥爷都去了同一个地方。他们不会再回来。”谢灵以往演戏的时侯嘲笑这些话很幼稚,骗小孩子,可轮到她,她只能这么说。   一旁秋月也停下浇水,问谢灵:“小姨,娘和姥姥姥爷是死了吗?死就是再也不回来了吗?”   她听奶和其他人说过的,娘是死了。奶还骂她和姐姐是克星,可她不知道它们什么意思。   谢灵有些愤怒,她知道再怎么做也拦不住别人的嘴,只能给俩孩子讲清楚,让她们不要被外界困扰。   谢灵看着两个孩子,说着话,声音特别的温柔:“以后不要对别人说死这个字,可以用过世代替。因为死这个字不礼貌,我们秋阳秋月是礼貌的好孩子。   她们是过世了,就是再也回不来了。”   秋阳秋月听了都有些难过,她们再也不回来了,难道不来看秋阳秋月了吗?   秋阳想了想问:“小姨,姥姥姥爷和娘是在一起吗?”   “对的,她们一起。姥姥姥爷是姐姐她爹娘,一定会照顾好她,姐姐也会孝顺姥姥姥爷。就像我对秋阳秋月好,秋阳秋月也会帮我做事,孝顺我一样。”谢灵说着,指了指这块地,又说道:“就像秋阳秋月帮小姨给萝卜浇水,咱们三个人一起,比小姨一个人快多了,你们给小姨减轻了负担。”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果然,两个人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到萝卜上来。   地里的萝卜已经冒头,配着萝卜上面的绿叶显得葱葱郁郁,显得十分有生机。   秋阳秋月每天除了早晚谢灵给它们浇水的时间,她们闲了也要来看一看。   看看它们的绿叶,看看它们的身体长了没。   反正两人对它们比大人还上心,因为谢灵说了,这些地里的萝卜和白菜一样,都不卖,留着准备到冬天自己吃。   至于用芥子腌的黄菜,谢灵却没有准备。   三人把水浇了,日头才慢慢上来。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去把手洗了。在谢灵的教导下,秋阳秋月对于洗手也变得耐心起来,手心手背,指头缝和手指甲都搓的干干净净。   洗完各自拿自己的小手绢擦擦。   这时,谢灵就会夸赞她们,说她们是好孩子,爱干净。   两个人都特别高兴,越发的表现起来。   手绢叠的整整齐齐放在上衣的兜里。   两个闺女秋阳高一点胖一点,谢灵拿劳动布给她做了一件藏蓝色的套头衬衫,衬衫左右两边各一个兜,领口处缝着暗红色的小圆领,显得淑女不少。   裤子则是黑色宽松型的,看着和大队里其他孩子穿的差不多。但穿着就是好看。   秋月瘦弱一些,也比姐姐白一些。谢灵便给她缝制红色的上衣,领子也是藏蓝色的。   裤子和姐姐的一样。   至于两人穿的鞋子也是谢灵精心准备。黑色方口布鞋做得十分精致,因为时代关系,两人鞋面上分别用蓝线绣着麦穗和玉米。   两人来谢家后,谢灵就把两人的头发剪短。因为之前的头发又黄又稀,干脆给两人剪掉以后慢慢长。   两人现在院子里,穿着一身合适的衣服,头发短短的,脸上有了些肉,也不再发黄。   看着好看极了,谢灵心里满意。不管什么处境下,人都要在最大的程度上让自己过的精致。   秋月的领子有些歪,谢灵上前给她整理好。秋阳有学有样也拽拽自己的领子,结果本来不歪的领子也被她弄乱了。   谢灵摇摇头,笑了笑,也给姐姐整理一下,开口说着:“棉布太软,做领子容易歪。可是对皮肤好,真是个艰难的抉择。”   秋月拽着谢灵的裤脚,依偎在她身旁:“可是这样好看,小姨不要把可爱的领子拆了。我一定多多看着它,出门前整理仪容仪表。”   谢灵点点她的头,说着:“小姨不会给你们拆了的,就你精。”   说罢,抓着两个人的手出门。   大队里,只是几天时间。   墙上刷的标语就变了,原来是“学启东,超扬中,誓夺稻麦亩产一千斤”的标语被公社的宣传干事给冲掉。   换成“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突出宣传“四个念念不忘”:念念不忘阶级斗争,念念不忘无产阶级专政,念念不忘突出政治,念念不忘高举   大字变了,队里人倒没多大反应,因为好些人根本不认字。而他们庄稼汉子的饭都吃不上,对于这些字真没多大热情。   不过,以后就不一定了。   戏台子前面的空地上,谢云云和她娘站在一起,指着墙上的标语,语气带着鄙夷,大声说着:“这些标语太少了,像我们学校,县城街道里的标语更多更全面,精神建设更彻底。   在县城供销社买东西,你要不说关注群众生活,人家根本不卖你。”   谢云云她娘李桃花十分骄傲,站在一旁附和闺女的话:“上次云云带我去县城,我根本不会说,人服务员根本不搭理我。还是我闺女厉害,说了个什么向人民负责,人家那服务员就说了个为人民服务,然后就让我闺女买了。”   一旁聚着三三两两的人,听得也是十分投入。   谢家沟离公社近,买东西也是去公社买,一年还不去县城一回。   对于谢云云说得县城是个什么样,大家都很好奇。   “这城里人有文化就是不一样,还得来两句话才能买。”   “城里街道那标语,城里人都能看懂吗?她们刷那么多字真浪费,这又不能当饭吃。”   谢云云听见这话直皱眉,非常鄙视这婶子的思想觉悟,于是言辞激烈的开口说道:“人家这是像主席学习,坚决拥护人民,拥护工农阶级。婶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可以一天不吃饭,但不可以一天不学□□语录。”   刚走过来的谢灵就听到谢云云最后一句话,她嘴角抽了抽,十分无语。   “这话说得好!”说话的是公社的一位宣传干部。   他是和谢家沟队长原跃进一起过来的,本来发愁怎么搞宣传。   没想到这乡下还有思想觉悟这么高的女同志。   公社干事穿着一身黑色的工作装,走到谢云云面前,握住她的手,开口说道:“请问你是哪位同志?你真是位好同志啊!”   谢云云有些懵,她就是想跟队里的泥腿子们吹一吹,可没大想过在大人物面前露脸啊!   不过,她得挺住,要不然别人觉得她说谎怎么办,硬生生的挤出几丝笑容,开口介绍自己:“我是谢云云,是县城高中的学生。”   公社干事又对她高看一眼,以前他是不觉得一个乡下的高中生有啥子,但是现在不同,那县城中学zf兵团的名声他可听说过。   看这位女同志的思想觉悟肯定是兵团里的同志。   所以,干事的态度更加友善,笑着对一旁的原跃进开口:“原大队长说找不到人,这不就是合适的人选吗?我相信在谢云云同志的带领下,谢家沟大队的宣传队一定越办越好。”   原跃进心中苦笑,他本来是想推辞的,这上面有啥子乱头,都不干咱庄稼汉子的事,可没想到,唉,云云这丫头冒头了。   可他要是再拒绝,说不定人该给我安罪名了。   原跃进笑了出来,对干事开口:“只怪云云这丫头一直在学校,我忘记了有这么个好同志!不过啊,这丫头一直在城里上学,城里事情多,她一个人也撑不起来,还得再找几个人。”   公社干事对他这个态度非常满意,点点头:“那是应该的,光杆司令肯定不行。你们大队还有没有认识字思想觉悟又高的同志了。   尤其是年轻同志,有激情,有活力,肯定能把这宣传工作搞起来。”   谢云云站在一旁还是懵懵的,这是怎么了,我不就吹个牛,然后就被公社干部给看重了,还想让我当队长?   难道以前的不出众没别人好看没别人成绩好,只是老天给自己的磨练,而她谢云云真正的成功之路是从谢家沟开始?   处在一片畅想中的谢云云猛然被一句话惊醒。   “干事同志,我也十分想加入谢家沟宣传队,为公社为大队做贡献。”谢灵说道。   “这位是?”公社干事看了看说话的女同志,发现这位女同志比刚才那位谢同志还要出众。不管是长相,还是精神头。   “我是谢家沟的谢灵,也在上高中。虽然现在没去学校,但县教育部批准我可以参加明年的毕业考,通过后同样可以拿到毕业证。   我虽然在家里,但十分敬佩那些为人民群众服务的同志。我也想发挥自己的光热,为谢家沟做出自己的贡献。”   公社干事有些好奇,眼神示意原跃进。   原跃进立刻介绍:“灵灵为了照顾两个外甥女主动就在家里,父母大姐都是先进个人,她也是高中生。”既然宣传队是不得不办,原跃进当然选择谢灵,灵灵总比谢云云那丫头靠谱。   公社干事觉得这两个女同志都是好的,不过想着谢云云一直在县里学校,还是zf兵团的人,弄不好还看不上这大队宣传队长。   而谢灵这位同志,家庭成分好,态度积极主动,思想觉悟也高,让她担任也是十分合适的。   最终,干事选择了谢灵作为宣传队的队长,而谢云云也是副队长。   送走干事,原跃进了了一份心事,队里气氛也轻松起来。   他简单说了一下大队成立宣传队的事情,强调这件事非常重要,上面的干部非常重视。而宣传队的人都有工分和其他福利,队长最多,其他人次之。   队里的人也没有反对,毕竟刚才可是有公社干事来过问这事,都不是没眼色的。   只不过大家对谢灵和谢云云就十分羡慕了,早知道有好处,就应该让自家闺女或者儿子出头的,可是后悔也晚了,人都走了。   原跃进说罢让谢灵说几句,谢灵也不怯场,放开秋阳秋月的手,大大方方的走到台上,大声开口:“大家都是乡里乡亲,也都是我的长辈,我就不说其他。只说着宣传队,宣传队主要招年轻人,不会固定人员,大家也不要着急,我会尽量让大家都有机会。”   谢灵这个决定让下面的人无话可说,哪家都能轮到,自家也能得点工分,总比都让别人拿了好。   一旁原跃进看见这一幕满意得直点头,让这丫头当也不错,会做人,理智又不失果断。   在乡下,把乡亲们搞定了比什么都强。   谢灵站在台上,能看到众人的神色,比之前要好多了。   她心里很满意,她主动站出来担任这宣传队队长只是因为不想让人把谢家沟整的乱起来。   宣传是一把刀,如果握它的人行为激进,那整个大队的人也会被它带偏。   她谁也不放心,既然这样,那她就自己上。   至于谢云云的不满,她选择无视。   “谢灵,你有没有听我说话,你真是厚脸皮,竟然自荐。明明人干事是想让我”谢云云很不满,谢灵简直就是她的克星,一遇到她就没好事。   谢灵接着她的话:“想让你干嘛?进宣传队,你现在不是副队长了吗?”   调侃她几句,谢灵神色严肃起来,开口:“谢云云,你问问你自己,要是当上这个队长,你会先做什么?”   宣传队能得工分和福利,还不用下地受累,对于队里各家简直就是白得一份钱。这样的好处谁不想要。   谢云云理直气壮:“当然是先让她们报名,然后由我挑选能进宣传队的人。”   谢灵直接嘲笑她:“然后呢?各家争来争去,谁也不服谁,然后你把人都得罪了,什么时候才能确定人选。”   谢云云哑口无言,想起谢灵的办法,确实是最好的。   没等她说话,谢灵又开口:“你还是好好上你的学,别把你在学校的事情扯到谢家沟,谢家沟的一些事你也别管。像你说的,一个是乡下,一个是城里,不一样的。我们地里刨食就好,也不跟人争个长短。”   谢云云不知道说什么,简直被谢灵给整蒙了,这谢灵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的。   谢灵也不管她想什么,拉着两个闺女的手准备走。   随即想起什么,脚步一顿,又说:“谢云云,你还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我俩一起上厕所。我跟你抱怨了一句,数学老师一直叫咱们干活,我不想去,只想早点回家。   后来数学老师就把我叫出去骂了我一顿,然后礼拜天不让我回家,只罚我写作业。   我记得当时厕所没有别人,只有咱俩。”   谢云云被她说得整个脸都红了,她说道:“我,当时。”   谢灵摆摆手,开口:“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别牵连了谢家沟。   谢灵说完这话不再停顿直接走了。 第22ç«  送家具   越是动荡时期,人心越复杂,像谢云云这样想法简单说话不经大脑、经不起煽动的蠢货最容易惹祸。   她自己惹祸就算了,关键大家都姓谢,一个祖宗出身。   要不然谢灵也不会管她的死活。   她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只是因为谢云云没有踩到她的底线。   而今天,对于宣传队这件事她真是没有想到,只不过恰巧听到了,她当即反应过来决定把它抓在手中。   正好趁早定下,要不然等后面他们慢慢考虑时,大家一定不会让她一个小姑娘管着宣传队。   至于掌管宣传队之后的事,她心里大约有了个想法,现在先不急。   这些天她忙着让两个闺女适应谢家的生活,又跟着李桂香学花样,前些天去南理送木材等等零零碎碎的事。   本来早就想着去公社的供销社买点东西的,却一直没有空闲的时间。   今天,却是个好天气,正好去公社看看,再晚忙起来就没时间了。   谢灵牵着秋阳秋月走在路上。   不远处,徐锐正站在谢家门口。   他早已看到了谢灵,手牵着两个小孩儿,三人穿着相同样式的衣服裤子布鞋,看着倒像是三姐妹。   不过,他知道那俩是她的外甥女。   小孩子他没有在意,只专注的盯着谢灵看。   这人几天没见,他就想来看看了。   与此同时,谢灵也瞧见了自家门口站着一个男人。   她先是一惊,自家这儿偏远得很,好好的怎么有人。不过大白天的,也做不了坏,她牵着两个闺女的手快步走进,一瞧结果发现是徐锐。   她心里松了一口气,瞪了徐锐一眼,对他说道:“你怎么在这儿?”   徐锐开口:“我来送家具。”其实送家具是顺便,主要是来看看谢灵。   他知道谢灵一个人带着两个外甥女住,生活肯定有许多不方便,他可以来看看,帮帮忙。   谢灵惊讶:“这么快就做好了?”不对啊,现在的木匠可不是后世,现在打家具都不用钉子,慢的很。   不过,谢灵瞧瞧左右,问徐锐:“那家具呢?就你一个人在这儿,你怎么来的?而且”家具是你送?你很闲啊?   徐锐闷声开口:“我在这儿等你。柜子被我放在你家房背后。”   房背后?谢灵:“走吧,咱们去拿柜子。怎么能放在那个地方?万一”   “不会被人看到,到你家房背后只有一条路,必须得路过你家。”我会看见。不会被偷,更不会被别人看见我来你家。   虽然这人说话少,闷闷的,谢灵却是懂了。   不过,谢灵就想逗逗这人,于是郁闷的开口:“那你呢,你在我家门口,虽说我家这儿偏远不会有人来,那万一有人看到你在我家门口怎么办?虽然你是解放军同志,可是别人不知道啊,要是被人看到了,咱俩可就说不清了。”   徐锐紧张了,看到谢灵脸色不好,有些着急的开口解释:“离得远我不会让人注意到我的,离得近我已经走开了。”   谢灵能注意到他,是因为他先看见了谢灵,然后特意让她看到的。   如果他不想让人注意到,谁也注意不到他,就是敌方最厉害的侦查兵也不行。   一个冷冰冰的大个子这样紧张的看着你,嘴里慌张的解释。   谢灵觉得这种感觉非常爽。   所以,她非常以及十分大方的原谅这个不请自来的男人。   谢灵两边的秋阳秋月看到徐锐,对这个冷脸的叔叔非常害怕,只开始叫了一声叔叔,就依偎到谢灵怀里,不说话了。   谢灵把家门打开,让秋阳秋月进去。   “你们先在家待着,小姨跟叔叔去取家具,马上回来。”谢灵温柔的对着秋阳秋月开口。   见秋阳秋月点头,谢灵摸摸两人的头。   转身看到徐锐还呆呆的站着,姿势也没变一下。   她心里腹诽,这家伙怕不是冷而是呆吧!   “走吧,带我去看看你放哪了?”   徐锐带谢灵走到谢家的房背后,谢灵看到的就是一辆大岗子自行车。   而车的后座上一个

生的表情,神色自然的回答老爹的话:“人家闺女画图纸画得跟真的似的,我就想看看人家咋画的。”   徐兴全惊讶地问道:“谁啊?”一个闺女画图纸?这听着咋这么假呢!不是他看不起女的,而是现在也没有个女木匠吧!   徐老大看出徐长喜的不信,也不多说。   而是征求谢灵的意见,看可不可以让他爹看看,毕竟是人家姑娘画的。   见谢灵点头,徐老大拿起木板上的纸让徐长喜看。   只见纸上是一个还没勾勒完成的橱柜,橱柜样式创新,粗看没什么,但细看就能感觉到这橱柜的精致。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让徐兴全惊讶的是里面图纸的结构层次性,比他画的好多了。   徐锐跟着徐兴全进来,就站在徐长喜的身旁,自然而然的看到了纸上的铅笔画。   这种画法他见过的,他刚入部队时的班长就会用铅笔作画。回到宿舍,经常拿着铅笔架着木板抹抹画画。   后来,他们不是一个班了。   但有一次,那个班长把以前班的人集中起来,给全班同志画了全身像。   当然,徐锐不知道那位班长最想给他作画,就因为班长认为徐锐的伤疤配上他的表情有一种禁欲和堕落的美感。   可惜,徐锐为人太过冷淡,只有找全体作画的借口才能让徐锐配合。   那位班长画的人物栩栩如生,甚至人的情绪神态都一清二楚。   要比谢灵画的好得多,徐锐认为这是因为用纸和用笔的不同。   他记得那位班长说过,纸张的好坏,铅笔的软硬精确程度会影响画作的好赖。   徐锐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他这位曾经的年轻班长最后以学习资本情调、崇洋媚外的罪名被纠察队带走。   后来,被人从宿舍里搜出一堆的素描画作,又因为家里有海外关系。最后以叛国罪论处。   这样想着,徐锐猛然看向画画的人。   他一开始见到这人隐秘的欣喜也随之而落。   谢灵也早看到了徐锐,对于徐锐她的印象还是好的,觉得他外冷内热。   可现在,触及这人的眼神,她莫名的不喜欢。   他眼神本本来冷,但看向她的却格外的冷,像是看阶级敌人一般。   这人是什么意思,责怪她?讨厌她?她招惹这人了?没有吧!至于这么冷吗?   这么想着,她的心里莫名一凉。也不再关注对面那人的表情,而是歪过头和左边陈丫子说话。   “丫头,这是你画的?你这跟谁学的啊?”徐兴全看了一会儿,觉得这图虽然简单,但越看越被画里精致巧妙的结构所吸引。   谢灵闻言仿佛有些不好意思,腼腆一笑说道:“叔,这个就是我高中学的,我们高中有美术课。图看着逼真,只是用了一些小技巧,您要是想要,等我回家给您整理整理,然后送过来。”   这丫头他也知道一二,以前她爹经常来这儿请他打家具。前几年谢家修的房子还是他给当大木的。   所以,徐兴全对谢灵的话没有怀疑,在他眼中高中生可是牛的很,会这个也没什么。   不过听谢灵能这么说,对她的印象不禁好了几分,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谢家丫头就是大方,我也不客气。以后你要是还打家具就来我这儿,我给你打,我可比徐老大的手艺好多了。以前,你家的家具就是请我打的。”   谢灵闻言没有拒绝也没有一口答应,而是笑着开口:“以后要是做难得我指定找您,不过一些简单的徐大哥指定做得好,也省的您费心。毕竟,像您这种有名气的大木,没有技术难度的我都不好意思找您。”   “哈哈,你这丫头说得对。以后简单就让老大做,难得再找我。”徐兴全被谢灵说得乐开了花,嘴咧得越发得大。   旁边,徐老大翻了个白眼,嘴里嘀咕:这谢家闺女可真是会说话,之前怎么没看出来。三言两语就把老头子哄的乐开怀。   徐锐向来耳力极佳,当然听到了徐老大的一番嘀咕。   看看正和徐长喜说话的谢灵,嘴角幅度没有变过一毫,眼神清亮看似无害,实则最是让人无懈可击。   配着温柔如水、精致得体的一张脸,只要站在那,谁能抵挡得住呢!   徐锐心里一时酸一时甜,一种说不清的感觉,让他有些无措。   为什么一见到这人,他的情绪就不受自己控制了呢?   徐锐不自觉的看向谢灵。   旁边徐老大顺着他的目光也看向谢灵,突然,笑出声。   “哈哈,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我知道以后该怎么让”说到一半,徐老大反应过来,看是李桂香,松了口气,语气有些不自然,开口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过来了?你家那口子呢。”   “他去仓库放木头了。”李桂香随口回答了他,又一遍问道:“你刚才笑什么?和个神经病一样。”显然,不准备放过徐老大。   徐老大猛地摇摇头:“没有,没有,就是好好地想笑。”废话,那种事他当然不敢乱说。   李桂香有些怀疑:“是吗?看你那一脸贼样?”怎么可能什么事都没有?突然,她想起徐老大刚才看着的方向,刚才谢灵待在那里。   “我告诉你啊,徐老大,你可不能惦记谢灵。别看人现在不上学,那也是文化人。人长的俊,性子还好,以后怎么也得找个城里工人,再不济也得是年轻的劳强户。就你这种条件可不中,一大把年纪了还敢惦记小姑娘。”李桂香越说越愤怒,这徐老大虽是木匠,但也三十好几,虽是独身,儿子却有十岁了。怎么配得上谢灵。   徐老大被这言语惊呆了:“我说李桂香,你想啥子嘞!我徐老大是那种人吗?”   徐老大也是无语,他儿子都十岁了,要找婆娘早就再找了,至于拖到现在吗。   也就能老四能忍得了这婆娘,徐老大懒得和她说话,准备回屋。   谁知道转过身,徐锐就在前面看着他。那眼神,让徐老大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徐锐瞧着他那怂样,没再关注对方,而是对着李桂香开口:“嫂子,谢灵让你们先走吧!谢灵得等一会儿,徐老叔想留她问一些东西。”   说罢,把手里的包裹递给她,说道:“这是谢灵让给你们的,说让你们当午饭吃。她说你回去后要是来得及的话,把秋阳秋月接到你家里,让你照看一下,她回去再接回来。”   李桂香闻言有些犹豫,这谢灵还是她带出来的,现在留她一个人在这儿。后面她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全。   徐锐仿佛能看出她心里想什么,开口说道:“徐老叔人固执,老人家遇到事就想拽着人问个清楚。等一会儿,我去送谢灵。我虽然刚从部队回来,但谢家沟还是认识的。”   徐锐这话,一是解释为什么谢灵不亲自跟李桂香说;二来不要让人担心谢灵的安全问题;最后,他是个军人,并不会让人误会。   李桂香还是犹豫,片刻开口说道:“要不然我留下等等谢灵吧!”   旁边的徐老大知道自己戴罪立功的机会到了,连忙劝她:“李桂香,你这是不放心谁啊!谢家闺女那么大一个人,再说锐子,他可是刚从部队回来,曾经在战场上立过功的军人,有他在,怎么可能有危险。”   就是因为他,她才不放心的好不!这徐锐虽然长的好,但也太凶了,谢灵一个小姑娘能不怕?但一想家里那一堆事,算了,她还是回去吧!   李桂香做了决定也不废话,和两人打了招呼就带着始终沉默没有存在感的陈丫子走了。   院子里除了徐老大和徐锐再没其他人。   自从徐锐回来,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你是不是想和人家姑娘好了?”徐老大突然开口。   “什么好?”徐锐有些疑惑。   徐老大:“那你刚才怎么一直看谢家闺女。”这人刚才看人闺女都看呆了,竟然还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意思,徐老大非常无语,感情徐锐还是个未开窍的,这个白痴。   徐锐面无表情,开口:“在乡下,很少见到那么高个子的女人。我想问问她是怎么吃的,好告诉几个嫂子。毕竟,嫂子们的个子太矮,容易影响徐家下一代。”   徐老大:“”这理由很强大,但徐老大就是万分相信这人能做得出来。   徐锐见徐老大脸上的无语,心里嘲讽,这白痴光长了个子,不长脑子。说什么都相信。   刚才的理由当然是徐锐瞎编的,他心里想什么怎么会让别人知道。 第20ç«  耳朵红了   虽然谢灵答应给他整理作图技巧,但徐长喜哪是个耐得住,这不,拉着谢灵在堂屋让她讲讲。   谢灵挑一些基础的说了说,像是房屋的基本形体或是结构零部件等等。   徐兴全做了二十多年的木匠,经常给人设计房屋,自然一点就通。   说了一会儿,徐长喜也知道该让人闺女回去了。   “灵子啊,你说要给我整理作图技巧的,一定不要忘记啊!”徐兴全有些不舍,这闺女通透,不管聊什么都能接上来,跟她说话真是舒服。   谢灵哭笑不得:“您放心吧,我答应您得还能不做?等半个月后我来取家具,正好给您带上。”   “行,别糊弄我老人家就行。”   “你一个大闺女,走在路上也不安全,让锐子送送你吧!”   谢灵也不推辞,对着旁边的徐锐开口:“徐锐同志,你不介意送我一程吧!”谢灵脸上带着笑,眼里却没有半分笑意。她可是记得这人之前看她的眼神呢!不过,冲这人的凶劲儿,那些二流子可不敢招惹。   还不知道怎么招惹她的徐锐有玄不着头脑,为什么谢灵看他的眼神有些冷,明明和徐叔说话的时候那么暖。   不过他本来就打算送她的,当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两人并肩走在路上,谁也不说话,气氛显得有些沉默。   突然左边的徐锐开口:“你的画从哪学的?”   谢灵不知道这人好好问这个干什么,随意开口:“之前说过了吧,跟高中美术老师学的。”   骗人,就高中那两周一节的美术课能把谢灵教的这么专业?他觉得谢灵和顾东和关于握笔、画法都有些像,而顾东和的素描是他小叔请外国美院的教授教的。   县城高中的美术老师可没那本事吧!   看谢灵一脸理所当然的语气,徐锐:真是个小骗子!   不过,他深深地看了谢灵一眼,不再追问这个话题,而是继续开口:“以前我刚入部队时的班长也会素描画法,不过去年他就被迫退伍了,原因他学习资本情调,崇洋媚外。”   谢灵惊讶,随即心里一怒,想起对方之前看他的眼神,义正言辞地开口说道:“你和我说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在警告我?你说你这位解放军同志,明明是学校教我的课,又不是我非要学,却还要赖到我身上。我一个贫农家庭,可不要瞎给我安罪名。”   徐锐:“我不是,我就是想告诉你,你以后不要再对着外人画画。现在上面有些乱,不要被别人当靶子给竖起来。”   谢灵闻言,一下子泄了气,惊讶的看着他,说道:“那你之前那是什么眼神?”还以为对方讨厌她呢,不过听这话也不像啊!   徐锐以为对方知道他一直看她了,难得有些不好意思:“你说多会儿?”   谢灵觉得这同志的语气不对啊,随即打量了他片刻,然后发现对方的耳朵有些红,谢灵纳闷,开口说道:“不就是之前在徐木匠家,你看我那个眼神冷飕飕的,像是要杀人似的。”   被谢灵盯得越发紧张的徐锐:“”我不是,我只是觉得你不该那么鲁莽,不该那么轻易相信人,不该那么慷慨,在那么多人面前轻易展示你的画。   可是他想到,她一个小姑娘再聪明机灵,也不知道上面发生的事儿。   所以这话他不能说,当然以他的性子也说不出那么多话,于是严肃的开口:“你看错了。”   谢灵看他一脸紧张的样子,突然笑了出来,说道:“原来之前你不是讨厌我啊!我就说我又没做啥,你这解放军同志怎么会讨厌我呢!”   我这么美丽单纯的小姑娘,正常男人就算不喜欢,也不能讨厌吧!   谢灵自恋的毛病又发作了,自从来到这里,因为时代环境和原主的性格限制,她只能装作一副温和善解人意的好闺女样儿。   可看到这人一脸严肃闷不吭声的样子,觉得还是可以开开玩笑的。   觉得旁边女人笑的有些诡异的徐锐反驳:“我没有讨厌你。我”   谢灵看男人耳朵越发的红,笑容越发得大:“你怎么了,解放军同志,是不是发现你的耳朵红了。”   由于长期严酷训练和频繁的外出执行任务,徐锐脸上的皮肤呈古铜色,看不出有没有红,不过这耳朵确实明明显显的红透了。   没想到这人看着冷冰冰的,却是个脸皮薄极易害羞的。   谢灵说完这话就快步往前走,她不准备再开口,要不然两人的交流该越界了。   其实,对于这个时代的年轻男女来说早已越界。   而后面,不自觉摸摸耳朵的徐锐:“”准备说些什么,可只看到谢灵的背影。   他闷声不吭大步追上前面的姑娘,不,是女人。   徐锐从见她的第一眼,就觉得她是个女人,而不是个小姑娘。   到了谢家沟村口,两人停下脚步,谢灵先开口说道:“同志,你就送到这儿吧。今天谢谢你了,我就不请你进去喝茶了。我家里没有男人,只有一大两小三个女同志,让你进门恐怕不太方便。”   也许是路上把话说通了,也许是刚开过玩笑,谢灵和男人说话没那么顾忌,话语间熟络了不少。   徐锐只觉得这路走得有点快,两个大队离得有点近,不对,近点才好,就是路走得太快的原因。   等下次了,一定要顾忌谢灵是个女同志,争取走慢点。   事实上完全跟着谢灵的步伐走的徐锐已经忽略了这个事实。   不过,已经走到村口了,徐锐也不会和谢灵一起进去给她招惹是非,只能闷声道:“你走吧!”   谢灵:“”不应该是你走吗?不过这和她没啥关系,于是毫不犹豫的转身回村。   徐锐看着人往里面走去,直到人看不见了,他才离开。   从南理到谢家沟用了半个小时,回去的时候,徐锐只用了十分钟。   徐家   现在是农闲,所以徐家只有几个男人在外面干活,女人没有上工,而是在家里干活。   刘秋苗坐在炕上正在做衣服,虽说小儿子衣服够穿,可她当妈的这么多年没给他做一身,一想起这个她就难受。   下面三个儿媳妇坐在凳子上,大儿媳王英正在缝鞋底,二儿媳陈男和二儿媳刘晓云正在抠玉米。   王英看了看炕上的徐周,笑着开口:“周周这孩子真乖啊,每天静静坐着自己耍,也不烦人。不像磊子,天天吵闹,尤其是前几天还非要和弟弟抢玩具,真是混摸头。”   其实她这话是对弟妹陈男说的,谁让她家大儿子混,非要和他弟换玩具。要不是最后周周也同意换,肯定闹得下不来台。就是不知道她这弟妹昨天晚上哭没哭,可不要以为是她这个当妈的教唆的。   不过,她这话说完,陈男还没接话,坐在上首的婆婆刘秋苗就开口:“这有啥子嘞,都是自家兄弟,换一换没啥。再说,我看换了以后,磊子耍的好,咱周周也喜欢这叫计算机的东西。”   抠玉米的陈男也勉强笑笑,婆婆都这样说了,她说什么也不顶用啊!   同样抠玉米的刘晓云见对面二嫂的脸色不对,眼眶也有些红,心道要糟,赶紧笑着开口:“咱家几个小子各有特点嘞,磊子皮实好动,爱和人耍,拿着小弟给的皮球跟人耍,他耍的最好,放以后啊,肯定是个将军。周周乖巧文静,就喜欢这计算机算数的玩具,在以前那是个读书人呢!”   这话一出,屋里婆媳几个都笑了,刘秋苗表示赞同:“晓云说得对,俩小子都不弱。”   王英听着这话也舒心的很,连陈男的脸色也好看了些,眼里的泪好歹没落下来。   再看看炕上儿子拿着被小弟叫做玩具计算机的东西玩的投入,不自觉的笑了笑,她儿子喜欢就好。要不然都怪她这个当妈的软弱,不能给儿子撑腰。   陈男的这种想法大家都不知道,但都知道她是个什么脾性。性子懦弱敏感,爱多想,要不是陈男没有坏心,大家早就不带搭理她了。   几个女人在这儿说话,院外,徐磊正带着几个孩子在那玩球。   孩子里面,徐磊年龄不是最大,个子也不是最高的,但球是他的。   所以,他非常得意,站在孩子中间,开口说道:“咱们一会儿玩的时候重新变一下规矩。咱们把人分成两队,一会儿,那一队的人谁抢到球,然后把球递给自己队的人,并且把球丢到了指定位置就算哪队赢。”   原本不服气徐磊定规矩的几个小孩儿,听到他说的都十分心动,这样太好玩了,一时跃跃欲试。   徐磊见他们都同意,一时之间更为得意。这可是他小叔说的,还是他磨了很久小叔告诉他。   果然,撒娇才是小孩子的特权,就连小叔这样凶的人都受不了。   徐锐走进院里,几个孩子正打得火热。   他没管孩子,径直进了屋子。正准备换身衣服替他爹干活,就被刘秋苗叫住。   “你这孩子回来也不说一声,过来,我有事跟你说。”要不是她眼尖,还不知道小儿子回来了。   徐锐走上前,开口:“什么事?”   自己的孩子再冷,那也不怕,不过想起这孩子不喜欢接触人的性子。只拽着他的袖子进了里屋。   里屋,几个嫂子都在。   徐锐看见皱眉,除了第一天认人,他就没再和几个嫂子碰面。   徐锐并不喜欢和异性接触!   不过他娘叫他来这儿应该有什么事,所以他没有走。   “你们看咱家老四,长的高,以前当过兵,再过几天又到城里上班了。这条件好啊,你们以后注意注意有啥好姑娘没,有的话就给我说说。”刘秋苗一把年纪,和年轻姑娘坐不到一块。   不过她家媳妇多,让几个嫂子给他注意注意也是一样。   跟三个媳妇说完,又对徐锐开口:“你都二十了,也该张罗相看媳妇了。要不是当兵,说不定你孩子都抱上了。你看你和你三哥出生也就相差前后几分钟的事,他来年孩子就出生了。”   徐锐:不会的,他不当兵也不会有孩子,他不喜欢为什么要有。   以前,他还想过当一辈子光棍的。   不过,这话不能说,于是开口拒绝:“我现在不想这事,以后再说。”   刘秋苗没说话,只是重新做到炕上。然后,哇的一声,开始哭,除了刚开始的时候声音有些大,后面就是小声抽泣。   然后,几个嫂子开始用谴责的目光看着徐锐。明知道咱娘的话不能拒绝,为什么要拒绝。应付一下也是好的呀!   徐锐:“”他能说忘记他娘的大杀器了吗?   徐锐有些无奈,只得开口:“最迟明年,我一定娶亲。”   本来他是不准备透露的,等确定了再告诉家里,可是为了应对他娘只能先承诺这么一句话。   可是,如果那人不答应他,他可能就食言了。   而这句话对刘秋苗简直是天籁之音,她迅速止住哭声,抬起头,擦干净眼泪,说道:“我相信我儿子不会骗他娘的,娘就等着喝你的喜酒。”   对于刘秋苗来说,只要儿子娶媳妇,不管是不是自己找的,只要儿子看上了就行。   至于不好?刘秋苗心里有杆秤,能让她家小儿子看上的姑娘怎么能不好,肯定是千好万好的。   小儿子可不像老二那个糊涂蛋,眼光那么差。只亏的老二媳妇心不坏,要不然老头子早把他们赶出去了。   谢家沟的谢灵不知道徐家的官司,也不知道某个人的想法。   她现在正接了秋阳秋月准备回家。   秋阳秋月嘴上带着笑,见到小姨,两人可高兴了,跑到谢灵面前,一人抱着一条腿。   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拿出手绢给两人擦擦脸上的汗,说道:“出来带手绢了没,看你淋的,也不知道擦擦汗。”   两人拿出自己的小手绢,手绢是谢灵用白色的棉布做得,大小一模一样,为了区分,手绢绣着两人各自的名字。   秋阳:“我们拿了,还擦鼻涕了。”   秋月:“啊,我忘了我拿了,不过桂香婶婶给了我一些纸,让我擦的,我的衣服上没有,干净的。”   谢灵对着两个孩子笑了笑,然后看向李桂香的目光带了感激:“嫂子,真是麻烦你了今天,她家没给你添麻烦吧!”   李桂香在一旁摆摆手,强制按住想往外跑的两个小子,说道:“秋阳秋月都是乖巧的,哪能添麻烦。她俩在家一直和我这俩小子耍,耍的好着呢。以后也让她俩出来,你来我家学花样的时候,就让她俩跟着我家小子。”   谢灵点点头,高兴的说道:“这样好着呢,栓子和根生活泼得很,我也想让她俩耍耍。”   旁边栓子拍拍胸口,开口了:“以后就让秋阳秋月跟着我,认我做大哥,我带她俩耍,其他人不敢欺负他们。”   栓子今年七岁,长的高壮,带着六岁的根生,兄弟俩在谢家沟一群小孩子前面称王称霸。   不过,有李桂香的约束,俩小子倒是没有闯大祸。   谢灵没觉得两个人会带坏秋阳秋月,而且看秋阳秋月亮晶晶的渴望的眼睛,她开口说道:“栓子是个好哥哥。以后,秋阳秋月就跟着栓子哥耍。”   和李桂香聊了一会儿,看天不早了,谢灵带着两个闺女离开李家。 第21ç«  宣传队   十月多,地里的活没有多少,大家也只是伺候一下各家自留地里少量的蔬菜。-   这时候,队里各家的自留地都种的是粮食,比如玉米。现在连填饱肚子都不行,谁还管营养均衡呢。   所以,自留地里大家只会在收完玉米后,把萝卜和白菜种上,等到快入冬的时候收起来。   等到了冬天,配着土豆一起当做菜吃。   不过这是条件好一些的人家,更多的则是把萝卜和白菜甚至包括青菜都悄悄的卖出去,卖给城里人,换挟和票。   自家就吃冬天腌的黄菜。   这里的人普遍爱吃醋,黄菜一股酸味,大家也爱吃的。可是要吃一冬天还真受不了,尤其是吃多了还会烧胃。   那种感觉可真是难受极了。   秋阳秋月最是明白那种难受了,因为一到冬天,她们大多吃的就是黄菜。尤其是王娣来为了省粮食,给她们俩个吃的最差。   有时候,只有黄菜可以吃,至于饭是没有的。   那个时候,谢静为了闺女,会跟婆婆顶嘴,但是王娣来十分有理,说两个丫头不上工,又是丫头,吃那么多干什么。家里穷,可没有那么多粮食吃。   谢灵也许是说不过婆婆,也许也是觉得自己生了闺女低了一头,每到那时,只会默默的把自己的玉米疙瘩分给两人。   秋阳秋月记得娘的,记得娘把饭给她们。也记得她娘总让她们勤快点,让她们让着哥哥,让着弟弟。   可是,哥哥弟弟都叫啥来着?她们忘记了。   娘呢?娘没有忘记,娘去哪了?   秋阳突然问旁边的谢灵:“小姨,娘怎么一直不来?她不来看我们呀!”   正在给萝卜浇水的谢灵闻言顿住,片刻她举起不太脏的左手摸摸秋阳的头,温和地开口问道:“秋阳想娘了吗?”   秋阳有些想娘了,她想让娘来这里过,这里可好了。   所以,她点点头,说道:“小姨,我想娘了,还想让娘也一直住在这里。就像小姨和我和妹妹说的一样,咱们一起生活。不用再被奶骂。”   谢灵心里叹息,王娣来给姐妹俩的阴影太深了,还有大姐。她当初那样顺着婆婆不知道是对是错,明明谢家也是两个闺女,谢爸谢妈十分疼爱姐妹俩。   而谢静长在这样的家庭下,嫁了人,却因为生了两个闺女而选择向婆婆低头,就算亏待了自己闺女。   谢静做得最出格的恐怕就是临终前让妹妹把两个闺女接回谢家。   可能,她心中一直明白,徐家靠不住,婆婆靠不住,自己选的老实丈夫也靠不住。   最后竟只能依靠内向的妹妹。   她不知道怎么评判这位大姐,只是逝者已去,她不能再追究这些是非。   看着秋阳稚嫩的小脸,罕见的说不出口,可是她们来谢家已经十几天,事情到底要说开。   “秋阳娘就是我姐姐,连同我爹我娘就是你们的姥姥姥爷都去了同一个地方。他们不会再回来。”谢灵以往演戏的时侯嘲笑这些话很幼稚,骗小孩子,可轮到她,她只能这么说。   一旁秋月也停下浇水,问谢灵:“小姨,娘和姥姥姥爷是死了吗?死就是再也不回来了吗?”   她听奶和其他人说过的,娘是死了。奶还骂她和姐姐是克星,可她不知道它们什么意思。   谢灵有些愤怒,她知道再怎么做也拦不住别人的嘴,只能给俩孩子讲清楚,让她们不要被外界困扰。   谢灵看着两个孩子,说着话,声音特别的温柔:“以后不要对别人说死这个字,可以用过世代替。因为死这个字不礼貌,我们秋阳秋月是礼貌的好孩子。   她们是过世了,就是再也回不来了。”   秋阳秋月听了都有些难过,她们再也不回来了,难道不来看秋阳秋月了吗?   秋阳想了想问:“小姨,姥姥姥爷和娘是在一起吗?”   “对的,她们一起。姥姥姥爷是姐姐她爹娘,一定会照顾好她,姐姐也会孝顺姥姥姥爷。就像我对秋阳秋月好,秋阳秋月也会帮我做事,孝顺我一样。”谢灵说着,指了指这块地,又说道:“就像秋阳秋月帮小姨给萝卜浇水,咱们三个人一起,比小姨一个人快多了,你们给小姨减轻了负担。”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果然,两个人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到萝卜上来。   地里的萝卜已经冒头,配着萝卜上面的绿叶显得葱葱郁郁,显得十分有生机。   秋阳秋月每天除了早晚谢灵给它们浇水的时间,她们闲了也要来看一看。   看看它们的绿叶,看看它们的身体长了没。   反正两人对它们比大人还上心,因为谢灵说了,这些地里的萝卜和白菜一样,都不卖,留着准备到冬天自己吃。   至于用芥子腌的黄菜,谢灵却没有准备。   三人把水浇了,日头才慢慢上来。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去把手洗了。在谢灵的教导下,秋阳秋月对于洗手也变得耐心起来,手心手背,指头缝和手指甲都搓的干干净净。   洗完各自拿自己的小手绢擦擦。   这时,谢灵就会夸赞她们,说她们是好孩子,爱干净。   两个人都特别高兴,越发的表现起来。   手绢叠的整整齐齐放在上衣的兜里。   两个闺女秋阳高一点胖一点,谢灵拿劳动布给她做了一件藏蓝色的套头衬衫,衬衫左右两边各一个兜,领口处缝着暗红色的小圆领,显得淑女不少。   裤子则是黑色宽松型的,看着和大队里其他孩子穿的差不多。但穿着就是好看。   秋月瘦弱一些,也比姐姐白一些。谢灵便给她缝制红色的上衣,领子也是藏蓝色的。   裤子和姐姐的一样。   至于两人穿的鞋子也是谢灵精心准备。黑色方口布鞋做得十分精致,因为时代关系,两人鞋面上分别用蓝线绣着麦穗和玉米。   两人来谢家后,谢灵就把两人的头发剪短。因为之前的头发又黄又稀,干脆给两人剪掉以后慢慢长。   两人现在院子里,穿着一身合适的衣服,头发短短的,脸上有了些肉,也不再发黄。   看着好看极了,谢灵心里满意。不管什么处境下,人都要在最大的程度上让自己过的精致。   秋月的领子有些歪,谢灵上前给她整理好。秋阳有学有样也拽拽自己的领子,结果本来不歪的领子也被她弄乱了。   谢灵摇摇头,笑了笑,也给姐姐整理一下,开口说着:“棉布太软,做领子容易歪。可是对皮肤好,真是个艰难的抉择。”   秋月拽着谢灵的裤脚,依偎在她身旁:“可是这样好看,小姨不要把可爱的领子拆了。我一定多多看着它,出门前整理仪容仪表。”   谢灵点点她的头,说着:“小姨不会给你们拆了的,就你精。”   说罢,抓着两个人的手出门。   大队里,只是几天时间。   墙上刷的标语就变了,原来是“学启东,超扬中,誓夺稻麦亩产一千斤”的标语被公社的宣传干事给冲掉。   换成“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突出宣传“四个念念不忘”:念念不忘阶级斗争,念念不忘无产阶级专政,念念不忘突出政治,念念不忘高举   大字变了,队里人倒没多大反应,因为好些人根本不认字。而他们庄稼汉子的饭都吃不上,对于这些字真没多大热情。   不过,以后就不一定了。   戏台子前面的空地上,谢云云和她娘站在一起,指着墙上的标语,语气带着鄙夷,大声说着:“这些标语太少了,像我们学校,县城街道里的标语更多更全面,精神建设更彻底。   在县城供销社买东西,你要不说关注群众生活,人家根本不卖你。”   谢云云她娘李桃花十分骄傲,站在一旁附和闺女的话:“上次云云带我去县城,我根本不会说,人服务员根本不搭理我。还是我闺女厉害,说了个什么向人民负责,人家那服务员就说了个为人民服务,然后就让我闺女买了。”   一旁聚着三三两两的人,听得也是十分投入。   谢家沟离公社近,买东西也是去公社买,一年还不去县城一回。   对于谢云云说得县城是个什么样,大家都很好奇。   “这城里人有文化就是不一样,还得来两句话才能买。”   “城里街道那标语,城里人都能看懂吗?她们刷那么多字真浪费,这又不能当饭吃。”   谢云云听见这话直皱眉,非常鄙视这婶子的思想觉悟,于是言辞激烈的开口说道:“人家这是像主席学习,坚决拥护人民,拥护工农阶级。婶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可以一天不吃饭,但不可以一天不学□□语录。”   刚走过来的谢灵就听到谢云云最后一句话,她嘴角抽了抽,十分无语。   “这话说得好!”说话的是公社的一位宣传干部。   他是和谢家沟队长原跃进一起过来的,本来发愁怎么搞宣传。   没想到这乡下还有思想觉悟这么高的女同志。   公社干事穿着一身黑色的工作装,走到谢云云面前,握住她的手,开口说道:“请问你是哪位同志?你真是位好同志啊!”   谢云云有些懵,她就是想跟队里的泥腿子们吹一吹,可没大想过在大人物面前露脸啊!   不过,她得挺住,要不然别人觉得她说谎怎么办,硬生生的挤出几丝笑容,开口介绍自己:“我是谢云云,是县城高中的学生。”   公社干事又对她高看一眼,以前他是不觉得一个乡下的高中生有啥子,但是现在不同,那县城中学zf兵团的名声他可听说过。   看这位女同志的思想觉悟肯定是兵团里的同志。   所以,干事的态度更加友善,笑着对一旁的原跃进开口:“原大队长说找不到人,这不就是合适的人选吗?我相信在谢云云同志的带领下,谢家沟大队的宣传队一定越办越好。”   原跃进心中苦笑,他本来是想推辞的,这上面有啥子乱头,都不干咱庄稼汉子的事,可没想到,唉,云云这丫头冒头了。   可他要是再拒绝,说不定人该给我安罪名了。   原跃进笑了出来,对干事开口:“只怪云云这丫头一直在学校,我忘记了有这么个好同志!不过啊,这丫头一直在城里上学,城里事情多,她一个人也撑不起来,还得再找几个人。”   公社干事对他这个态度非常满意,点点头:“那是应该的,光杆司令肯定不行。你们大队还有没有认识字思想觉悟又高的同志了。   尤其是年轻同志,有激情,有活力,肯定能把这宣传工作搞起来。”   谢云云站在一旁还是懵懵的,这是怎么了,我不就吹个牛,然后就被公社干部给看重了,还想让我当队长?   难道以前的不出众没别人好看没别人成绩好,只是老天给自己的磨练,而她谢云云真正的成功之路是从谢家沟开始?   处在一片畅想中的谢云云猛然被一句话惊醒。   “干事同志,我也十分想加入谢家沟宣传队,为公社为大队做贡献。”谢灵说道。   “这位是?”公社干事看了看说话的女同志,发现这位女同志比刚才那位谢同志还要出众。不管是长相,还是精神头。   “我是谢家沟的谢灵,也在上高中。虽然现在没去学校,但县教育部批准我可以参加明年的毕业考,通过后同样可以拿到毕业证。   我虽然在家里,但十分敬佩那些为人民群众服务的同志。我也想发挥自己的光热,为谢家沟做出自己的贡献。”   公社干事有些好奇,眼神示意原跃进。   原跃进立刻介绍:“灵灵为了照顾两个外甥女主动就在家里,父母大姐都是先进个人,她也是高中生。”既然宣传队是不得不办,原跃进当然选择谢灵,灵灵总比谢云云那丫头靠谱。   公社干事觉得这两个女同志都是好的,不过想着谢云云一直在县里学校,还是zf兵团的人,弄不好还看不上这大队宣传队长。   而谢灵这位同志,家庭成分好,态度积极主动,思想觉悟也高,让她担任也是十分合适的。   最终,干事选择了谢灵作为宣传队的队长,而谢云云也是副队长。   送走干事,原跃进了了一份心事,队里气氛也轻松起来。   他简单说了一下大队成立宣传队的事情,强调这件事非常重要,上面的干部非常重视。而宣传队的人都有工分和其他福利,队长最多,其他人次之。   队里的人也没有反对,毕竟刚才可是有公社干事来过问这事,都不是没眼色的。   只不过大家对谢灵和谢云云就十分羡慕了,早知道有好处,就应该让自家闺女或者儿子出头的,可是后悔也晚了,人都走了。   原跃进说罢让谢灵说几句,谢灵也不怯场,放开秋阳秋月的手,大大方方的走到台上,大声开口:“大家都是乡里乡亲,也都是我的长辈,我就不说其他。只说着宣传队,宣传队主要招年轻人,不会固定人员,大家也不要着急,我会尽量让大家都有机会。”   谢灵这个决定让下面的人无话可说,哪家都能轮到,自家也能得点工分,总比都让别人拿了好。   一旁原跃进看见这一幕满意得直点头,让这丫头当也不错,会做人,理智又不失果断。   在乡下,把乡亲们搞定了比什么都强。   谢灵站在台上,能看到众人的神色,比之前要好多了。   她心里很满意,她主动站出来担任这宣传队队长只是因为不想让人把谢家沟整的乱起来。   宣传是一把刀,如果握它的人行为激进,那整个大队的人也会被它带偏。   她谁也不放心,既然这样,那她就自己上。   至于谢云云的不满,她选择无视。   “谢灵,你有没有听我说话,你真是厚脸皮,竟然自荐。明明人干事是想让我”谢云云很不满,谢灵简直就是她的克星,一遇到她就没好事。   谢灵接着她的话:“想让你干嘛?进宣传队,你现在不是副队长了吗?”   调侃她几句,谢灵神色严肃起来,开口:“谢云云,你问问你自己,要是当上这个队长,你会先做什么?”   宣传队能得工分和福利,还不用下地受累,对于队里各家简直就是白得一份钱。这样的好处谁不想要。   谢云云理直气壮:“当然是先让她们报名,然后由我挑选能进宣传队的人。”   谢灵直接嘲笑她:“然后呢?各家争来争去,谁也不服谁,然后你把人都得罪了,什么时候才能确定人选。”   谢云云哑口无言,想起谢灵的办法,确实是最好的。   没等她说话,谢灵又开口:“你还是好好上你的学,别把你在学校的事情扯到谢家沟,谢家沟的一些事你也别管。像你说的,一个是乡下,一个是城里,不一样的。我们地里刨食就好,也不跟人争个长短。”   谢云云不知道说什么,简直被谢灵给整蒙了,这谢灵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的。   谢灵也不管她想什么,拉着两个闺女的手准备走。   随即想起什么,脚步一顿,又说:“谢云云,你还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我俩一起上厕所。我跟你抱怨了一句,数学老师一直叫咱们干活,我不想去,只想早点回家。   后来数学老师就把我叫出去骂了我一顿,然后礼拜天不让我回家,只罚我写作业。   我记得当时厕所没有别人,只有咱俩。”   谢云云被她说得整个脸都红了,她说道:“我,当时。”   谢灵摆摆手,开口:“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别牵连了谢家沟。   谢灵说完这话不再停顿直接走了。 第22ç«  送家具   越是动荡时期,人心越复杂,像谢云云这样想法简单说话不经大脑、经不起煽动的蠢货最容易惹祸。   她自己惹祸就算了,关键大家都姓谢,一个祖å®